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章 :考完拉倒
    一大早,兄妹俩就被叫醒了:“洛书帆,快和你妹起床了,提前去视察一下考场啦。”洛书帆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就听见孟学道又去敲下一扇门了。

    “好在这一层全是我们住的,不然这算是扰民吧?”洛浅浅揉揉眼镜坐了起来,睡眼朦胧的看着哥哥。

    洛书帆看着明显没睡够的妹妹一阵心疼,昨天看电视看得太晚了:“你再睡一会吧,我洗漱好了再叫你起床。”

    “唔,好。”完洛浅浅就倒下了,没用上十秒就传来了入睡的平稳呼吸声。

    洛书帆摇了摇头洗漱,水冰凉的,想到妹妹平时被娇惯的样,怕是会嫌弃水凉吧?洗漱结束后想了想用热得快烧了点热水。

    又在包里拿出了平时妹妹用的润肤露放在桌上,才叫妹妹起床。

    洛浅浅一起来就被哥哥接好了温水给她准备好了牙刷,水槽里倒着热水凉水兑的温水,洛浅浅心想以后得给哥哥找个好嫂,不然怎么配得上这样的照顾呢。

    在洛书帆的照顾下,洛浅浅舒服的收拾好了,一点起床气都没有。

    “书帆我跟你坐!”杨洋一看见洛书帆就扑了过来,看见一旁穿上了厚外套的洛浅浅也打了个招呼:“浅浅妹妹真早啊。”

    洛浅浅用‘你是白痴吧’的眼神瞥了他一眼就不再话了。

    “好好话别扑上来。”洛书帆嫌弃的推开了好友,给妹妹戴上了毛绒绒的帽:“戴好,早上冷,别冻到,不然妈妈又要我。”

    洛浅浅听话的戴着帽,想着一会趁哥哥看不见就把帽摘掉,这才十一月,哪有那么夸张。

    “书帆,你快看看我啊,别管你妹了,你看看我的黑眼圈,我一晚上都没睡啊。”因为是同班同学,杨洋此时也没别人可以抱怨了,只能拉住洛书帆诉苦:“那位仁兄,从八点就开始睡觉,躺床上就开始打呼,好不容易不打呼了吧,又要起床了,我真一晚上没睡啊,我可是我们班的希望啊,就这么被那位仁兄破灭了希望。”

    洛浅浅看着一位胖胖的男孩从哥哥和杨洋身后走了过去,看着哥哥和杨洋方向的脸色有几分不好,暗自想到,这不是他们谈论的打呼的主角吧?

    “你看就那位仁兄,吃的也多睡的也多,哪来那么大的心啊?都要考试了。”正着,杨洋回身看到了那个男孩,指着男孩跟洛书帆低声道。

    “背后人不好。”洛浅浅拽了拽哥哥的手,不让哥哥接话。

    “你不懂,一晚上没睡的痛苦啊。。。”杨洋捂着头给洛书帆看他的黑眼圈。

    “没事,黑眼圈而已,又不是姑娘,那么在乎什么。”洛书帆仔细瞅了瞅:“别,还真的挺明显,我屋里有我妹的润肤露给你擦点?”

    你还知道是你妹的啊?都不征求你妹的同意?洛浅浅抿了抿嘴没话。

    “不用了,你看我这皮肤,还用那玩意?”杨洋打着哈欠:“就是困,但是还不能睡,真是折磨。”

    “中午就完事了,就两个半时,你可以提前交卷,不过就算你交卷了,老师也不会让你回来睡觉的,因为要一起走。”洛书帆看着好友缓缓地道:“一会吃早饭的时候你趴一会吧。”

    转眼间太阳已经出来了,一行人也站在考点的门口。

    洛浅浅缩了缩脖,好在哥哥给她穿了厚外套还有戴了帽,这天儿不是一般的冷啊。

    洛书帆看着紧紧靠着他的杨洋,眉头一挑:“你干嘛啊,别挤着我。”

    “我就穿了两件衣服。”杨洋哆嗦着嘴唇发紫道:“要么你就把你的衣服脱了借我,要么就让我靠一会,你身上暖和。”

    孟学道也不得不感叹洛妈的先见之明,知道给孩带厚的外套,看着一个个冻得哆嗦的学生,再看看鹤立鸡群的两个裹得严严实实的‘北极熊’,孟学道也紧了紧身上的外套。

    好在很快就进了考场,教室里面再冷也比外面好上很多。

    “书帆,你妹也跟进来了啊。”杨洋指着洛浅浅叫道:“你不能因为外面冷就把不相干的人带进来啊。”

    “我妹穿那么多会冷吗?”洛书帆用看白痴的眼光看了看好友,道:“我考试会带着无关的东西吗?”

    无关的,东西?洛浅浅看了考号坐在位置上就听见哥哥这么道。

    “你妹都坐下了哎。”杨洋生怕别人不知道洛浅浅是洛书帆带来的一样,指着洛浅浅大声叫道。

    洛书帆算是懒得搭理他了,没睡好可能会影响脑,走到妹妹身边拿出书包里的盒装牛奶:“喝水吗?”

    洛浅浅点了点头,收下了牛奶,把帽摘下,脱了外套:“给我带铅笔了吗?”

    “带了,你要三角板还是直尺?量角器就带了一个,圆规倒是带了两个不过估计用不上。”洛书帆翻开背包,把铅笔橡皮圆珠笔都一一摆在妹妹面前。

    “三角板就行。”洛浅浅喝着牛奶任由哥哥准备着考试用品。

    “这是中学竞赛,你能不能不一惊一乍的?”话的正是被杨洋抱怨了一早上的胖同学瞪了一眼一直在教室叽叽喳喳的杨洋,然后走到洛浅浅书桌前对着洛书帆道:“这位学弟,我叫王洋,可以借一把尺吗?”

    洛书帆把尺排在洛浅浅面前让妹妹先选,洛浅浅直接拿起了直尺双手交给王洋:“早上哥哥和朋友无意冒犯,希望大哥哥不要计较。”着露出了微笑,晶亮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王洋。

    “呃。。。谢谢,对那种背后议论别人的人,我不会跟他一般计较的。”着王洋接过了尺,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你哥哥也没我什么,我没那么心眼啦。”着摆摆手,拿着尺回了位置。

    洛书帆拿眼睛瞟妹妹,看着妹妹若无其事的拿了三角板继续喝奶,再看看周围已经坐满了人,也就没什么了,回位置坐下。

    “书帆,你带没带多余的笔和尺啊?”杨洋苦着脸蹭到洛书帆面前:“我忘了带文具。。。”

    你是来干嘛的?洛书帆真想撬开好友的脑袋,看看里面都装了什么:“笔我有,尺没了,有量角器你就凑合用吧。”洛书帆摇了摇头,对好友的行为只能一句:保重。

    考试时光总是很快,尤其是对这些已经经过筛选有着真才实学的人来。洛浅浅经过特训了,做卷先从后面开始做,后面的题比较难,适应了上手了做前面的题也会比较快。

    距离考试结束还有五分钟提醒的时候,堪堪答完卷,检查了一遍,大体上没什么问题,只是有一道题明显超纲了,不知道哥哥能不能做出来,洛浅浅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确认了姓名考号没有问题,把辅助线都用水性笔描了一遍,终止考试的广播终于响起。

    看着卷被收上去,洛浅浅拿着文具到哥哥桌前面:“哥哥,我想吃煎饼果了。”

    “不知道这边有没有卖的,中午吃完饭再吧?”洛书帆把妹妹的东西一起收了起来,帮妹妹戴上了帽穿上外套,背上书包才看到站在一旁的杨洋。

    杨洋一脸郁色看着兄妹两人:“我写了一道题就睡了刚才醒了就剩五分钟了。。。”

    “已经考完了,什么样也都注定了,还想什么。”洛书帆看着好友便秘一样的脸色,好心的递过了一根棒棒糖:“这次的题挺难的,我都有好几道没写就到了时间了,所以别去想了。”

    洛浅浅略带惊讶的看着哥哥,不过没话,就想哥哥的考完了就是结束了,还去想那么多做什么?即使想到了题怎么做,卷也回不来。

    “孟老师了今天可以去逛街,哥哥我们快点出去吧?”洛浅浅顺手带走了空了的牛奶盒,塞在洛书帆背包侧面的隔层。

    满走廊都充斥着低气压,洛浅浅嘴角微微抽搐,好在她早就看开了,百分之一的概率,哪有那么容易。

    兄妹俩谈论着吃什么,要买什么,和周围压抑的氛围格格不入。

    “等等我啊。”看着洛书帆两人轻松的气氛,杨洋跟上了两人的脚步,是呀都过去了,想它干嘛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