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约法
    “首先,马上月考了,你的成绩要保持住,尽量超过前面的人,成绩不能掉下去,能做到吧?”洛浅浅道:“这是第一条,你要是做不到就别想着揭穿真面目了。”

    张静静咬着牙,用力的点点头:“能做到。”

    “第二条,在家不跟你后妈有任何冲突,敬而远之什么你就做什么,绝对不接近,你爸爸在与不在一个样,做好自己的事,不顶嘴,遇到挨骂沉默,毕竟沉默是金,你能做到吗?”洛浅浅继续道,脸上多了几丝玩味的表情。

    果然,张静静听到这一条,脸瞬间就拉了下来,阴沉着看着洛浅浅:“我不冲突,她也会找事啊,我没推她,她都能诬陷我好吗?”

    “惹不起就躲,你回你的房间待着,她还能去你房间嫁祸你?”洛浅浅撇撇嘴:“不行就锁上门,总不会找人撬锁吧?这可是第二条,你做不到我可不帮你了。”

    张静静紧紧握着拳头瞪着洛浅浅,但是看到那轻松写意的模样,又不得不承认,除了洛浅浅,她找不到人帮忙了,于是紧紧咬住了下唇,洛浅浅能看到血丝流下,道:“好。”

    “你可别随便答应啊,做不到的话我发现了就不帮你了,你就另找他人吧。”洛浅浅本是为了躲避麻烦才了这三条都做到她就帮忙的,谁知道第二条这么艰难,一个九岁的孩都能忍受?

    “我知道,我到做到。”张静静狠狠地点了点头。

    “第三条,存钱,你要知道我计划里是要有用钱的地方,这我可不帮你,你自己搞定。”洛浅浅扯了扯嘴角,却发现自己笑不出来。

    “钱不是问题。”张静静点了点头:“你怎么办吧。我听你的。”

    “呃呃呃,这里话不太方便,我们去厕所吧。”看着来来混混进出教室十几回的张晟,洛浅浅直接拉着何闻玉带着张静静进了女厕所,二号间。

    张晟愤愤的看着女厕所,他就是感觉好玩才来听听的,干嘛不让听了,真气。

    “现在呢,事情有两个发展可能,第一,孩是你爸爸的,那么你只能通过平日慢慢收集证据找人证物证,让你爸爸相信你;第二,孩不是你爸爸的,那你就直接把亲鉴定报告甩给你爸爸就可以了,她就再也没办法翻身了。”洛浅浅道:“首先,尽量收集你爹的头发,其实最好是血,亲鉴定嘛,你得自己搞定,然后孩能看出性别了,最起码也是三个月了,你需要等七个月拿到你后妈孩的血样或者头发指甲去做亲鉴定。另外,你没事可以找一些老师眼里特别乖的孩不会谎的那种去你家玩,增加你的可信度,还有平时出门在外,多帮助有困难的人,让周围人对你的改观,增加你话的可信度。”

    “头发没问题,不过弄来了然后呢?”张静静不明白那种垃圾拿来了有什么用。

    “收集好,等你的弟弟出生再拿到你弟弟的,去做亲鉴定,这东西不便宜。”洛浅浅道:“你要让周围邻居同学老师对你都有一个改观,留下个好印象,所以这些都是必要的。”前世没少看各种家族恩怨宫斗宅斗的,洛浅浅感觉现在的想法完全是源自于各种的培养啊。

    “还真是有点困难啊,然那么多人对我改观。”张静静苦着脸,但是看到洛浅浅瞪起的眼睛,马上就改口道:“没问题没问题,我会做到的。”

    “行吧,先看你表现,有问题来找我,我先回去睡觉了。”洛浅浅一摊手,打开了隔间的门,跟着何闻玉一起回了教室。

    张静静在隔间里待了一会才出去,紧紧捏着拳头,复而放开,走到洗手池前面看着镜中的自己,模样凄惨,扯着嘴角苦笑道:“我这个样,真亏你没吓跑,洛浅浅,谢谢你。”

    “浅浅,你干嘛帮她啊?”何闻玉坐在座位上不满地看着已经要趴下了的洛浅浅,一把把好友拽了起来:“她当时那么坏,那么嘚瑟,我们在一边看戏就好了呀。”

    “我也没帮她啊,出出主意而已,让我做什么我可是不做的。”洛浅浅双手一摊,又道:“你好意思我吗?你自己不也是跟着忙了?”

    “我是担心你好吗?如果她来找我我可不帮忙。”何闻玉哼了一声扭过头,没过一会又转了回来:“你,她后妈真的出轨了吗?”

    “谁知道呢?看她爸吧。如果帅气多金健康强壮而且对她关心照顾还很浪漫,自然不会出轨了,其他的?难咯。”洛浅浅想了想那个年轻的女人,抿了抿嘴唇:“我就那么年轻怎么能生出这么大的孩。”

    “哎,玉,浅浅,跟我呗,什么出轨,我都好奇了半天了,你们还不让听。”张晟回来后直接把凳转了过来,面对着何闻玉坐着,好奇的目光来回看着两人。

    “女人的事男人少插嘴。”何闻玉嫌弃的看着张晟,拿出了一本书递给张晟:“多看看吧,别闲的没事操心我们了。”

    “切,什么,我瞅瞅。”张晟拿着书转回去坐着了,在英语书的掩饰下,看起了。

    洛浅浅看着何闻玉不怀好意的笑脸,低声问道:“你拿的什么书给他看啊?”

    “上次买错书买的那个bl,写的还是不错的,哦对了bl就是‘love’,你懂得~”何闻玉拉着洛浅浅耳语道,生怕被张晟听到。

    “你就不怕他被老师发现,然后供出你,然后请家长?然后。。。”洛浅浅半真半假的吓唬到。干妈虽然疼孩,一般不会什么,但是上次何闻玉熬夜看漫画的是已经被训过了,这次居然换成了,而且还是。。。‘一入腐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啊。

    “你得对,我得帮着看着老师,别被老师抓到了。”何闻玉着就开启了探照灯模式,扫视着前门后门还有走廊的窗户。

    洛浅浅嫌弃的看着何闻玉,这是午休又不是下课,老师大概还在办公室休息吧。

    “玉,这是什么玩意?”张晟面红耳赤的把书摊开放在何闻玉面前:“这不是普通的书啊,这是,这是。。。”

    “怎么了?”叶晨下楼买了好吃的刚回来就看到同桌兼好友在两个姑娘面前红着脸不知道干什么,话都磕磕巴巴的。

    “就一本,给他看红脸了。”洛浅浅假装不知道内容一般的笑着:“玉都没这么害羞。”

    “哟哟,什么把我们晟晟看的脸红了啊?”叶晨好笑的拍了拍张晟的肩膀示意张晟赶紧起来,他要进座位了。

    谁知张晟一把拍开了他的手,一脸惊恐地看着他,半晌后才反应过来,慢慢的站了起来,让开座位,转身出了教室。

    “他这是怎么了啊?受刺激了?什么?”叶晨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己被打的手,上厕所也洗手了啊,也没有往他衣服上摸什么奇怪的东西啊,这是怎么的了,怎么好像很嫌弃他的靠近一样?

    “大概是受大刺激了吧。。。”洛浅浅看着面前的一幕,有些心虚的道:“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新世界的大门?”叶晨一脸疑惑的看着摊在桌上的:“借我看看。”

    “别啊。”洛浅浅伸手阻拦已经晚了,叶晨已经拿过了开始翻阅。

    何闻玉心虚的转过头,跑到蒋倩的旁边聊天去了,把洛浅浅丢下面对一会儿可能发生的状况。

    洛浅浅看着前面认真看着书的叶晨,也是一脸心虚的要逃跑,谁知叶晨回过身,很严肃地看着她:“孩看这种书不好,会影响身心发展的。”

    “我没看啊。”洛浅浅看躲不掉了,只好坐回座位,低着头:“受刺激的是张晟,带来的是玉,我知道是讲什么的,但是我没看。”尽管前世看了不计其数,大概内容都差不多了解了。

    “哎,但愿张晟不会太受刺激。”着把合上,放在了何闻玉桌上,并用备课本压住了。

    我比较担心你啊。洛浅浅在心里默默道。明明你看起来比较柔弱,有潜质。不过这话她可不敢出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