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落荒而逃
    洛希媖的洛?洛家?洛浅浅愣住了,怎么会突然有人找上门?难道他们兄妹的存在威胁到谁的利益了?所以来杀人灭口?

    “我不知道你在什么。”洛浅浅低下头装出孩的无辜脸:“洛希媖是谁呀?”

    “你是叫洛浅浅吧。”洛言然轻笑出声,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洛希妜和安兰的女儿,你还有个哥哥,叫书帆。”

    洛浅浅听到妈妈和哥哥名字就装不下去了,站起来拍着桌道,身上散发着不属于一个六岁孩的气场,洛言然都愣住了:“有什么事冲着我来,用家人威胁算是什么男汉!”

    洛言然一怔,然后就勾起了唇角,这妹妹挺有意思的嘛,想了想,故意冷着脸道:“是吗?我打算情人节出一张专辑,十首歌那种,你看。。。?”着,一挑眉,挑衅的看着洛浅浅。

    洛浅浅看了看周茵茵,然后握着拳头闭着眼睛思考了半天,道:“可以,但我有两个要求。”

    “哦?你。”洛言然没想过洛浅浅真的会答应,一时惊讶。

    “第一,周阿姨与这事无关,你们不得伤害威胁恐吓她,周阿姨只是帮我谱曲的,这件事和阿姨无关了,你找人帮我谱曲就行,不许再找周阿姨”洛浅浅轻轻抚过周茵茵的手,摇摇头示意周茵茵别插话,继续道:“第二!不许找我的妈妈哥哥麻烦,你已经找到我了,你想怎么发泄都冲着我来,不许再找我的妈妈哥哥麻烦,包括我的干妈一家。你,答应吗?”

    “没问题,我可以答应你,但是如果到时间没完成,你就是违约,那我做出什么可就不知道了哦。”洛言然严重的玩味越来越浓,嘴角的笑越弯越大,尽管不知道妹妹到底想了什么,不过看起来蛮有意思的,不如玩玩,反正家里也没人知道他已经过来找妹妹了:“是情人节,西方情人节发售,不是截止哦,你最少要提前一个月。”

    “我知道,以后有事直接找我,别找周阿姨了,周阿姨完全不知道家里的事!你能做到吗?”洛浅浅看着周茵茵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狠下心来,这件事绝对不能牵连别人了。

    “没问题啊,但是我怎么找你?去你家?你的学校?”洛言然玩弄着手腕上的表链,尽管都知道的事情,但是还是慢慢玩嘛,家里最的孩就是要给这些哥哥们娱乐的啊,他当年也是这么走过的,难得知道有弟弟妹妹了,不耍耍怎么对得起上面那些哥哥的多年戏耍。

    “别!”真去家里学校那岂不是让家里怀疑吗,洛浅浅可不敢让这样的事发生:“我还在上学,下一个假期应该是元旦,元旦的时候我找你吧。”洛浅浅皱了皱眉,因为曾经是粉丝的原因所以他的歌曲大致都记得,尤其是那几首红遍大江南北的。不过她分明记得,言宓远第一张专辑是在三年后才发啊。

    “可以,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洛言然着把孙志超的名片翻过来,用随身带着的笔写下了一串数字:“我也上学的,大约应该会放假吧。”

    别人不知道你的底细,她一个有着前世记忆的人也不知道?上学,啧啧,洛浅浅暗地里咂舌,据考试都不去的人,只是参加个升学考试的人还要上学?开玩笑一样。

    “是吗?那洛先生公务繁忙,我们就不打扰了。”洛浅浅着就站了起来想要离开,却被洛言然拦下了。

    “咳咳。。着什么急?菜已经做上了,干嘛浪费呢?”洛言然扭头看向窗外掩饰他的不自然,透过玻璃的反射看着妹妹的脸。

    洛浅浅听到这话,想了想,道:“洛先生得对,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周茵茵看着身旁颇有气势的洛浅浅,一时精神有些恍惚,这是那个在家里蹦蹦跳跳各种逗人开心的丫头吗?怎么会有这样的气场?

    远处的孙志超看着三人没有继续谈话的意思了,就吩咐人上菜,笑着走回座位:“点了点孩会喜欢的,甜点吃蛋糕可好?”着对着洛浅浅温柔的笑,别人不知道这祖宗找这姑娘干嘛,他作为经纪人还能不知道吗?眼神越发的温柔和煦。

    “大叔,你别笑,我看着害怕。”洛浅浅感觉全身抖了抖,这眼神就像看着一盘美食一样,好在爸爸已经死了,不然还不得再被这些意图谋害他的女的人气死?不过:“言先生,请问您知道家父所葬何处吗?”

    “洛家的人不会葬在其他的地方。”洛言然摊了摊手。暗想这妹妹是不是想歪的过头了?不过在孙哥面前叫自己言先生什么的,还是让他红了脸。

    “哦。”这么就是不愿意告诉自己了?那就算了吧。洛浅浅摆出一贯的好孩脸平视前方面带微笑。

    怎么不继续问了?洛言然皱了皱眉,这不是他预想的剧情啊。妹妹不应该拉着他的衣袖撒娇,然后他再带她去吗?怎么这没动静了?沉默半晌开口道:“在京城。”

    洛浅浅诧异地看着洛言然,本来目光焦距是定在他身后的花盆上,被一句话惊得直接看向了洛言然的眼睛,和哥哥一样,眼球漆黑眼白瓦蓝,炯炯有神。如果前是哥哥不是因为打游戏近视了一定也是这样的吧?貌似就是这两年的事,她可得看住了,不能让哥哥瞎折腾了。

    洛言然被洛浅浅定定的眼神看得有些脸红,捂着嘴咳嗽了两声也不见妹妹移开视线,一时间有些得意,他的脸真是上天垂爱,就连亲妹妹也看得着魔。而神游天际的洛浅浅终于被上菜的声音惊醒,移开了视线。

    餐桌上慢慢的一桌菜,都泛着光,看起来就很好吃的样。周茵茵看着不时把菜推到洛浅浅面前的洛言然,这真的是洛浅浅的那么严肃的事情?明明眼神里都是宠溺啊。

    洛浅浅低头吃饭,只看着碗和离自己最近的一道菜,但是自己前面的菜不时更换,才没让她把一道菜吃的恶心了。

    吃着吃着,她就感觉这样的菜哥哥跟玉一定会喜欢,酸酸甜甜的,很明显是孩的口味。

    “我能打包吗?”闷头吃饭的洛浅浅突然抬起头来了这么一句话,惊了桌上的三人:“反正也吃不了,到回家给哥哥还有玉吃,肯定不会浪费。”越声音越。

    孙志超在洛言然的示意下离开,洛浅浅继续低头扒饭,根本就不敢抬头。

    “你以为就你吃啊?这些菜还不够大哥我塞牙缝的呢,还想打包,赶紧吃。”洛言然看着妹妹心心翼翼的动作就感觉很好玩,就想欺负。

    周茵茵看着时不时换几个盘的洛言然沉默了,这是别人家的家事她还是不要多嘴的好。

    吃完饭看着盘里面明明还有很多却被撤下去,洛浅浅撇撇嘴,等她哪天想不开了就带着妈妈哥哥还有玉一家来吃一顿,消费消费万恶的资本主义。

    面前放着精致的蛋糕,洛浅浅看着这蛋糕撇撇嘴,不就是草莓慕斯嘛外面多了一层白巧克力脆皮就以为她认不出来了?还不如巧克力的普通蛋糕吃着开心。不过餐桌上的礼仪让她还是老老实实的坐好用叉一点一点的切下来塞嘴里。塞到嘴里的那瞬,洛浅浅瞪圆了眼睛,这不是草莓慕斯,乳酪蛋糕的质感入口即溶,唇齿留香。因为好吃的洛浅浅慢慢的眯起了双眼,享受着面前的甜点。

    “已经打包好了。”孙志超拎着两个装着满满当当打包盒的袋回到了座位上,一脸笑容的把袋放在桌上。

    “嗯?”洛浅浅沉浸在蛋糕里不肯自拔,却看着两个袋有点懵逼,不过嘴里还有蛋糕,所以没话。

    洛言然拿起面前倒在咖啡杯里的热可可喝了一口,缓缓道:“反正也吃不了,赏你了。”

    孙志超看着自家少爷一时无语,明明让他去打包的新的,还得这么气人,真是就算接受了也会被这态度气半天吧。

    “多少钱?这顿饭aa制吧,下次见面给你。”洛浅浅把最后一块蛋糕咽下擦了擦嘴道。

    “跟我aa制?”洛言然有些哭笑不得,是不是应该改改他这个态度啊,怎么感觉妹妹一点也没感受到他的关爱呢?

    “那您给我工资吗?”洛浅浅看到洛言然点头,扬起了笑脸:“那就从我工资里扣吧,这顿饭我请了。”

    总感觉这个妹妹是在蹬鼻上脸呢?洛言然有些泄气,挥挥手道:“到底谁是老板啊?你赶紧走别在这儿气我。”

    洛浅浅提着一袋食物愉快地按电梯去了,洛言然目光直接追随着那个的身影,孙志超送周茵茵出门,一个信封塞进周茵茵怀里:“相信您知道什么该什么不该。”看到周茵茵点头,杨起了温和的笑脸伸出右手:“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

    大雨侵盆而下,洛浅浅站在酒店门前望着天空不知所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