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宴会风波(上)
    时间过得很快,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

    转眼间就到了平安夜,这天下了大学,学校早早的就放学了,洛浅浅何闻玉两人回家静静的等着张静静。

    “玉,浅浅,你们换衣服啊,还穿着校服干嘛?”何妈正好今天休息,看着两人穿着校服看电视一脸的不解,平时一回家就换衣服,今天这是怎么了?

    何闻玉看着何妈正在做的好吃的,一脸馋嘴的模样,道:“妈妈,今天我们要去同学家玩儿,你忘了啊?”

    “你们穿校服去?”何妈难以置信的看着两人,这是那个平时下楼买包盐都要看看穿什么的姑娘吗?急忙走到何闻玉面前摸摸姑娘的额头,不热,放心了,但是还是问道:“你们玩去还穿什么校服?又不好看。”

    “哎呀,干妈,今天孩挺多的,我们这不是怕走丢了找不到人吗,穿一样的明显点。”洛浅浅道。可不是吗,两个穿校服的在一群晚礼服中间多么的显眼。

    这是何闻玉jin ru张家的第一感觉,她和浅浅的校服真是好找,不露胳膊不露腿,还是经典的蓝白红色,比起那些花花绿绿的真是明显太多。自助餐会模式的别墅一楼,已经摆满了形形色色的食物和饮品了,桌上一摞摞的盘,让两人都会误以为进了饭店的后厨。

    “你们先找点吃的,我去换件衣服。”张静静皱着眉看着身上的淡粉色礼服,竟然和那个女人撞色了,这可不能忍,她就算跟洛浅浅两人一起校服撞衫也不愿意跟那个女人有一点点的相似之处。

    “去吧。”洛浅浅看到了挽着明显大了十多岁的男人的张静静后妈,拉着何闻玉躲到一边,拿着盘装了点吃的,毕竟来的时候也没吃晚饭。

    “哟,这是谁家孩啊,穿着校服就来了。”一个穿着紫色礼服的中年胖女人看着在她身边夹牛舌的两个孩,一脸嫌弃的到。

    “能来到这里的人自然都是有请柬的,还用问吗?肯定是张总客户的孩吧。”身边穿着红色露背礼服的年轻一点的女道。

    “也是,朋友,你爸爸是谁呀?你怎么穿着校服来了?你看那边的哥哥都穿着礼服。”胖女人生怕得罪未知的敌人,急忙扑救一般的笑着对两人道。

    “我爸。。。”何闻玉刚要话就被洛浅浅拦下。

    “问别人之前不应该自报家门吗?”洛浅浅声音平静地道。

    胖女人暗自一惊,看着洛浅浅心道:这么沉稳,想来是不凡的,好在还有补救的机会。急忙笑着:“你想吃什么,阿姨给你夹,这虾不错。”着挥动着夹夹起两个虾放在洛浅浅盘里,又夹起两个虾放在何闻玉盘里:“阿姨是张总朋友袁世凡袁总的妻,不知道朋友的爸爸是哪一位,能给阿姨介绍一下吗?”

    “看到那个美女了吗?”洛浅浅指着张静静的后妈,抬头看着三层肉的女人一阵倒胃口,长得胖不是你的错,涂那么多粉煞白着脸就出门了可是你的不对了。

    “看到了啊,张总夫人,是你的。。。?”暗道不会是张家千金吧?几年不见连张总孩都不认识了?那真是给自己男人找麻烦呢。

    “她是我。。。”看着胖女人着急的神色,洛浅浅却起了玩的心思就不。

    “是谁?”女人立起了耳朵,生怕错过一个字。

    洛浅浅猛然看到了一个可疑的男人瑟缩在人群后,凌乱的头发,呆板的眼镜还有满是褶皱的衬衫,不停地吃着面前的东西,眼神还在四处乱飘,时不时看向张静静爸爸和后妈的方向,难道是这个男人?不会这么大胆吧?这样的场合也敢凑热闹?

    “师张叔叔的新老婆啊。”洛浅浅飞快地完,端着盘拉着玉来到可疑男人附近观察。

    “兔崽,你敢耍我?”胖女人听了一愣,然后反应过来气的摔了盘,巨大的声响吸引了许多目光,包括张静静的爸爸和她的老公。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看见自家男人警告的神色后,心底一凉,再出什么差错,怕是都不会再带她出席这样的场合了。

    服务人员很快就打扫干净了,胖女人也端着酒杯就近加入了一个女人聊天的圈。

    “浅浅,我吃完了。”何闻玉端着面前空了的盘。

    洛浅浅一看,计上心头,接触的机会来了:“我们去那里找点吃的吧,看起来颜色很好看。”洛浅浅指着可疑男面前的餐桌。这里是私人宴会,人多着呢,根本不需要担心会有人当着这么多人对她不利。

    “好,我要吃那个。”有何闻玉做掩饰,洛浅浅根本不怕别人发现她有别的意图,就像两个只知道吃的孩一样。

    “妈的,真他妈晦气。”男人的低声嘀咕落入了洛浅浅耳朵里:“什么时候才开酒啊。”

    酒?酒有问题?洛浅浅一愣,看向周围一摞摞的高脚杯,有设么问题啊。

    “叔叔,可以帮我夹那个吗?我够不到。”洛浅浅故作可怜态,拉了拉一直在餐桌旁的可疑男人。

    李显诚一愣,他是叔叔?明明还是大学生好吗,怎么看也是大哥哥好吧?看着的孩,顺手夹了一只鸡翅放在洛浅浅盘里,饭后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挥挥手:“一边玩去,别打扰本大爷。”夹上的汤汁甩到了洛浅浅衣服上。

    洛浅浅见状嘟嘴做装起了委屈:“呜呜,校服。呜呜。”低声却刚好传到了男人耳朵里,一句话满是哭腔。

    “哎,你哭什么啊。”李显诚蹲下身,手忙脚乱的哄着洛浅浅。

    “你在做什么?”夹完菜回来的何闻玉看到一个男人在对好友进行欺负,浅浅低着头应该是被欺负的很害怕吧,于是大吼道:“妖怪,纳命来!”着护着一盘吃得一点汤汁都没撒的站在洛浅浅面前,打断了男人的安慰。

    “???”洛浅浅一脸问号的抬头看着好友,妖怪是什么鬼?

    李显诚看着面前又来一个校服女孩,顿感无奈,他今天是捅了女孩的马蜂窝吗?

    “玉,不是啦,叔叔没欺负我,是帮我夹了鸡翅膀。”洛浅浅指着餐桌上的铁盘。

    何闻玉一看浅浅没事,就站在桌边继续吃。

    洛浅浅则是打定主意盯着这个男人了。

    “浅浅玉,你们在这里呀,我找你们半天了。”张静静穿着校服在人群里穿梭着,终于来到了两人面前。

    何闻玉停下进食的嘴巴,愣愣的问道:“你怎么也穿校服了?”

    “怕你们两个孤单。”张静静随便找了个借口:“那边有龙虾,你们怎么不去吃?”

    “哪里?”何闻玉一听见好吃的就瞪圆了眼睛,鼓着腮帮费力的咽下了嘴里的食物才话。

    “等会就去,玉还有一盘呢。”洛浅浅完拉着张静静低声:“你见过的那个男人是不是我身后的这个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