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看望爸爸
    第二天一大早,洛浅浅就被叫醒了,天都没大亮。

    “快起来啦,要去看升旗。”洛书帆知道妹妹如果不一直盯着,一会就又趴床上睡了。

    “你们去吧,我要睡觉。”洛浅浅打了个滚,把被哥哥掀开的被卷回身下。

    洛书帆看着妹妹,无奈地:“那奶奶做的牛奶花卷我就都吃了?”

    “牛奶花卷?”洛浅浅迷迷糊糊的冒出个头:“好吃吗?”

    “甜甜的软软的,配上鸡腿粥,味道超好的。”洛书帆假装往门外走,边走边:“那我就帮你的也给吃了吧。”

    等等,这不是家里。洛浅浅猛地睁开眼睛,入眼皆是一片粉红。对了,自己是在洛家。

    洛书帆目瞪口呆的看着妹妹快速地爬了起来,收拾床,带着衣服进了卫生间,很快就换好衣服洗漱完毕出来了:“爷爷奶奶吃了吗?”

    “没呢,爷爷和大伯出去晨练还没回来。”洛书帆道。洛书帆不禁感叹,食物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

    “那就好。”洛浅浅拍拍自己的胸口,在别人家住怎么能偷懒呢。

    “你们怎么起来的这么早?不多睡会?”岳婷玉看着下楼的兄妹俩惊讶的问道。

    洛浅浅在心里纠结了半天还是上前蜡烛岳婷玉的手,撒娇道:“哥哥奶奶做了牛奶花卷,浅浅一听就赶紧下来了,听名字就很好吃。”

    “今天没有奶油花卷,不过有包还有米粥,鸡蛋还有咸菜。”岳婷玉揉了揉抱着她大腿撒娇的洛浅浅的脑袋,感叹还是有个孙女好,轻声道:“你想吃明天奶奶给你做。”

    “奶奶做什么我都爱吃。”洛浅浅感受着老人家的温柔,仰着脸呲牙一笑:“嘿嘿。”

    “就你会话。”岳婷玉看着孙女就像看到了那个固执的儿一样,论长相还是洛书帆更像一点,可是总感觉性格上会是洛浅浅更相像。

    “帆,浅浅,你们俩去帮奶奶把那几个懒猴叫起来。”感受到视线的模糊,岳婷玉急忙转移话题,把身边的两个孩安排离开。

    看着两个孩上楼,岳婷玉才擦了擦眼角的湿润:“希妜,你的孩都很懂事呢。”

    “哥哥,你想不想去看看爸爸?”上了楼,两人并没有去叫醒其他人,而是钻进了洛浅浅的房间。两人并排坐下,这个家这么大,他们极力去迎合还是感觉不像是自己的家,虽然所有人都对他们很好,可是总感觉太客气了。

    “浅浅还没见过爸爸呢。”洛书帆揉着妹妹的脑袋轻轻地很温柔地把妹妹靠在自己的身上:“爸爸是个很高的男人,皮肤比哥哥黑多了,眼睛大大的,就很浅浅一样,爸爸总是早上把胡剃得很干净,但是晚上又长出来了,爸爸最喜欢吃妈妈做的西红柿牛腩汤,每次都能把一锅汤喝的一滴都不剩。爸爸喜欢把我抱在腿上讲故事,讲当兵的故事,讲时候的故事。哥哥时候有段时间也很想去当兵呢。可是后来爸爸走了,再也没回来过。。。”

    “哥哥,你恨爸爸吗?”洛浅浅没见过洛希妜,也对父亲这个形象没有任何的概念,只是听着哥哥的讲述,感觉爸爸应该很爱哥哥啊。

    “恨啊,莫名其妙的我就成了没有爸爸的野孩,被人嘲笑。。。不过后来,也不恨了,我都快忘了爸爸长什么样了,经常梦见爸爸但是脸越来越模糊,我都越来越不能肯定我梦到的是不是爸爸了。”洛书帆抱着妹妹,轻轻地道。

    洛浅浅感觉脖一凉,什么滑进了脖,但是听到了哥哥的抽泣声,她只能默默的抱着哥哥。他没办法告诉哥哥现在的状况比前世好多了,也没办法如果前世知道有洛家就不会那么辛苦害得妈妈身体不好,也害的哥哥受那个女人的气。

    “哥哥,我会一直陪着你和妈妈的。”

    “嗯。”洛书帆重重的点头。

    吃完早饭,洛言海带着四兄弟抱着妹妹就出去玩。五兄弟脖上不同颜色的围巾是一道风景线。

    “浅浅,你们想去哪儿玩?”洛言海仗着年龄最大,抱着洛浅浅。

    洛浅浅看了看天空,轻声道:“先去花店吧。”

    “花店?”洛言海停下脚步,换了个方向继续走:“去花店干什么?”

    “哥,你是猪脑吗?”洛言无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亲哥,怎么他这么聪明的孩会有这么蠢笨的哥哥。看着五弟跟妹妹的表情就能猜出来了好吗?

    “我同意。”洛言然因为被揍得鼻青脸肿只能戴着围巾口罩还有帽全副武装的出门。

    “赶紧走得了,问什么问。”洛言浩一脸嫌弃的看着老大,怎么他只是老二呢。

    即使是冬天,花店里还是争奇斗艳的开着各种鲜花,鲜红的月季,熏香的百合,有活力的向日葵,灿烂的稚菊。。。

    “买什么?”洛书帆着拿出了钱包递给妹妹,洛言海刚要什么就被洛言浩拉住了冲着他摇了摇头。

    “哥哥买向日葵就好。”洛浅浅笑了笑,冲着店员问道:“请问有石斛兰吗?”

    “有的。”店员指着地上的几桶花枝点头,略微惊讶一个孩居然能出这并不热门的花的名字。

    洛浅浅低头看着石斛兰,前世是朋友问她送什么颜色的好,石斛兰被称作父亲之花,想不到她有一天会用到呢。

    “除了红色帮我挑一束,再要一束向日葵配稚菊。”洛浅浅轻声道。

    付了账之后,兄妹俩一人抱着一束花,洛浅浅拒绝了洛言海的怀抱,问道:“我爸爸在哪儿?”

    “哎,你们先回家等着吧,我带他们去。”洛言海才知道刚才弟弟为什么拦住他不让他付账:“我们回去开车,走吧。”

    洛言浩几人没有驾照,车内空间有限,就都点头同意了。

    “浅浅,你为什么不买菊花呢?”洛书帆看着怀里的向日葵,虽然菊花也有黄色的可这明显不是一个科属啊。

    “只要有人还记着,人就还活在心里,为什么要用菊花?”洛浅浅抱着怀里黄白的石斛兰轻声:“哥哥,你看我头发歪了吗?还整齐吗?第一次见爸爸可不能乱七八糟的。”

    正在开车的洛言海一时哽咽,他们都想着多了两个兄妹家里会热闹点,有个妹妹也是家里都希望的事情,可是没想过看到他们有爸爸有妈妈在兄妹面前是多大的折磨。

    车飞奔在马路上,洛浅浅看着窗外,没有感到忧伤,只是感叹现在不堵车,过几年可是去哪里都要堵好几个时的。

    “这里便是了。”洛言海把兄妹俩带到了洛希妜的墓碑前。

    墓碑上挂着一张黑白的照片,照片上的人还露着牙笑得灿烂,眼睛炯炯有神,墓碑上写着:洛希妜之墓兄洛希姒洛希娢立一九九三年十月十七日

    “爸爸,您好,初次见面,我叫洛浅浅,是您没见过的女儿。”洛浅浅轻轻地把花放在墓碑前跪在地上:“妈妈浅浅的浅是情深缘浅的浅,爸爸跟浅浅真的是缘浅呢,还没出生爸爸就不在了。”

    洛书帆也把花放在墓碑前,在浅浅旁边跪下,不语,看着照片泪流满面。

    “爸爸放心吧,浅浅会照顾好妈妈和哥哥的,相信爸爸会保佑我们的对吗?”洛浅浅把手放在照片上,声音轻柔:“爸爸长得很好看,跟浅浅想象中的一样呢,哥哥以后也会这么帅。。。”

    徐天逸放下菊花刚要离开,就听到前面絮絮叨叨的声音,不自觉地往前看,看到了那对考场上偶遇的兄妹还有洛家长孙?一愣,身体比脑却快了一步,把身体隐藏在墓碑后,躲了起来。

    “走吧。”洛浅浅看着哥哥还在掉眼泪就把哥哥拉了起来,起身轻轻抱着墓碑道:“爸爸,以后我还会来看您的,爸爸再见。”

    洛言海看着一个哭的话都不出来,一个一滴眼泪都没掉,也是沉默着。

    徐天逸看到三人离开,才从后面钻了出来,到摆了花的墓碑前,看着墓碑上的名字,愣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