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极品亲戚
    “等干妈晚上回来问问吧,对了给你带礼物了哦,还有烤鸭,你快做饭,我们晚上吃烤鸭。”洛浅浅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抛到脑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想的再多,都是杞人忧天。

    何妈晚上拖着疲惫的身体跟洛妈回家的时候,推开门,看见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三个孩还在厨房忙碌着,一时感动不已,:“浅浅,你们回来了啊。”

    “妈妈。”洛浅浅看到洛妈就扑了上去在胳膊上来回摩擦着撒娇:“浅浅好想你~”

    “干妈,快换衣服吃饭,今天可是何闻玉大厨和洛书帆大厨亲自做的晚饭,本人有帮忙上菜。”洛浅浅看着呆愣的何妈,松开洛妈的手,拉着何妈往屋里走。

    “这孩。”洛妈看着儿女平安归来,几天悬着的心总算放下,脱了大衣,坐在桌前道:“好久吃饭没这么热闹了。”

    “嘿嘿,还有京城特产——烤鸭~~~”何闻玉端着最后的盘上了桌,看着何妈道:“今天爸爸还是不回来吗?”

    “哎。。。”何妈看着面前的饭菜,想着老房的老公,一时觉得都没什么胃口了。

    “先吃饭,吃完再。”洛浅浅将两个鸭腿分别夹入洛妈和何妈的碗里,笑盈盈的道。

    “对,先吃饭。”洛妈跟何妈也是饿了一天,以风卷残云的速度收拾干净了桌上的饭菜。

    洛浅浅跟洛书帆忍不住咂舌,这食量也太惊人了吧?

    “干妈,您赶紧怎么回事,我们离开这几天都发生什么了?”洛浅浅看着两人吃饱喝足,三人将碗盘都收拾了才坐到一起。

    “哎,玉的的爷爷跟大伯一家来了。”何妈一脸厌倦的表情。

    “那厂是怎么回事?又为什么开店?”洛浅浅本来想着回来跟洛妈爷爷家的事,但被这是一搅和,也不好开口了。

    “我来吧。”洛妈看着好友为难的表情,开口道:“不是我,这一家是真极品,先是闹到何哥单位,逼得何哥给他们找安顿的地方,然后在周围打听到月然的厂,闹进去,让月然给她嫂安排进厂,不然就不走了,也不知道谁出去的,是我也是月然介绍进去的,就找到我,让我辞职让那个女人进厂。正好这几天厂在什么裁员的事,月然一气之下就自己辞职了,拿了三个月补偿金。我看月然都走了,那女人还来闹,让我给她让地方,我就让了。”洛妈一脸无所谓的模样,但是洛浅浅凭借着前世对那一家人的认知,知道事情不会是那么简单,肯定闹得很过分,洛妈跟何妈才会忍不下去辞职了。

    “然后那女人进去了吗?”洛浅浅也不拆穿,毕竟是妈妈不想她了解的太多。

    “怎么可能,这边都在裁员,还能招人?那不是痴心妄想吗?”何妈冷哼一声。

    “店面的事呢?”洛书帆皱着眉。

    洛浅浅却在想着怎么让何妈跟那一家断了联系,别再被连累,害的玉被别人指着脊梁骨骂。

    “你们都好吃,家里也有缝纫机,我就想着,或许这也是一门生意,看你们平时拿的零用钱也不少。”何妈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干妈,有个问题,‘闻香来’没什么大事就是原料的采购,可是‘洛神谣’是因为干嘛在服装厂上班所以才有的原料,如果原料需要花钱购买是不是就不划算了呢?”洛浅浅很快想到了重点。

    “放心,本来服装厂那些边角布料也是扔的,我跟厂长好了,每个月来拿点布料,给点钱意思就行,毕竟已经快倒闭了的样。”洛妈接话。

    洛浅浅知道前世那家服装厂没有倒闭,只是效益一直不好,勉强盈利的状态,基本都是盈亏持平。

    “店面在哪里?”洛浅浅问道。

    “胜利街,那边离火车站近,证还有许多空的店面出租出售。”洛妈对这个问题也是跟何妈僵持了好久,河马认为在早市附近会更好。

    胜利街?洛浅浅眼前一亮,那里的商业价值几年后那是几十倍的增长啊。她不得不暗自赞叹自家妈妈的眼光。

    “后来因为胜利街便宜,还是选了胜利街。”何妈和洛妈不仅得选店面还得装修还有设备原材料都得花钱。

    “极品呢?他们知道店铺的事了吗?”洛浅浅沉思,半天才道。

    “别提了前几天看见了,估计也就这几天的事了。”和妈起这事还是一阵肉痛,如果不是节省那公交车钱也不至于被看到。

    “明天带我们去店铺看看吧。”洛浅浅看着何妈脸上的郁色,急忙从沙发后面的行李箱里拿出了一双牛皮靴,因为有堂哥支援,给洛妈何妈一人买了一双。

    “这是什么?你又乱花钱!”洛妈看着姑娘把一个鞋盒放在黄月然手里,又拿了一个放在自己手里,打开一看一摸就知道材质了,板着脸道。脸上却是掩盖不住的喜意。

    “妈,你就收下吧。”看着干妈想要推辞的模样,洛书帆对着洛妈道:“前前拿了全国的银奖还不许她高兴买个礼物啊?”

    “银奖?”洛妈手中的鞋盒啪叽落在了地上:“银奖?”

    洛书帆从背包里拿出了洛老爷爱不释手的奖牌和证书,递给洛妈:“还能是假的啊?金奖那个孩也超级厉害的,看起来也没有多大。”

    洛妈把手在衣服上使劲蹭了蹭才接过证书和奖牌,抚摸着证书上洛浅浅三个字泪流满面:“好,好啊。”

    “妈妈,你和干妈快试试鞋吧,这可是奖金买的。”洛浅浅冲着洛书帆和何闻玉吐了吐舌头,不让两人拆穿她,两人也是配合:

    “是呀,妈妈,浅浅的奖金,穿出去多有面啊。”何闻玉嘚瑟的拿出洛浅浅给她买的靴:“我明天就穿出去,让大家瞅瞅我妹妹多厉害。”

    “就是,妈,浅浅的心意你想退也退不了那么远还不够路费的呢。”洛书帆看着妈妈的神色,知道妈妈是激动,没有真的责怪的意思。

    “哼,下次不许乱花钱了。”洛妈扭过头擦擦眼泪,把奖牌心地放在茶几上才拿出了靴。

    两双靴款式一样,不一样的是颜色,一双是棕色,一双是黑色,正好符合两位妈妈审美,认为深色的不容易脏。

    洛妈穿上了棕色的靴,惊喜的道:“里面还有毛,怪暖和的。”

    何妈听了洛妈的话赶紧拿起靴一看,可不嘛,这个冬天可是不怕冻脚了。

    “浅浅真偏心,我的怎么没有?”何闻玉拿起靴左看右看,嘟着嘴装作不高兴的样,逗得两家人哈哈大笑。

    “你的好看,给你买那样式的你也不能喜欢啊。”洛浅浅轻笑,又拿出了一个盒:“干妈,这是给干爸的,你收起来吧,别被人拿走了。”洛浅浅可不打算把东西拿给何爸,拿去了,八成是会被哪一家极品或者要或者偷拿走的。

    “好。”何妈收下,她可不傻,结婚将近十年还不了解那一家人?彩礼嫁妆随礼那样没算计?再犯傻八成是会害了姑娘的。

    洛浅浅却摸着下巴思索,怎么样让哪一家极品自动跟何家断了关系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