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智勇双全白一弦
    买了店面,嘱咐了卖家严格保密之后,又掏出存折给自己买了两个店面的白一弦拿着签好字的文件去公证,公证结束后决定去看看店面再去把文件给洛浅浅,他也得研究一下做什么好。

    到了正在收拾的店面面前,白一弦发现不对劲,洛浅浅明明店面只有两个妈妈在,这怎么多出了人,看起来似乎是在争吵?急忙打电话告诉洛浅浅,然后停好车整理了衣服进了店面。

    “你个赔钱货,不是没工作了吗?赶紧把补偿金给我,陷阱我是你们应该的。”白一弦就看着一个老太太指着不是洛浅浅妈妈的女人的鼻骂着,暗道,这位应该是何闻玉的母亲。

    “妈,我没钱,房你们占着我只能住在朋友家你们还想怎么样?老何天天给你们买吃买喝你们什么也不缺还想要什么?”黄月然眉头一皱反驳道。

    “国不得买年货?你是不是非要把我气死你就满意了?”骂人的老太太正是何闻玉的奶奶何军的妈妈丛馨,她口中的国是何军的大哥何国。

    “妈,我哪有钱?军这个月一分钱都没给我全花你们身上了我们住在朋友家就够不好意思了。”黄月然不耐烦地道。

    “你辞职没有赔偿金吗?别以为我不知道,玲玲都打听清楚了,你辞职厂可是给了三倍赔偿金,别以为我好糊弄。”丛馨指着黄月然的鼻,口水满天飞:“你赶紧把钱给我,不然我就让老二跟你离婚,让你什么都拿不到!”

    黄月然气的鼻都歪了:“我没钱,就算有钱,我跟玉还要吃喝,就你们家过年,别人家就不过年了?”

    “你们过什么年,一对赔钱货!赶紧拿钱,不然我就不走了!”丛馨朝着黄月然脸上呸了一口,好在被黄月然歪头躲过。黄月然红着脸气愤的瞪着丛馨。

    丛馨一点也不心虚,大声的吼道:“看什么看,赶紧拿钱,以为你是个什么好玩意啊,那么点陪嫁。”

    安兰拉了拉黄月然的袖,外面已经聚了很多人,再闹下去影响不好,开口道:“您要待着没关系,但这是我的店面,我要走了就得锁门,虽然不值钱也不能白白给什么人都能用!”

    “我呸!”丛馨朝着洛妈狠狠的呸了一口,洛妈愣住了没有躲过,正中脸上:“你是个什么好玩意啊,年纪轻轻就被抛弃,带着两个孩,是靠卖才养活你们三的吧!一个贱女人带着两个野种,跟着两个赔钱货一样!”

    洛妈就算再文明也不会允许有人骂自己的孩,冷着脸道:“你再不走我就报警了!”

    “你报啊,最好把房东找来,把租金退了,我好拿了钱走人!年货还没买呢!”丛馨丝毫不客气地道。

    “房租也是退给我关你屁事!”洛妈一脸怒色。

    “就你一个贱货有那么多钱租房?肯定靠这个赔钱货还有老二不少!这点钱我也不嫌弃,给我了我就走!”丛馨看着一边放着的睡好不客气的拧开喝。

    “妈,这房不错,要不就留下我们自己干点什么吧。”一个穿红戴绿的女人在丛馨耳边道,此人正是丛馨的大儿媳,她口中的玲玲——孙爱玲。

    “你喜欢?成。”丛馨和颜悦色的点点头:“那你们滚吧,这家店是我的了!不过钱你还是要给的!”

    “你们在我家店干嘛?我们合约上可写着只雇佣了你们两个人,这么多人我可不付工资的!”白一弦拉了拉衣袖,掏出一副金丝边框眼镜架在鼻梁上,推开店门,看着这么多人一脸厌恶的道:“安兰女士,如果您要是这么多人来可是违约,要付十倍违约金的。”

    黄月然刚想什么,就被擦着脸的安兰拦下,知道她的名字不会是来找茬的,看来是帮忙的。于是对着白一弦鞠躬道:“老板对不起,是这些人硬闯进来的,我们赶不出去。”敢对她动手动脚就别怪她不顾及你们是何闻玉家的亲戚了!

    “那就报警!不认识还在这儿这么半天,以为我不用付工钱还是不会查岗?”着拿出电话毫不客气的打了110了地址。

    “哎哎哎,我们是这人家长辈,过来看看,你报什么警啊。”丛馨指着黄月然道。她不认识手机却也听见了那边传来声音,她在老家连电话都没用过,更何况手机呢。

    “对呀,这是他们租的房凭什么我们不能来?”孙爱玲脖一横指着黄月然。

    “谁这是租的房了?”这是买的好吗?“谁这是他们的了?”这是他们孩的。“谁告诉你们可以擅闯民宅了?”

    “外面挂着出租的信息不是租的还是买的啊?”孙爱玲看着面前男人年纪不大,就想气势压倒对方。

    “没错呀,是买的。”看着安兰两人诧异的眼神轻轻一笑继续道:“我买的,这两人是我雇来帮我收拾店铺的,怎么我买个房还要去跟一个不相干的人报备?”

    洛浅浅三人听了白一弦的电话急忙打车就来了,正想进门却听着门里似乎不是他们想的那样?就隐在门外看热闹的人群中静观其变。

    “你凭什么雇她们?工资多少?把他们工资给我!”丛馨看半天了也没什么事,又开始仗着年龄大白一弦不敢做什么指手画脚的到。

    “凭什么?凭我高兴。”白一弦怒极反笑,这要是让洛浅浅知道他连他们妈妈都保护不好还怎么混下去?“工资多少是我跟他们的事,要不要给你是他们跟你的事,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指手画脚?”

    正在这时,警车停在了门口,红蓝的灯晃得眼睛疼:“怎么回事?谁报的警?”

    “警察同志。”白一弦急忙上前递了一包烟:“我是这里的老板。”没错,只要洛浅浅不否认他确实是:“这几个人趁我不在,只有两名员工在的时候闯进来,非要让他们给钱,这抢劫也没有这么明目张胆的啊,还是个老人不能赶不能骂的,我这可是本生意,经不起三天两头的折腾。”

    来的民警恰好实习的时候跟过洛浅浅绑架案,见过这位白老板的财大气粗,嘴角一抽:“是吗,那就带走。”上面吩咐了,多加照顾,上面有人好办事啊。

    “你们不能带走我!”丛馨一看来真的了,急忙指着黄月然道:“这是我二儿媳妇,我来找儿媳妇要钱有什么错?”

    “民警同志,我真的没钱啊。”黄月然委屈的跪在了地上:“我被他们逼得带着女儿有家不能回,原本的工作也被辞了,新找了份工作就来找我要钱,我老公这个月工资也被拿走了,要不是还有这个朋友,我都不知道跟女儿孤儿寡母的怎么活啊。”

    洛妈赶紧蹲下安慰道:“没事,你就在我家住着。”

    “我是有家不能回啊,我这婆婆跟大伯哥一家一来,我们不仅要让地方还要给钱,还要被一只戳着脊梁骨赔钱货。”黄月然本来是只想装一下,谁知越越委屈竟然哭了出来:“当初彩礼借的钱,等我们结婚了连同嫁妆随礼钱一起拿走了要盖房,借的彩礼还要我们来还,有没有这样的道理啊,盖好了房却给了大儿?一分钱都没出用给我的彩礼和我娘家给的假装,宴请的份钱一分不给我们留,酒席还是借的钱,都是我们还的钱,房还没有我们的份,生了儿就给我们。”

    “然后我生了女儿,就我们都是赔钱货,我们惹不起吧,换了城市,我们过得好好的,偏偏又找上门了,我这是造了什么孽才有你们这样的婆家啊。”黄月然完就抱头痛哭。

    门外看热闹的也是议论纷纷:

    “这样的婆家,这媳妇也真是倒了霉了。”

    “重男轻女,哪个沟里出来的?”

    “那么过分还逼到这儿了,真是作孽。”

    不绝于耳的议论传进丛馨的耳朵里,她也不恼,只是也坐在地上,拉开嗓嚎叫:“我这是造了什么孽,找了这么个儿媳妇?不孝顺吧还编排婆婆的不是,过年连个钱都不给!”

    何闻玉从人群中站出来,朗声道:“这么多年,爸爸妈妈没缺过你一分养老钱,逢年过节也是绝不少给,而我从出生至今,没见过奶奶或者大伯家一分钱,我是赔钱货也是爸爸妈妈的孩,我照样可以孝敬爸爸妈妈,我爸爸妈妈一年到头赚的钱寄回去一半你们还这样,是不是逼死我们您就高兴了?”

    “你个赔钱货,这里有你什么事!”孙爱玲冲上前对着何闻玉的脸就是一巴掌,刚要扇第二巴掌何闻玉轻轻吐出了两颗牙,一嘴鲜血,笑的很开心。

    “轻伤啊。”洛浅浅阴着脸上前:“走走走都出血了不是内伤了吧?我听被人扇耳光可能造成失明失聪还有脑出血什么的,这样把城市受伤不轻,警察叔叔麻烦收起这两颗牙,这是证据,请把这个女人抓起来,这是故意伤害,两颗牙齿属于轻伤,我们要求做轻伤鉴定。”

    “赔钱货,掉两颗牙去什么医院?回家多喝水不就完了?”孙爱玲道。

    洛浅浅冷笑,正在换牙期牙齿本来就松动,就像她刚长出来一点的门牙,这两颗牙刚才被两人活动的本来就要掉了,这一巴掌是何闻玉故意受的。

    “都带走吧。”警察捂着头,挥挥手,好在两辆警车,不然真是装不下了。

    “我不去!”丛馨抱着警察的腿不松手:“你们不能欺负老百姓!”

    “那我们先去医院了。”白一弦冷笑一声:“派个警察跟着?省的到时候有些人不承认。”

    “王,你跟着。”

    “干妈,你留下,玉的事我们会处理,这里需要有人。”白一弦去开车,亮出车钥匙,孙爱玲才露出了点害怕的神色。洛浅浅翻了个白眼,转身就走了。

    “赶紧去医院,不然要愈合了。”洛浅浅一上车本性就暴露了。

    “还有警察呢。”洛妈瞪着女儿,眼镜心虚的瞟了一眼副驾驶位置的制服。

    “这样的人就是需要教训,对个孩都下那么重的手!走走走赶紧走,鉴定科和医院我都有熟人。”警察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的道:“我妈当初省我姐就是被这么对待的,后来被逼的离婚了才生了我,后来听有了我就成天上门闹,还在遇到了我爸,就我妈原来的婆家跟这老太太一样一样的,我姐跟我的时候听得我牙根痒痒。”

    洛浅浅眨了眨眼睛他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虽然她也认为警察对这样的家庭没有办法,可没想过会是这样的。

    在王同志的帮助下不过一个时就拿到了轻伤鉴定报告,洛浅浅全程沉默。

    等白一弦带着几人回去的时候还是在店里僵持不下。而何军也被警察一个电话叫到了店里,虽然他对母亲很孝顺,不代表他傻,从拿走全部钱给老大家盖新房让他们新婚夫妻住破房的时候他就知道母亲的偏心眼了。

    “月然,我们离婚吧,所有财产都给你,我净身出户,这几年是我对不起你,这样你也没那么为难了,要报警要告都随便你,我累了。”何军看着老婆泪流满面也止不住的心疼,自己捧在心尖上的人凭什么为了他受了这么多苦还忍着。

    “你敢,他们就是赔钱货!你有钱你给我!给他们做什么?”丛馨猛地站起来对着何军的脸就是一巴掌。

    “妈,这是我的事,我们已经让你祸害了好到十年,还不够吗?给她是她应得的,就算老家的房也给她我都没意见!”何军皱着眉,对刚才的一巴掌没什么想法,反正他被打也习惯了,面什么的,自己母亲给过他吗?

    “什么叫祸害,他就是一个赔钱货,你不要就给你侄,那是我们家的顶梁柱!”丛馨看着何军眼神恨不得吃了他。

    “离吧。”黄月然道:“还有刚才玉被打的事医药费你们必须出!我女儿不能白白受了欺负!”

    “什么?”何军愣住了,女儿挨打了?

    何闻玉为了装的更像嘴边的血都没擦,故意整的楚楚可怜,没想到第一个忽悠的居然是亲爹,何闻玉有点心虚。

    “赔!他们必须赔!不赔就断绝关系!我女儿你们看不上也是我捧在手上怕晒到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宝!凭什么欺负我女儿!”何军因为从就被差别对待,打定了主意只要一个孩,不管是男是女都会疼愛一辈,凭什么受到人欺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