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高利贷’买断的亲情(二)
    “她不过来。”何俊才指着洛浅浅一动不动的道。

    “那你不会过去吗?”何国怒声道:“你怎么那么懒,多走两步都不行?”

    “这不是像你吗?”何俊才着就要下楼梯。

    何闻玉赶紧下楼,故意撞了一下何俊才,让重心不稳的大胖一个站不稳一下坐在楼梯上了。

    “哎哟,我的乖孙喂,没事吧。”丛馨赶紧扶起何俊才,然后看着何闻玉怒道:“你个赔钱货,撞了我的乖孙你不赔钱别想走了!让你妈那个赔钱货带钱过来吧!”

    “你不让我走我就不走?老不死的。”何闻玉最后四个字声音很轻,即使是门口的何国都没有听清,但是丛馨听得很清楚。

    “你个崽你别走!”着就要下楼梯。

    洛浅浅故意把一把零钱弄掉到地上然后赶紧捡起来:“这可是我妈半个月工资呢,可不能丢了。”声音大刚好丛馨和何俊才能听到。

    “半个月工资?”丛馨一听这话两眼都冒了光,怒道:“你站住,撞了我的乖孙还想走?把钱留下这事就算了!”他们带来的钱早就花光了,何军也只是给买菜,并不给钱,这两天何军也没回来,家里吃的所剩无几了,看见钱那叫一个激动。

    “浅浅快跑!”装作怕钱被抢的样,何闻玉紧紧捂住棉袄的兜:“这是买年货的钱啊,不能被抢了!”

    “呜呜呜。。。”洛浅浅跟着何闻玉快速下楼,听着后面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何闻玉一边扯开胶带,一边喊:“救命啊,打人了”

    洛浅浅则是在衣袖里按了拨号,隔着衣袖听到了嘟嘟声和被挂断的声音才松一口气,慢悠悠的跑着,看似着急,但是后面是一个大胖还有一个老太太,他们年轻力壮的不让这点,后面可没人演戏了。

    听着脚步声了,洛浅浅赶紧把兜里备上的几个硬币丢在地上,大喊着:“钱掉了,快捡钱”听着楼上传来的又快了几分的脚步和听不清楚的谩骂,两人捡完硬币对视一笑,才看到楼上追下来的身影,急忙跑出楼道,往预定的路线上跑。

    看后面人速度太慢,也不好演戏演的太明显,洛浅浅只好牺牲一下抱着零食摔了一跤,何闻玉赶紧去扶着,这一耽搁,两人已经被快跑两步撵上的抢劫二人组追上了。

    撕了胶带的棉袄被那么使劲一抓直接拍出了棉花。零食更是因为摔了一跤,氮气包装憋了许多,但是也透出了香辛料的味道。何闻玉根洛浅浅做出了奋力抵抗的模样,大声叫着,然后趁乱弄乱头发衣服,还憋出了眼泪。

    张也跟着洛书帆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着这样的场景:一个大胖跟一个老太太奋力的在殴打中间的两个孩,衣服都被扯烂了,嗓哭的都有些沙哑了。

    “住手!”张也急忙跑上前分开了两人,洛书帆赶紧跑过来查看两人,看到没有什么明面上的伤口才松了一口气。

    “这是怎么回事?”张也看着两个狼狈不堪的孩,一时语噻,这可是上面安排重点照顾的孩啊。

    “呜呜呜,张叔叔,这里是玉家你应该认识吧。”洛浅浅抽泣着:“我们想回来拿东西,这些人就把我们赶出来了,还要抢我们的东西!还要抢钱!”

    “什么你家,现在是我家!”何俊才在村里霸道惯了,即使是村长也给他三分好颜色,怎么可能害怕警察。丛馨本也是不怕,可是儿媳妇还在看守所关着呢。

    “侵占他人住宅?”张也皱着眉。

    “什么侵占,警察先生,严重了,这里是我儿的家,我作为母亲过来住不是正常的吗?”丛馨陪着笑,脸上的周围已经聚成了一朵花。

    “张叔叔,法律有规定除了赡养母亲之外还要赡养手脚都健全兄弟一家吗?”洛浅浅沉声道:“我还是局外人就被屡屡大骂,我就想问,老人倚老卖老言语辱骂还冲着人吐口水,谁知道有没有传染病?万一得了狂犬病怎么办?我就想知道我可以报警把它们抓起来吗?”

    “这属于家庭纠纷啊。”张也皱眉,这种是一般都是调节的,但是看起来不是那么简单啊:“你有没有不舒服?”

    “我头晕还恶心。”看着极品恶心到了想吐。

    “怎么回事?”何国在楼上看到制服急忙着急的下楼了。

    看到这对父的体型,张也嘴角一抽,这要是猪还能吃,是个人又占地方又浪费布料,正色道:“有人报警抢劫。”

    洛书帆瞪圆了眼睛,他当初可只是找他帮忙,可没抢劫。

    “怎么会呢?这都是误会,这是我侄女。”大胖手就要落在何闻玉的头上,何闻玉赶紧闪身洛书帆身后。

    “那是我的。。。呜呜呜。”洛浅浅哭哭啼啼的指着何俊才手上的零食,已经在刚才的时间被吃了大半,不过本来的目的也是拿来诱惑垃圾的:“还有钱也被那位奶奶拿走了,我们一个月才多点零花钱,连孩都不放过,呜呜呜,社会公害,城市蛀虫。”张也都忍不住点头。

    “给你给你。”何国还是知道点轻重的,别媳妇还没出来,娘和儿又要进去了,于是抢过何俊才已经吃了大半的零食袋,递给洛浅浅:“妈,把钱给人家,不能这么跟孩开玩笑的。”

    丛馨不甘情不愿的从兜里拿出了一把钱,还抽出了一张:“给你给你。”

    “数量不对。”洛浅浅很认真的看着丛馨的兜。

    “别瞎,这是我自己的。”丛馨紧紧地握住兜。

    “需要证据吗?”洛浅浅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纸,跟手上的金额比对了一下道:“少了一张十块的,编号是。。。”

    张也皱着眉看着丛馨,低头想了想,就知道这是几个孩的设计了,谁没事干还要把编号写到纸上?

    “给你!”何国怕警察真的查,赶紧从丛馨兜里掏出钞票交到洛浅浅手上,狠狠的:“看好了,下次可没这种好事了。”

    “零食被吃了,呜呜呜。”洛浅浅收过钱然后看着怀里的零食又开始哭。

    张也拿眼睛看着何国,何国没招,陪着笑:“等我弟回来,让我弟买新的赔给她。”

    张也看着洛浅浅,看到洛浅浅眨了眨眼才道:“下次再有这种事就得去所里了。”完带着三人离开了。

    “谢谢张叔叔。”洛浅浅嘿嘿一笑:“谢谢配合。”

    “你们呀,心点吧,有事来找我。”张也摇了摇头,嘱咐了两句就回去了。

    三人决定先从何爸下手,毕竟何爸疼孩是公认的。

    洛浅浅三人到了少年宫也不进去,就对着玻璃擦眼泪,整理头发,收拾棉花。

    看到这一幕,何军的同事赶紧上了办公室:“老何,你姑娘在外面呢,看样叫人欺负了。”

    很快何军就出来了,看着脸上还有泪痕,样好不到哪儿去衣服还破旧不堪的何闻玉,再看看一样没了形象的洛浅浅和一脸疲惫神色的洛书帆,一时着急,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

    “呜呜呜呜,爸爸。”看到了何军,何闻玉是真的委屈了,凭什么是个女孩就要被欺负?

    “怎么了?你快呀!”何军看着滴答着眼泪的女儿还有一直沉默的干儿干女儿真是急得不行,把三人带到办公室,倒水擦眼泪。

    “干爸,求你了,您能不能配合我们赶走那一家人?”洛浅浅着就掉了眼泪:“我们上门看看都会被打出来,如果不是张警官,我们今天不定已经进了医院了。”

    “怎么回事?你好好。”何军看着洛浅浅,感觉事情不简单。

    “爸爸,有什么可的?”何闻玉不得不感叹洛浅浅的未卜先知,面对母亲的事,何军还是很冷静,毕竟那是生养之情。何闻玉撸起袖掀起衣服给何军看:“再这样下去,我会死掉的,算我求您了行吗?爸爸,他们逼死我您就开心了吗?”

    看着女儿背上的暗青,河君脸色猛地阴沉了,何闻玉接着道:“如果是我一个人我就忍了,可是我不能让浅浅跟我吃亏啊。”

    “到底为什么?”何军语气阴沉的厉害。

    “奶奶。。。”何闻玉低下了头,半晌不话。

    “我来吧。”洛浅浅强扯出了一抹笑:“那位老奶奶,何国叔叔是家里的顶梁柱,何俊才是未来的精英所以你们赚了钱本来就应该养着他们,反正养赔钱货也是得嫁人,还不如养养顶梁柱,你们以后都是要靠何俊才养老的,不能指望女儿,都是要去别人家的东西,没必要浪费钱。学的再多也就是赔钱货变不成金凤凰。要让干爸离婚,娶个假装丰厚的女人,省得成天挑拨让你都不出钱养着何国一家了,这样的女人能把嫂送进看守所也能把干爸送进看守所。还有一些我不出来了。”

    何闻玉跟洛书帆低着头不敢抬头,他们可没想过洛浅浅掰瞎话能力这么厉害。生怕露出了马脚,只能低着头。

    在何军眼里,这是默认。

    洛浅浅心里暗笑,这是按照前世何闻玉的形容编出来的,靠谱程度没有百分之百也是有百分之八十的。

    何军很清楚自家妈妈是什么样的人,脸上露不出什么表情,半晌扯了扯嘴角:“你们想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