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万海楼
    白一弦一早就让洛妈去万海楼点菜等着了,洛妈在万海楼等的心焦,偏偏偌大的包间里只有她一个人。

    “我猜阿姨根本没心情点菜,我先去安排了,你们先上楼坐着吧,柱带路。”白一弦带着洛浅浅白一柱洛书帆何闻玉,套上了羽绒服的西装大哥们则是带着何爸何妈赶到万海楼。

    “我就听过这里还没来过呢,我们吃得起吗?”何妈看着装修的富丽堂皇的酒楼一阵感叹。

    “放心吧,阿姨,我哥是这里的老板。”白一柱嘚瑟的在前面带路不忘回头炫耀一番。

    “你别吓到我妈。”洛浅浅嫌弃的看着白一柱,紧跟在后面。

    “我这么帅气还能吓到人?”白一柱低声嘀咕着。

    听到开门声,洛妈吓了一跳,回头看原来是孩们来了才松了一口气:“没事吧?怎么才来啊。”

    “妈妈~”洛浅浅扑进洛妈怀里,外面好冷还是有暖气的酒楼舒服啊。

    “乖~”洛妈摸着女儿的脑袋,突然看到了何爸打着石膏的胳膊腿一惊连忙问道:“这是怎么了?”

    洛浅浅兄妹怕洛妈担心根本就没告诉洛妈这个计划,吐了吐舌头坐到一边。

    “你别担心,这是假的。”黄月然笑笑,拉着洛妈的手坐下,跟洛妈刚才发生的事。

    这边何爸则是上手卸石膏:“多亏了白老弟啊,不然真是不知道怎么才好了。”已经发生了的再去难过也没用,他决定好好珍惜眼前的一切,好好珍惜这么多年受尽委屈还是对她不离不弃的老婆,好好培养为了这个家年纪就要担惊受怕还被侮辱的女儿。

    “干爸,你叫白老弟让柱怎么跟我们相处啊?”洛浅浅憋着嘴:“干爸叫白大哥老弟,那么白大哥就是我们的叔叔了,柱是白大哥弟弟不也是我们叔叔了?”

    “哈哈,你这孩。”何爸看着洛浅浅委屈的模样忍不住大笑,憋屈的心里似乎也见了点阳光。

    “叔叔客气了,叫我哥白就行。”白一柱跟在后面补刀。

    白一弦刚推开门就听见弟弟交易别人叫自己白,俊秀的脸上浮现了一丝坏笑:“白,你寒假作业写完了吗?”着就把包间的门推开了,整个人露在众人面前。

    白一柱听到哥哥的话,脸都憋青了也不敢话,谁知道他难得一次哥哥的话就被抓了个正着?

    “妈妈,还没好好介绍,这位是白一弦,白一柱的哥哥,平时很照顾我们。”洛浅浅拉着洛妈的手打断了洛妈跟何妈的窃窃私语。

    “白大哥,这是我妈妈安兰,这位是我干妈雨的妈妈黄月然,剩下的你都认识了。”洛浅浅一笑,脸上的神色却是警告白一弦不许漏嘴的严肃表情。

    白一弦好笑的看着洛浅浅严肃的脸蛋,走上前跟两位妈妈握手:“安阿姨,黄阿姨,平时我家铁柱多亏你们孩照顾了,以后也麻烦多多费心了。”

    “铁柱?”洛妈听着这个名看着一旁白白净净的白一柱,忍不住笑道:“上次还是多亏你解围,还没谢过呢。”

    “应该的。”这是任务:“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我,我家铁柱的成绩就交给帆了。”算是任务的利息。白一弦温和地笑着,看起来就是翩翩君,温文尔雅的贵公。

    洛书帆嘴角一抽,他平时可都是踢完球才去找奶茶店读书三人组的,也就是冬天太冷了才一起行动的:“好好。”谦虚的摆摆手,心虚的看着一旁不动声色的白一柱。

    “哥,赶紧上菜吧,都饿了一下午了。”白一柱看着换上客套面孔的白一弦一阵恶寒。

    “你去拿卸妆水,没看到叔叔难受吗?”白一弦压根就不搭理白一柱的抱怨,神色如常的吩咐道。

    “卸妆水???”洛浅浅瞪圆了眼睛看着何爸脸上手上的淤青:“这是假的?”

    “我要是真的动手了不得被你们埋怨啊?”白一弦轻笑:“画了挺久的,就是不好收拾。”

    “是假的?”何妈也长大了嘴,这事没跟她啊,亏她担心心疼了半天,嗔怪的眼神瞟向何爸,何爸赶忙讨饶。

    “对了,阿姨,明天你们去店里稍微带点钱,大概够四个人火车票钱就行了。”白一弦看着几人都没有的意思,只能由他来开口了。

    何妈略一皱眉想通了关键点了点头:“好。”

    “委屈你了老婆。”何爸轻轻道,他已经对生养之恩的母亲还有大他三岁的兄长绝望了。怪不得姐妹出嫁多年都不肯回家看看,别陪嫁了怕是彩礼都没还给人家吧。

    “最后一次了,反正你可是答应了以后不管的。”何妈瞪着眼看到何爸求情的眼神又软下来道:“不过我也不是那么绝情的人,你愿意给养老的钱我也不会拦着毕竟生了你,病了给钱我也不会拦着,但是,之前的那些事再发生的话。。。”何妈停住了没再话。

    “看我老婆多通情达理。”何妈拖着拆了一半的石膏凑到何妈面前保证道:“你放心,绝对不会再有那样的事了,以后跟他们没别的联系了。”

    “那就好。”何妈拍掉了何爸抱着她的手,看着何爸沧桑了不少的面容也是心疼。

    一顿饭就在笑闹中过去了。洛浅浅吃着熟悉味道的粥,看着白一弦意味不明的眼神只能翻着大白眼一言不发。

    果然不出几人所料,洛妈何妈刚下车就看到关着门的店门口蹲着几个人。

    何妈刚想上前,洛妈就拉住了她,两人坐在一边的早餐摊上慢悠悠的吃着早餐。

    “妈,那是不是黄家那个赔钱货?”何国穿着很厚的衣服在墙角瑟瑟的转醒,看到早餐摊上吃着早饭的两人。

    两人本来就吃了早饭了,现在坐在这里吃早饭无非是气人的。洛妈听了何妈昨天讲的经过,真是气得不行,怎么会有这样的极品?

    “给我来一碗热乎的豆浆,不,要三碗。”冻了一晚上的丛馨冲着两人就来了,那速度,洛妈都是自愧不如的。

    洛妈掏钱把两人的早餐结账了:“老板我们两人的。”老板点点头收下了钱,洛妈就拉着何妈走人。

    “黄月然,把我们的早饭前结了。”丛馨看着两人只吃了几口的油条也不嫌弃拿起来撕了几块就分给了儿孙。

    “我可没钱,没看到我吃早饭都是人家请的吗?”何妈冷笑一声,跟着洛妈走远了。

    早餐摊老板一看这情况,也不上了,反正也没钱结账别浪费了东西,就把端在手上的豆浆又倒回了大桶里,前几天闹事的事他也是略有耳闻,只要是个女的都被叫赔钱货,还把孙女打进医院了。

    洛妈可不敢开店门,怕这群无赖又占着不离开了。于是就在附近跟何妈瞎晃悠,丛馨看两人也不开店,只能把两人剩下的食物吃完然后追上去。

    “黄月然,怎么你也是我们家的媳妇,你们我们点钱,我们找个住的地方。”何国开口,嘴上倒是完全的不客气。

    “我好像过了吧,我没钱。”何妈看着面前的三人眼里只有厌恶:“而且我跟何军已经没关系了,你们别不要那个脸上来扯关系行吗?想要钱?可以啊,把我娘家给我的陪嫁都还来,不然免谈!”

    “你要脸吗?赔钱货贱货,是我家的人就赶紧的给钱就完了,没钱不会去借啊?生是我家的人死也是我家的鬼!”丛馨嘴一张就是让人感觉恶心,岁数那么大还话不干不净:“你就是去卖也得给钱!”

    “我不给你能把我怎么样?想进局啊?”黄月然本来是听了劝想送钱来的,听着这话气不打一处来,就算给姑娘买半点用都没有的漫画书也不乐意给了。

    “妈。”何国扯了扯丛馨的衣袖皱着眉,再这样别要钱了不定又要进局了。

    丛馨习惯性骂出口也发现局势不对,急忙改口道:“月然啊,你看我们也没钱回家都回不去了。”

    “把嫁妆还给我。钱就算了,这么多年了我就当做喂狗了,我妈给我的金器一件都不能少!”何妈瞪着眼,现在她在这群极品面前可是何军的前妻,这么多年受的委屈再不找回来,怕是以后都没机会了。

    “不行!”丛馨刚要开口骂就被儿拉住了冲着她摇了摇头:“你看,这金器也没带在身上,都在老家呢。”

    何妈冷笑,八成已经被卖了换钱了吧。

    “是吗?那我打电话让我妈去找找,找到了再。”何妈完就拉着洛妈作势要离开。

    “我给卖了,已经没了。”何国看着两人要离开,破口而出。

    “你们把我的嫁妆都卖了凭什么还跟我要钱?我欠你们的?”何妈冷笑。

    “你没给老二生儿就是欠我们的!”丛馨道。

    洛妈看不下去了,道:“我怎么感觉何哥跟他们长得不像啊?”

    “何止不像?全家都没有超过一米七的,何军可是一米八二。”何妈道:“全家精明爱算计,大姑姑我也没见过不清楚,但是这何国一家跟这老太太的精明算计可是一样一样的。你看何军多老实一个人。”

    丛馨和何国的脸色微变,丛馨赶忙道:“你别瞎!老二是我生的我还不知道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