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极品再见,再也不见
    “那你怎么样才能给钱吧,现在我们身无分文,一家人十年难道还比不上几个钱?”何国看着黄月然沉着脸问道。

    “一家人的时候也没见你们对我好,拿走嫁妆随礼还要求我们每个月上交工资,生了女儿更是什么赔钱货别浪费钱帮你们养儿更好。”黄月然冷脸:“你们一年也不干什么当初家里的地也是何军一个人种一个人收你们还要拿走大半,什么都不敢就混吃等死,凭什么现在跟我是一家人?我坐着月还要给你们做饭我什么了?我难产要不是我妈拿着钱过来让我剖腹产了,现在还有没有我们母女都不一定,现在来跟我一家人,我上辈欠你们的?”

    “你不能这么啊,当初你生孩的时候,家里没钱,妈也不是不想让你剖腹产,而且顺产对孩好,你看俊才长的多好,你家赔。。。姑娘瘦成啥样了。”丛馨好声好气的跟黄月然解释道。

    “呵呵,反正现在我活下来了,什么都没用,我记你们一辈,想要钱?没有!你们有能耐就去警察局告我啊,反正我们已经离婚了。”黄月然冷笑,这一家人怎么会有勇气去警察局,怂的要死就会窝里横。

    “月然,妈知道这些年你受苦了。。。”

    “停,你不是我妈,我妈活得好好的,我妈我爸感情好着呢,我爸不会找你也看不上你!”黄月然直接打断了丛馨的话。

    “你!”丛馨瞪着眼:“你要是不给钱我们就在你们店门口不走了。”

    安兰看着黄月然要发火的样,急忙道:“可以啊,反正我们老板了过年以后再开业,过完年我们在收拾就好了,你们也没有钥匙,我们也不怕门脏了,脏了擦擦就好了。”

    距离过年可是还有几天,过完年之后开业,若是一直在门口等着即使没冻死,也饿死了。

    “妈求你了,你行行好吧。”丛馨作势要跪在黄月然面前,黄月然往边上挪了一步,冷冷的看着丛馨。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何俊才上前推了一把黄月然,若不是安兰眼疾手快怕是就会摔在地上了。

    “怎么样了?你以为这里是村里?让你无法无天?”黄月然站直身体瞪着还没她高却比她胖三倍的何俊才:“不服你就继续,爹妈不教养自然有人管你!”

    “我a啊。。”何俊才着就又要上前动手。

    安兰一瞪眼:“你们回家的车票我给你们买了,把你们嘴巴放干净点,不然就走回去吧!”

    三人听了惊喜万分却不敢话了。

    “浅浅妈。。。”黄月然现在是十分的不想给这一家人花钱了。

    “没事,破财免灾了,听着这些话你不感觉耳朵都脏了吗?这样的人留在城市里会脏了多少人的眼睛,有人找你要医药费你可是赔不起的。”安兰眯着眼睛等着他们骂人,只要骂人她就敢走人。

    看着安兰的眼神,三人只是愤怒地瞪着她们,一句话都没。

    “呵呵,还是你厉害,这就老实了?”黄月然不禁暗暗佩服,嘴上却是嘲讽似的道。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都不知道?”安兰轻笑。想起当初为了一家人的吃住天天早出晚归的还是勉强温饱,现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不仅买了房还要自己开店了,一家人想吃什么也不用节衣缩食一个月。

    “你得对。”黄月然也笑道,看着总在她面前颐指气使的一家人冷笑。

    “不过你以后会更好的。”安兰轻笑,黄月然也是了然的点点头,两人对视轻笑。

    距离火车站也不远,五人走着便去了。

    “月然你看你嫂还在看守所能不能跟你朋友。。。”丛馨看着安兰排队买票急忙跟黄月然好话。

    “什么?让你们继续在这里待着?你们信不信完她连你们的都不买了?”黄月然看着安兰买票一阵歉意,人那么多还要挤进去:“你们回家了自己给她打钱买回去的车票,管我们屁事。”

    丛馨极力掩下要爆发的脾气,极力克制自己的语气道:“可是家里也没什么钱了。。。”

    “欠你们的?”黄月然轻笑:“要不你们也别回去了。”

    “当我没。”丛馨闭上了嘴,何国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站在一边。

    “买完了,下午的票。”安兰自是不会搭钱买卧铺,其实还有几张坐票,她是很固执地要了三张无座。

    丛馨接过车票皱起眉问道:“怎么是无座啊,那么长的路。。。”

    “没人逼着你们来。”黄月然冷哼一声道:“邻近过年能买到车票就不错了还挑什么,愿意折腾是你们的事,以后别来烦我,再看见就报警!”完跟安兰挽着胳膊离开了售票大厅。

    “哎,黄月然给我们买点吃的喝的啊,那么长的路。”何国晚上就没吃好,这都快到中午了就吃了半块油条。

    “饿不死。”黄月然的声音远远传来。

    “靠,你个赔钱货!”何国恼羞成怒的声音传到两人耳朵里,两人对视片刻接着仰天大笑,惹得周围的人频频侧目。

    “好在我没买坐票,这样的人就活该站着。”看着大屏幕上车次后面的售票信息已经没有空座,安兰笑道。

    “总算送走了,去买点吃的给孩做顿好吃的吧,老何这两天也没吃好,昨天那个呼噜打的,我都想把他踹地上了。”黄月然经过这件事感觉跟安兰更亲近了。

    “行,对了,你们过年去哪儿过啊?我刚才看火车票都差不多了,我估计这两天就带两个孩回我妈家了。”安兰点点头,掏出兜里的白纸,上面写着姑娘要求带回姥姥家的东西。

    “经过这种事,还哪有心情去哪儿啊,在家过吧,这两天估计老何也就放假了,收拾收拾在家歇两天,然后去把店里收拾收拾,过完年好开起来啊。”黄月然摇摇头。

    “起这个,那几个孩倒是给了我几个建议,是贴壁纸,这样也不用粉刷能方便而且没什么味道。”安兰起前几天两个孩跟她嘀咕的方案。

    “可以啊,还能轻松点,老何一个人就能搞定了。”黄月然点头赞同。

    “还有,是需要玻璃展示柜,已经让白去准备了,到时候别忘了给人算钱啊,人家已经帮了那么多了。”安兰继续道。

    “这是我知道,玉跟我了,还要什么制作过程全透明安全放心的食品,这些孩怎么想法那么多?”黄月然拿过安兰手上的白纸:“这是什么?又是奶又是营养品还有酒、衣服,怎么还有孩的东西,这些画勾的是什么啊?”

    “这是浅浅的采购清单,要带回我妈家的东西,画勾的是孩已经买了的。”安兰看着清单苦笑:“我都感觉这些孩不像正常的孩了,成熟的过分了。”

    “浅浅的话不奇怪。”黄月然轻叹:“被绑架还能那么冷静求救有几个孩能做到?你看看有几个孩能在全国大赛上拿到银奖?你是有福之人啊,一对儿女都这么优秀。”

    “你也不差啊,老公疼姑娘爱的,咱们两家就是优秀哈哈。”安兰毫不客气的受了褒奖,若是夸她自己的得谦让一下,可是夸自己孩的绝对不能让啊,那可是骄傲啊。

    “就是,那咱们先去采购,然后买菜回家做饭。”黄月然笑着同意安兰的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