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再见,我的‘初恋’
    ,!

    “我可已经结婚了。”看着洛浅浅的眼神,女医生看着洛浅浅挂了电话急忙表态:“我孩都三岁了。”

    “没介绍你。。。”洛浅浅对这位粗线条医生无奈,道:“借我一张纸,还有五块钱,一会给你。”

    “哦。”医生翻出钱包,又拿出一袋纸巾。

    “写字的纸还有笔。”洛浅浅看着纸巾眨了眨眼补充道。

    撕了一个纸条,写下了几行字,塞在钱里,又把钱折成了元宝形状,递给女医生:“帮我递给门外的一个叫做何闻玉的女孩,让她去外面给我买我爱喝的饮料。”

    “何闻玉。。”女医生嘀咕了两遍,然后拉开了医务室的门,看着在门口的人,道:“哪个是何闻玉?病人要你去买她爱喝的饮料,这里面没有。”

    何闻玉看着女医生抵过的折钱,一愣然后点点头跑远了。

    “医生,她怎么样了?”张静静一脸担忧的道。

    “没什么大事,再躺一会没事就可以走了。”然后就关上了门,易慕寒透过门缝看到床上拱起的一团,脸上满是得意。这一次,一定会感谢他,从而他就能接近了。想着看了看张静静,冷哼一声,张家算个屁。

    何闻玉跑远了,才停下脚步把钱拆开,刚才接过钱就感觉不对,怎么会有白色的边,果然里面有纸条:

    白一弦一会来,去接他,调监控保存证据,多刻录两份,别被其他人看到,事情解决完毕来医务室。

    何闻玉眼色一暗,证据?刚才浅浅落水不是意外?想到这里也顾不得换衣服,站在大厅等着白一弦。

    白一弦接到弟弟电话就感觉不对劲,介绍女朋友?必须去?洛书帆今天上课不跟洛浅浅在一起,所以才会打电话,洛浅浅有什么不能让洛书帆知道的事?还在医务室?难道。。。想到这里就开着车直奔仕方国际,到了地方刚进门就看到站在门口的何闻玉,何闻玉什么也没,把纸条递给白一弦,虽然两人不是很熟,但是两人都知道的事就是对方是洛浅浅信任的人。

    看到纸条,白一弦右眼一跳,,问了人就直奔监控室。保安本是拦着的,然后白一弦非常直接的:“给医务室打电话。”

    打了电话后,只得让两人上楼。

    查了监控顺便问了医生是让他们发的什么,看到图片,白一弦知道这就是洛浅浅的目的,如果报警了这份资料一定会第一时间销毁,不如掌握在自己手里。恰巧监控室的主管正好是女医生的丈夫,听女医生了这件事,也任由白一弦查看,毕竟这差点是一条人命,这也是试营业以来第一次出现这样的事情。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解决。

    白一弦熟练地上了连上了qq和邮箱,将视频发送过去:“放心,没事的,我们不会报警的。”看着监控室里两人的表情,白一弦扯动了嘴角:“不会让你们挨骂的。”

    按照他的推理,洛浅浅让他来收集证据只是为了杜绝麻烦,按照洛希媖刚才打的电话,应该是有人已经把对洛家的主意打到了她的头上。还只是个孩就要承受那么多,白一弦不禁感觉为洛浅浅心疼。

    听着女医生打电话,看来白一弦已经到了。

    “麻烦把易慕寒叫进来,顺便回避。”洛浅浅冷笑着,语气平淡。

    “好。。。”女医生感觉自己完全是个被牵着鼻走的傀儡,偏偏牵她鼻的还是个孩。

    看着进了医务室的男,女医生才知道,进去的就是凶手,一时脸上神色怪异。

    “洛浅浅,你没事了吧?”易慕寒看着坐在床上靠着枕头的洛浅浅露出了一个笑容。

    洛浅浅看着熟悉的笑容,低头苦笑,假象总是会迷人眼:“易慕寒谢谢你把我救起来。”

    “不客气都是朋友。”易慕寒听着洛浅浅软软的语气,嘴角上扬掩不住的得意。要不是她朋友漏嘴他也不会知道她不会游泳这件事。

    “朋友太高攀了,以后我们还是不认识的好,做陌生人就足够了。”洛浅浅淡淡的声音传来。

    “不高攀不高攀。”易慕寒着脸色却急转直下:“你什么意思?你就这样对你的救命恩人?”

    “救命是事实,不过不知道易大少可知这游泳馆引进了监控?”洛浅浅轻声道:“易大少不会不知道监控为何物吧?”

    “监控?”易慕寒脸色猛地变白:“你是什么意思?”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么简单的道理,易大少不需要我一个学生来教您吧?”洛浅浅冷哼一声指着电脑:“证据就在那儿,易大少还想抵赖不成?”

    易慕寒看着电脑,眉间一皱,上前动了两下鼠标,脸色才变得有些缤纷:“你既然知道叫我进来干什么?”

    洛浅浅摇了摇头暗自感叹,现在的易慕寒确实不如当年的易慕寒,这也太沉不住气了,这样就承认了?这样的像素:“告诉易大少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您要怎样随意,别算记在我的头上,顺便告诉令尊,这样的事再有一次,我敢保证你们家会一日不如一日。”

    “你敢!”易慕寒看着洛浅浅,紧紧握着拳头,怒目圆睁。

    “如果你们再从我这里算计洛家你们看我敢不敢,再不济我也是洛家的人!”洛浅浅冷哼两声,薄唇微抿:“对我这样乳臭未干的孩,亏易大少能下得去手,不感觉我这样的年纪跟您差距有点大吗?”冷漠的话一步步拆穿易家的阴谋。洛浅浅本就不笨,问过洛希媖之后关键想通,一切都是呼之欲出的答案。

    “你!你想怎么样?”易慕寒看着洛浅浅,恼羞成怒的脸上有些泛红,眼里都是狠厉。

    “我已经了,别再打我主意,离我远点,这事就过去了。”洛浅浅轻笑:“你可以找你父亲销毁监控数据,不过你凭什么认为我没有备份呢?”

    “那你把你的备份给我!”易慕寒冲着洛浅浅吼道。

    “不好意思哦,我还要留着防身,对您这样的人,我可是不太放心的,顺便一句,就您这样,高中还需要走后门进去的,我还真的看不上。”洛浅浅看着恶狠狠的易慕寒薄唇轻抿,绝情的话一句一句出口:“就您那个智商,还是让令尊早做准备养个二胎什么的吧。别带着当初辉煌的易家走向灭亡了。”

    “洛浅浅你给我记住!”

    “我记住了,你能把我怎么样?”洛浅浅看着气急败坏的指着她的易慕寒不觉心里有些放下来了,表情淡淡:“我再不济也不会做到你这个地步!”

    当初怎么就沉迷在那份虚假的温柔里了?洛浅浅摇着头为当初全心全意的自己感到不甘。

    “浅浅。”何闻玉带着白一弦进了医务室,看着易慕寒一脸的防备:“你还想干什么?”

    “洛浅浅你赢了。”易慕寒看着白一弦扯着嘴角:“堂堂万海楼白老板都为你鞍前马后,我无话可。”

    “无话可?那就别了,再见。”洛浅浅轻笑,看见白一弦才算舒了一口气,笑盈盈的道。

    “再见!”易慕寒摔门离去,门外的人一脸茫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洛浅浅看着易慕寒离开的方向,鼻一酸:再见,我的‘初恋’。再见,我前世的恋人。

    x***** . .手打更 新0更z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