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校庆(三)
    ,!

    不过颜值在学校里不能当饭吃,只能是身外物。如果是女生的话,出了学校,颜值还能算上是最好的资本了,男生来只要不是靠脸吃饭的颜值只是一个闪光点而已。这话洛浅浅才不会出口。

    午休结束,洛浅浅回了班级就看到同学眼神怪异的看着她。

    她回到座位,李还没回来,只能转过身问后面的两人这目光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谁知刚回头,王伟就从一边跳了出来:“勾搭完一班的还不够还想勾搭班长吗?”

    洛浅浅冷冷的看过王伟的脸,王伟吓得腿上的肌肉一抽,急忙又道:“看到你勾搭顾衍之的又不止我一个人,你看我做什么。”

    “继续。”洛浅浅怒极反笑,前世第一段感情在上了大学之后的她,这一世居然在九岁就有绯闻了?这可是个新鲜事,告诉哥哥玉肯定还能得到一阵笑声。

    “什么,别以为我怕你,你不就是看顾衍之长得好学习好,然后又放不下班长有钱,所以两面都吊着吗?”王伟看着聚集的目光越来越多,心底越来越兴奋,让你上次踹我,我一定要毁了你。

    “想象力不错,如果班长想在校庆演话剧的话,这个人是个不错的编辑。”洛浅浅冷笑一声,站起身来:“礼义廉耻你学到了几分?出口污蔑,谎话连篇,礼已经没了;指责别人不经调查冤枉好人,出口成脏,发现错误拒不认错,耻也不见了。至于义,得问你的朋友了,我不清楚,廉?你能不能当官都不知道呢,这四点你一点都占不到!”

    看到王伟想要辩驳便继续道:“不知你是否知道做人最基本的道德准则的‘五常’?我洛浅浅今天给你普及,就不收你学费了。”看到王伟不好的脸色,洛浅浅一点也不怕,冷哼了两声:“五常之道,即为仁、义、礼、智、信,

    仁:仁者,人人心德也。心德就是良心,良心即是天理,乃推己及人意也。所以仁字,从二人相处,因为人不能离群而独存,别人之观念立,人之人格显,方能雍容和谐,以立己立人,发挥老吾老幼吾幼之怀抱,以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事物为人,而不为己,发为恻隐之心,宽裕温柔,仁也。

    义:义者,宜也,则因时制宜,因地制宜,因人制宜之意也。所当做就做,不该做就不做。见得思义,不因果滥取不义之财物。曰:「君喻於义,人喻於利,不义而富且贵,於我如浮云。」所以人发为羞恶之心,发为刚义之气,义也。

    礼:礼者,文:礼,履也,所以事神致福也。释名:礼,体也,得其事证也,人事之仪则也。进退周旋得其体,乃是正人身之法也。尊卑长幼有序,处事有规,**不犯,不败人伦,以正为本,发为恭敬之心,斋庄中正之态,礼也。

    智:智者,知也,无所不知也。明白是非、曲直、邪正、真妄,即人发为是非之心,文理密察,是为智也。

    信:信者,信字从人言,言非曰,乃有定之文也,以今之概念定义可解为“学”、“思想”。信与知对立,知宜者唯宜以行,不知宜者从他人言而信,进而守礼以近仁。因此言:必信者无义。(百度的)”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你不仁;尚无羞耻之心,你不义;处事无规,毫无正义恭敬,你无礼;不明是非,颠倒黑白,你无智;眼见耳听即为事实,你无信!五常之道你一条不占,跟我我的不是,谁给你的勇气?”洛浅浅站起来拍着桌:“我洛浅浅再不济,也知道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忠孝勇恭廉,你知道什么?我再不济,我不会去掉编排你的不是颠倒是非,我再不济我也就是一个九岁的孩,比我大那么多还的那么过分,你知道什么是‘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吗?”

    洛浅浅看着王伟,步步紧逼。李回来的时候看到教室外的几位老师,再看看教室里洛浅浅的模样急忙拉住她:“好了,不跟这样的人一般计较哈,你是什么人长了眼睛的都能看清楚,又不是傻,从别人嘴里去了解一个人难道自己不会接触吗?”

    “作为班长,看着同学这样闹我也过意不去,我就想一句话:洛浅浅你真帅。”裴宇昊看也不看王伟难看的脸色,跟王伟一个学这么多年,他怎么会不了解这个人的嘴?

    “洛浅浅以后你就是我偶像,以后谁跟你过不去就是跟我过不去!”尤勇的同桌隋焦也话了。

    “污了一湾清池,若干年后,想起初中记得有你这么个人或许就是我人生的败笔!”洛浅浅完转头坐下,正好对上了孙萱怨恨的眼神,勾起了唇角做出口型:“你也一样。”

    孙萱回到座位坐下,没有回应洛浅浅的话,眼里却流露出不甘心的神色。

    “洛浅浅!”王伟看到洛浅浅坐下,指着洛浅浅大声叫道。

    “有何贵干?我挺讨厌你的,没什么事就别跟我话了,别让我不开心。”洛浅浅抬头看了王伟一眼就打开书低头学习了。

    “就该这样,对这样的人还要什么好脸色?”李点点头很是赞同的道:“班长,午休时间已经过了,还有人在这里站着你不管管吗?”

    “都回座位。”裴宇昊站起来看着王伟:“你的事私下解决,别做的太过分,这不是你家,你也不是你爸,舆论不代表事实。”

    王伟愤愤的回了座位,看着洛浅浅的目光充满了狠厉。

    终于到了自习课,果然如洛浅浅所料,班级里的人对校庆并没有什么兴趣,在合唱、诗朗诵和个人表演上还有几张同意票。

    “班上有没有想独唱独舞的,也可以报名。”裴宇昊站在讲台上跟文艺委员夏琪主持着着一场班会。

    “需要伴奏也可以提出来,原声带没有我们班也有可以钢琴伴奏的人。”夏琪接着裴宇昊的话道。

    钢琴伴奏配上合唱诗朗诵不是都不错吗?洛浅浅眨了眨眼睛,低下头继续看书。这跟她没关系,她只需要服从组织安排就好了。2546

    x***** . .手打更 新0更z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