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校庆(五)
    ,!

    校庆在九班并不期待中到来了,从初三开始表演。

    洛浅浅扯着身上在校服下面的汉服,一脸的纠结,谁知道文艺委员夏琪能做到这一步?又有谁知道夏琪竟然是歌剧院院长的女儿?最不缺的就是服装道具?

    不过看着夏琪和裴宇昊还有假发的份上,洛浅浅还是忍下了抱怨的话。

    “浅浅你能看到吗?”坐在礼堂后面的初一学生尽管位置高一点但还是会被前面的人挡住一些,尤其是洛浅浅前面的是七班比较高的一个男生。

    “没事,你赶紧回忆一下台词吧,一会别忘了。”看着李兴奋地看着节目,洛浅浅轻笑了两声。本次诗朗诵也不是全班参加的,选了一共二十四个人,包括串词的裴宇昊和夏琪。

    “才不会,那个初三的男生长得真好看,提琴也帅。”李看着舞台满脸的崇拜。

    洛浅浅沉吟片刻:“你现在看的的男主角拉提琴?”

    “不。”李摇了摇头:“是上一本。”

    洛浅浅暗道,果然是这样。

    “浅浅,我有点紧张啊。”坐在最边上的夏琪还要时不时摸摸自己的头发,一脸担心的道。

    洛浅浅翻了个白眼,懒洋洋的道:“来,跟我学,放松,放轻松,深呼吸,呼、吸,呼、吸,呼、吸、吸、吸。。。”

    “咳咳咳。。。”夏琪突然猛烈地咳嗽了起来。

    洛浅浅赶紧拍了拍夏琪的后背,一脸无辜的到:“我没想到你真的会按照我的来做啊,你别生气啊,我听你在手心上写三个人字,然后放在嘴边做吞咽的动作就不紧张了。”

    夏琪略显委屈的摸了摸头发,然后在手上写了三个人,嘴上还着:“三个人不就是‘众’吗?”

    “你是啥就是啥,你不生气就行。”洛浅浅本来感觉夏琪是孙萱的同桌,肯定听了不少她的坏话,所以对她没什么好感,也就不想用热脸贴冷屁股,根本没想过夏琪是这样的性格。

    “我生什么气啊,你跟耗的一样,果然是个有意思的孩。”夏琪扑哧一笑,周身的紧张感散去了不少,洛浅浅才放下心。

    “耗是谁?裴宇昊?”洛浅浅轻声问道,看着周围嘻嘻哈哈的同学们一脸的沧桑感。

    “对呀,怕你发挥不好,这次选人的时候,耗特意没选王伟还有孙萱。”夏琪想了想又道:“我跟孙萱是普通的同学关系,没你想的那么好,我跟耗他们感情好一点。”

    “跟我这个干吗?”洛浅浅有点惊讶,她想什么又不会表露在脸上,夏琪这个干什么。

    夏琪眨着眼:“你平时也不跟我话不就是因为这个吗?耗你这个人心眼,不解释清楚就会一直记着。”

    “我是挺心眼的,所以裴宇昊完蛋了。”洛浅浅略带算计的眼神看向旁边那排的裴宇昊。裴宇昊感觉身上一凉,暗叹礼堂冷气太足,也没太在意。

    “我挺喜欢你的,我们做朋友吧。”夏琪接着道。

    洛浅浅一惊:“呃呃呃?”

    “长得也符合我眼缘,成绩也好,性格也不错,也不容易被欺负。”夏琪看着洛浅浅的眼神,扳着手指头数着想做朋友的原因。

    洛浅浅嘴角一抽:“我以为我们已经是朋友了。”虽然是客套话。

    “走啦,都到五班了,十班的人都去准备了。”裴宇昊看着聊得正开心的几人,笑着打断。

    “我们也没有什么道具,不着急。”夏琪轻笑,就是走位和伴奏的问题,上午在教室已经演练了几遍应该没问题的。作为三个年级唯一的诗朗诵节目,九班全体都不是特别的在乎,包括班长和文艺委员本尊。

    “到六班了,去后台吧,我们把校服放在座位上吧,别一会在后台弄混了。”洛浅浅看着节目单道。

    “也是,我也没写名字,不过你的肯定不会弄混。”李看着洛浅浅偷笑:“没有穿这么号的。”

    洛浅浅一脸黑线看着班长召集其他表演的人上台。

    “下面请欣赏初一九班带来的诗朗诵道。

    站在合唱台上的22名同学,第一排是一袭白裙的女生,最后一排是青衫的男生。中间一排站着穿着五颜六色襦裙的英文六人组,被完全藏在第二排看不到衣服。

    裴宇昊:“琉璃月色,可有;淡淡酒香,可无.百余年前,东坡居士在琉璃月色下赏月怀古,创作了流传千古的《水调歌头》。”

    艳丽的红色襦裙在夏琪身上略显几分妖娆,黑色的长衫在裴宇昊身上更显挺拔。

    夏琪:“《水调歌头》,尝尽了月下薄酌的无奈;《水调歌头》,更写尽了月下无限的曼妙与玄机。”

    裴宇昊、夏琪:“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让我们沿着文人东坡的足迹,开始我们今天的《水调歌头》。”

    初一九班全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六人随着最后一句慢慢从第二排走出来,各色的儒杉襦裙晃花了微笑的裴宇昊和夏琪的脸。

    李:“brightmoon,whendidyouappear?liftingmywine,iquestionthedarknightsky.tonightinthepadhallsofheavenwhatyearisit,iwonder?”

    沈妍:“iwouldliketoridethewind,makemyhethere.onlyihideinajaderoofabeautifulmansion.asicouldhecoldofhighaltitudes.”

    洛浅浅:“soiriseanddandpyinyourpurebeams,thishumanworld—hoarewithyours?”

    韩磊:“cirgredchambers,lowiaineddoor,youshihesleepless.surelyyoubearusnoillwill—whythenmustyoubesoroundattimeswhenwehumaed!”

    李天赐:“peoplehavetheirgriefsandjoys,theirtothernessandseparation.themoonhasitsdarkaimes,itswaxingsandwarnings.”

    裴宇天:“situationsareneveridealsingago.ionlyhopewetwomayhavelonglonglives.sothatwemaysharethemooyeventhoughweareathreehundredmilesapart.”

    初一九班全体:“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等下了场,修闲一脸感动地看着班上的同学:“好啊,你们做得很好。”

    “老师,我们先撤了。”看着班主任热泪盈眶的模样,裴宇昊最为班长很负责任的,因为要去把头发和衣服换掉,穿着很别扭。

    看着班级里同学离开,后台负责老师一脸羡慕的看着修闲:“就你们班有这个能力出这样的服装啊。”

    “那是,不看看我们班都是什么人。”修闲一脸的得意,本来是没抱希望,就连练习也都是他在办公室备课,班长自己看着练习的。

    “瞅瞅你嘚瑟的,这是你学生好跟你有啥关系都没上到一个月的课。”

    修闲得意洋洋的回了老师的位置。

    “浅浅,你怎么还是平的。。。”李看着一起在卫生间换衣服的洛浅浅一脸惊讶的问道。

    “老对(同桌的意思),我才九岁,牙都没换完,你还想咋的?还想上天啊?”洛浅浅看着李已经高高鼓起的胸部,并不羡慕,家里基因好,虽然发育晚点。

    “我跟你我们班很多人都来那个了。”李神秘兮兮的到。

    “你别教坏孩了。”夏琪赶紧制止了李继续道。

    李赶紧:“这是正常的生理卫生教育好吗?只有来那个了才能怀孕生孩。”

    “。。。我很期待你来。”洛浅浅看着李半晌才道。

    “那是成熟的标志,你们那都是什么眼神?”李脱下了衣服,挺了挺胸衣,洛浅浅看着完全没有必要穿背心的自己平坦的胸前,突然感觉有点羞涩,赶紧套上了夏季校服。

    “你快了。”沈妍换下衣服,又是颇具规模的弧度。

    “就你的改的最麻烦。”夏琪拿着洛浅浅的衣服,给洛浅浅看缝进去的一大截裙摆。

    “怪我咯。”洛浅浅一摊手。21046

    x***** . .手打更 新0更z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