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徐天逸即将离开
    ,!

    “白一弦,你怎么在这里?柱要转学过来?”中午时间,洛浅浅去办公室找修闲了解情况,还没进办公室,就看见白一弦从办公室出来。

    白一弦摸摸头:“我是帮别人来的,你午休了?”

    “嗯,我们班老师在吗?”然后又:“算了你也不认识,我去问问怎么处理的,我同桌一上午都没话了。”

    “不用去了,我就是来给你同桌办转学的。”白一弦看着洛浅浅变得难以置信的表情,苦笑,看来徐天逸肯定不能再待下去了。九岁的孩都要防备着了,早恋真可怕。

    “为什么?老师让他退学?他要去哪里?为什么他走不是别人走,他又没做错,是看我挨打了才帮我的。”洛浅浅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竹筒倒豆一般把事情都告诉了白一弦。

    白一弦已经知道了情书的事,如今听了这么多当事人的话,也是气不打一处来。在办公室徐天逸半点也没有提到这事跟洛浅浅有关,只是情书上的署名做不了假,他告诉了电话那端的人,那头的人就让他把徐天逸转回京都,别留在洛浅浅身边了。

    “他是,家里有事,让他回去的。”白一弦不知道怎么解释徐天逸转学的事情,只能如是道。

    “那干嘛要转过来?”洛浅浅冷哼:“就转一个月,交换生吗?徐天逸都住院了也没看他家里关心过,现在有事就让他回去,当他是什么啊?苦力啊?”听了白一弦的话,洛浅浅对素未谋面的徐家更是厌恶。

    “住院?”白一弦皱着眉,这事他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事?”

    “浅浅。”徐天逸看着洛浅浅跟白一弦话,赶紧走上前:“我不是了没事吗?你来办公室干什么?”

    “徐天逸,你要转学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洛浅浅看着徐天逸,眼泪瞬间滑落,瞪着徐天逸的眼神里满是委屈,眨一下眼睛就有一颗豆大的眼泪滑落。

    徐天逸皱着眉叹了一口气:“告诉你干嘛,你没事就好了,脸还疼吗?”

    “徐天逸,你什么时候住院的?”白一弦皱着眉看着徐天逸。

    徐天逸一愣,看向了啪嗒啪嗒掉眼泪的洛浅浅,掏出纸巾擦干了洛浅浅脸上的泪痕:“前几天的事,没什么大事。”

    “徐天逸,你别走,我又没跟你争第一。”洛浅浅委屈的掉着眼泪,徐天逸越擦越多。

    徐天逸看着洛浅浅的模样,轻轻揉了揉洛浅浅的脑袋:“我是家里有事,你乖乖的跟我考一个大学,我们还能见面的呀,你放假我们也能见到。”

    洛浅浅哽咽的问道:“那你什么时候走?”

    “周末。”白一弦在一边轻声道。

    “白一弦你个坏蛋,以后再也不许你找我哥给柱补习了!”洛浅浅擦着眼泪恨恨的到。

    白一弦苦笑,这跟他有什么关系,他就是个奉命行事的有钱的打工仔而已。

    “浅浅,我相信你,相信你能考上我想去的大学。”徐天逸轻轻笑了笑,把洛浅浅揽入怀中。

    洛浅浅抱着徐天逸的腰大哭,把鼻涕眼泪蹭了他一身。

    “不哭哈,等下次见面我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徐天逸摸着洛浅浅柔软的头发,轻声道。这是他第一次拥抱不是***人,感觉软软的,就像棉花糖。

    “你就会做方便面。。。”洛浅浅闷闷的声音从徐天逸怀里传来。

    徐天逸苦笑:“我可以学啊,我可是你的大神,怎么会有弱项。”洋洋得意的语气,让洛浅浅忍不住失笑,推开徐天逸,看着徐天逸胸前的一大片湿润脸上一红。

    “我不帮你洗,是你自己抱我的。”着脑袋拧向了另一边,不去看那块湿润。

    温暖柔软的洛浅浅离开了他的怀抱,徐天逸感觉周围突然变冷了,笑着:“是,我自己抱的。”

    “徐天逸,我会好好学习的。”洛浅浅看向徐天逸的眼睛澄澈没有杂质,徐天逸感觉自己要陷进这一双眼睛里。

    他轻轻点了点头:“我知道,我相信你。”嘴边的弧度没有受脸上的伤的影响,还是深深地留在了洛浅浅的脑海里。

    “这几天住我家吧。”洛浅浅笑着,看到白一弦震惊的眼神补充道:“跟我哥一个房间,我哥肯定也不舍得你离开。”

    看到白一弦询问的眼神,徐天逸莫名感觉心情很好,点点头:“好。”

    白一弦看到两人这个模样是十分的想打电话报告啊,只是电话那头的人在执行任务,已经关了手机。

    “那我先走了,有什么事你们给我打电话。”白一弦落荒而逃,再继续看下去,祖宗的事都不知道要不要跟那位大祖宗报告了,不看他就不知道,左右也不过那么几天,洛书帆也在,想来不会发生什么。

    “喂。”洛浅浅看着徐天逸,眼睛里满是不舍:“你不是怕我超过你拿了第一名你才走的吧?”

    怎么可能啊,徐天逸好笑的摇摇头。不过想来让他转学跟情书这件事是扯不开的关系:“大概是怕我把你拐走吧。”他轻声道。

    洛浅浅没有错过他的低声喃喃,一愣,没话了。

    放学以后,跟着徐天逸到了他住的地方收拾几件衣服:“徐天逸,这房是白一弦的吧?”洛浅浅不是笨蛋,想着来办手续的人是白一弦之后就想明白了,只是没想到的是,安排徐天逸过来的不是徐家而是自家叔,把人叫走的亦然。

    “哥,徐天逸下周转学,这个礼拜先跟你睡,你有什么问题赶紧问,过了这么村就没这个店了。”洛浅浅一回家就大声喊着,然而洛书帆还在学校没到放学时间,回应她的只有透过没关严的窗户吹进家里的微风。

    “你饿吗?我去找玉看看做点吃的,你先坐哦。”洛浅浅把书包递给徐天逸就风风火火的下楼了,然而敲了半天的门,何闻玉也没有回应:“真是奇怪了,一个两个都不在家,出去吃饭了?居然不带我?”

    徐天逸看着鞋柜里那双粉色的绒毛兔拖鞋,嘴角一抽,果然还是个孩,就喜欢这样的东西。

    “哦哦哦,忘了给你拿拖鞋了,等我下。”洛浅浅回到家里的时候就看见徐天逸对着鞋柜发呆,赶紧拿出了拖鞋,拿出的自然是洛书帆的,反正他平时在家能不穿就不穿的。

    看着正常了好几个层次的拖鞋,徐天逸舒了一口气,然后就看见洛浅浅拿出了一双很正常的拖鞋,穿上了。

    看着徐天逸怪异的眼神,洛浅浅顺着眼神看到了粉色的兔,急忙解释道:“这是我妈店里的新品,我没穿过,这是冬天的现在没那么冷。”

    “玉不在家?”看着洛浅浅身后没有人,徐天逸微微挑眉。最近都在一起吃饭,徐天逸跟洛书帆何闻玉都已经十分熟悉了,自然也是听了洛浅浅的渣厨艺。

    “可能是值日吧,要不就是临时有事,没事的。”洛浅浅摆摆手,但是想着何闻玉平时根本没有这样的时候还是有些担心。

    “那我们现在干嘛?”徐天逸跟洛浅浅两人的作业都在学校就搞定了,回家的书包里背的东西根本就没有多少,只不过临时装上了衣服还有几本徐天逸晚上看的书才沉了许多。

    “你看电视吗?”洛浅浅眨眨眼,真没遇到过单独跟徐天逸在一起的时候,之前那也是生病才去照顾的。

    徐天逸感觉自己脑袋上滑下了三根黑线,摇了摇头:“你饿了吗?我给你做点吃的?”

    “我不吃泡面。”洛浅浅赶紧道。房间里瞬间陷入了尴尬。

    “你要做我的练习册吗?”徐天逸想了想把书包里的练习册掏了出来,洛浅浅眼前一亮,因为根本看不懂。

    “大神,别把你的水平跟我比好吗?我就是一个渣渣,战斗力只有五,你这种战力上十万的就别在我面前刷存在感了好吗?”洛浅浅嘟着嘴,接过练习册,别做题了,看都看不明白,压根不是前世学过的东西。

    你的同学会哭的。徐天逸听着洛浅浅的形容心里不觉有点好笑,这孩比他想的有意思多了。

    x***** . .手打更 新0更z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