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老子用钱砸死你
    ,

    “找我要钱算你找对了。”白一柱冷笑:“今天你儿请的车队还没给钱,你先结了再打我”

    一旁的男一愣把老太太拽到一边,白一柱松了手,在衣服上蹭了蹭:“妈,那头车可贵了,怕是不少钱呢。”

    老太太一听,态度软了:“你要钱找我儿要去,但是这女表给你的,你必须还给我!”

    “呵呵,等着。”白一柱拿出了手机,打了个电话,让对面现在立刻去银行,然后发了一条信息,让人把钱全都换成一块一毛的,用麻袋装过来:“等着吧,一会就来了。”完拉着洛浅浅坐下。

    “你个女表,算你运气好!起来让我们坐,不知道尊重长辈吗”一听钱在路上了,老太太的心情格外的好,看着一共四个座位,两人已经占了两个,自己这面有三个人,自然而然的命令洛浅浅道。

    “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白一柱冷笑:“浅浅妈妈结婚的时候,你们提出的要求就是不要这两个孩,现在凭什么用长辈的身份自居”

    白一柱白一弦对于洛家兄妹的事情可谓是了如指掌。

    “果然是奸夫,连这都知道。”后面的中年女人轻哼道。

    “哦你再一句让我听听”白一弦捏了捏拳头,拳头嘎嘣嘎嘣的作响,比中年男人高了一个半头,还有着肌肉的白一柱对于三人来就像泰山一样,不敢反驳,只能在心里嘀咕嘀咕。

    “哥。”洛浅浅看到洛书帆走了过来,顿时委屈了,眼泪哗啦啦的就流了出来。

    洛书帆是被白一柱发的短信叫回来的。

    “不哭不哭,浅浅乖。”洛书帆把妹妹的头埋在胸口,拍了拍后背,心疼的看着妹妹脸上的红痕,目光阴冷的看着三人。

    “看什么看一对贱人。”男人在洛书帆的目光下有点瑟缩的到。

    “哦”洛书帆轻笑:“继续继续,我们是有礼貌的孩,不可与夏虫语冰的道理我们懂得,你们也快没那啥了,我们得让这点,浅浅乖,狗咬你,你不能咬狗,大不了哥哥给你买十斤鸡蛋,一个敷脸,其他的打狗。”可惜白一柱不让他报警或者找家里,不然一个电话就把他们吓退了。

    洛浅浅莞尔一笑。

    “书帆,怎么能这么话呢”白一柱接着道,人走到了洛书帆身边跟无赖三人组对立着站着:“狗咬你你不能咬狗,但是可以杀狗吃狗肉啊,虽然老了点馊了点。”

    “别侮辱狗。”洛浅浅低声接了一句。

    “对对对,狗还是很可爱的。”洛书帆想到妹妹喜欢狗的模样赶紧点点头:“一会去医生那儿看看,开点最贵的药,反正会有人报销医药费的。”着冷哼了一声看着无赖三人组。

    “哥,你可别,我听最贵的好几万呢,还淡化细纹多开点还能送人呢。”洛浅浅信口胡诌。

    但是想到了以后安兰的处境,又有些后悔刚才的嘴快。

    “老大,钱拿来了。”远处一个块头很大人扛着麻袋跑了过来。

    白一柱脸上出现了一丝笑意,点点头:“辛苦了。”然后拎起麻袋丢给中年男人:“不是来要钱吗老用钱砸死你,让你欺负我家浅浅。”一松手麻袋砸在中年男人的身上,中年男人直接抱着麻袋摔倒在地上一脸的懵。

    老太太赶紧把麻袋放到一边,把中年男人扶了起来,然后一脸财迷的打开麻袋。看着麻袋里的一沓一沓的一块一毛钱脸都绿了:“这算什么”

    “钱啊你不认识”白一柱轻笑:“你要是不喜欢可以换成硬币,那就肯定可以砸死了。”着脸上的表情变得冷硬。

    “拿了钱赶紧滚,别以为天大地大没人能治你们了。”白一柱拿出手机翻了翻:“林嘉宝,华亭学四年级,十三岁,身高150厘米,体重170斤,血型a,老师金岳,校长樊荣,同桌孟宇,家住在。。。”

    老太太蒙了,一脸的紧张:“你想做什么”身后的中年夫妻也是十分的紧张,紧紧的盯着白一柱。

    “我想告诉你,在这里,没你们话的地方,再动一下洛浅浅,我就十倍百倍还在你们家孩身上!安阿姨受一点委屈,你们家儿也别想好过!搬家可以,只要出了这座城市我们就找不到了,但是记得别跟人联系,不然不准又被我们知道了。”完,在三人面前晃了晃手机:“我一点也不怕你们报警,但是你们现在却怕我们打电话。”

    “柱帅气!柱威武!”洛浅浅举着手低声欢呼。

    “低调低调。”白一柱冲着洛浅浅轻笑,他不惊讶洛浅浅见过这样的他也不会跟他生分,洛书帆更是不会跟他生分,这是友谊。

    “你动我孙我就要你的命!”老太太还是不服输,但是语气明显软了,明显已经怕了。

    白一弦呲着呀:“你动他们,让他们受了委屈。”指了指洛书帆洛浅浅,接着:“甚至让安阿姨受了委屈,那我可不敢保证那个死胖会怎么样,哦对了,林嘉佑作为这两位的哥哥,会做什么我就不知道了。”眯着眼笑的一派祥和。

    “病房门开了。”洛浅浅突然道,三个人转身离开了位置到了门口,却惊讶的发现动了刀的人居然是坐着轮椅出来的。

    “哥,你怎么。。。”白一柱看着披上了外套的哥哥腹部胳膊都包上了厚厚的绷带。

    “走走走出院,妈的,气死老了,吃饭都成问题了,老非好好修理那!”白一弦知道伤了胃更是阴郁了。

    “我去开药,哥你解决他们。”指了指无赖三人组洛浅浅转身就走。

    “解决个屁,还动手了,打出去,除了是老负责,不就是钱吗”白一弦正好心情不好,看着洛浅浅脸上的红肿自然是明白了大概:“给老用钱把人砸死!”

    “消停点,心伤口。”洛浅浅丢下这句话彻底消失在了走廊上。

    \n.+? .pi.手*s打更s新s更 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