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这个生日过的甚是惊悚(后篇)
    ,

    然而并没有算完,中午在饭店吃了饭,收了礼物之后,洛浅浅并没有能回家,而是在路边等着白一柱来接,告别了诸位伙伴,洛浅浅赶到约定地点。

    “柱,今天怎么穿的这么正式”洛浅浅看着白一柱惊奇地问道。

    “你不是今天的主角吗上午好玩吗”白一柱轻笑。

    “还好吧,除了开始有点吓人。”洛浅浅点点头:“只要吃得开心我就开心,不过我想我有几天会不喜欢红色的食物。”

    “没事,米饭是白的。”白一柱停下车,是那天的别墅:“哥在家等你。”

    和白一柱也不用客气,洛浅浅看着白一柱去停车,就自己推开了门,一进门就皱起了鼻,有血腥味。皱着眉四处打量。目瞪口呆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白一弦的背影,身上的衬衫都染得血红,低着头,没有声响。

    “怎么回事”洛浅浅急忙上前,绕过沙发走到白一弦正面,却发现白一弦垂在下面的手拎着一只还在淌血的鸡,另一只手里拿着一把刀,记得下面还有一个盆,此时的他正闭着眼,脸上都是血。

    “浅浅这鸡太难杀了,你帮我拿一条毛巾来,血进眼睛了。”白一弦听着是熟悉的脚步声便没有动作,只是略略抬起头。

    “你真行。”洛浅浅赶紧去拿了毛巾,看着血迹还以为白一弦怎么了呢,结果是杀鸡,还折腾得到处都是血:“刀给我,那尸体你扔盆里吧,眼睛我可不敢给你擦。”

    “我的天,这是怎么了哥,你咋了”白一柱一进房间也是傻眼了,不过表情显的很浮夸,看着已经没有温度的鸡尸,嘴角一抽:“我亲爱的哥哥,你到现在只会做方便面,而且还只是倒开水煮的那一种,你杀了鸡想怎么做”

    “炖汤。”白一弦用毛巾蹭了蹭脸,拿着毛巾进了卫生间,洛浅浅戳了戳地上断脖的鸡尸,表情微变,鸡的尸体是冷的可是看着白一弦脸上还在滑落的甚至鸡身上还在低落的血明明是新鲜的。

    “浅浅,你会做吗”白一柱看着洛浅浅有些怪异的表情,转移话题道。

    “在我家,我是禁止做菜的。”洛浅浅一摊手,站了起来:“给我哥打个电话,我感觉他肯定会。不过处理鸡毛什么的就不知道了。”

    “书帆在路上了,过一会才能来。”白一柱点点头,有点心虚的别过头。真不知道这些人都怎么想的,别人过生日都是公主,什么气球花朵布娃娃那种温馨快乐的冒着粉红色泡泡的场景,到了洛浅浅这儿,却是血色浪漫。

    洛浅浅感觉有点怪,也没多想,在她的印象里,白家兄弟是自己人,是可靠的。

    “你家医药箱在哪儿我看你哥绷带似乎也染上血了,一会我帮忙给换换吧看着房也不是没钱怎么不请个人来照顾”洛浅浅看着白一柱指向的方向,去柜上翻找医药箱了。

    白一柱暗叹,要不要这么按照剧情走啊,他都没话,没开口呢。

    “这不是怕有人图谋不轨吗我哥以前做什么的你也不是不知道,要是有个好歹,我可怎么向老白家的祖宗交代啊。”

    “停,你戏太过。”洛浅浅撇撇嘴:“人家别的老大不都一堆肝脑涂地以命相护的弟吗你哥这老大太失败了。”

    “现在那样忠义的人有几个屈指可数好吗有钱就能收买的,你给钱了,别人给的更多就走了,现在的人都是这么现实的。”白一柱暗自摇头:“你这电视剧看了太多,以后得让你哥把你的电视给戒了,太可怕了。”

    “我可记得你也是一个的老大还是不会被出卖的那种哦。”洛浅浅撇撇嘴,时候的事他记得很清楚好吗

    “最义气的就是什么也不懂的学生了,进了社会就不会了,那时候我也还,低调低调。”白一柱摆摆手,一脸谦虚的模样。

    “我没有在夸你。”洛浅浅撇撇嘴:“你会不会我哥有一天看上一个姑娘,然后在一起了,然后发现那个姑娘是什么大家族的,然后又冒出来一个未婚夫,把两个人拆散然后就你是风儿我是沙了。”

    “洛书帆看上姑娘还有未婚夫你看多了吧你,大家族的不上贵族学校上什么一般学校,而且高中的大家族一般都出去留学了,去海外深造,那里有可能发生”白一柱嗤之以鼻,看着白一弦出来,急忙一脸嘲笑的道:“哥我跟你。。。”然后就把刚才洛浅浅的设想添油加醋的了出去。

    “你一边去,心我告诉我哥揍你。”洛浅浅回了会丝毫没有威慑力的拳头,看着白一弦丝毫没有压力的自己走出卫生间,后知后觉惊奇地道:“白大哥恢复的真好啊,这才两天就能走了,完全不像做了手术的样。快坐下,我帮忙换绷带。”

    “是吗”白一弦打了个哈哈:“不用换了吧也没脏。。。”然后就发现,是没什么血迹就是露在外面的部分上面黏了几根鸡毛。

    洛浅浅翻着大白眼,直接上手吧白一弦的衬衫上面的扣解开,下面的本来就是开着的,露出半截绷带,丝毫没有不好意思,解开之后看着白一弦的上半身还点点头:“不错不错,皮肤颜色挺好看,还有肌肉,也没像柱那么发达像个傻大个,这就叫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啊,不错不错,得让我哥学学。”

    比白一弦已经高出了半个头的白一柱一脸的不满:“什么叫傻大个哥哥这叫健壮,健康,这是力量的象征。”着掳起了短t的袖,秀起了手臂上的肌肉。

    “是是是,您老最健壮,一边去别挡光。”洛浅浅毫不客气的道。

    然后直接在没动刀的一边用剪刀吧绷带剪开,然后手里拿着酒精棉拆下绷带,看着白一弦的腹部眉心却跳了跳,用酒精胡乱擦了擦,就胡乱的缠上了绷带。

    放好医药箱,借口上厕所跑到卫生间,洛浅浅靠在卫生间的大门上,急促的喘着气,怎么会这样明明周五才做的手术还缝了针,怎么会才周日就连红痕也看不见了仅仅才三天,这恢复能力太惊人了吧这是不可能的,就算是摔伤撞青也得一周才能好,怎么会连个伤口都看不见

    “书帆你才来,赶紧炖汤去。。。浅浅在卫生间呢。。。嘉佑你先坐。。。喝什么”听着白一柱的声音,洛浅浅一愣,是哥哥跟林嘉佑到了可是白一弦。。。

    想到那平整的腹部,还有那浑然一体的麦色皮肤,不像是做假的啊。

    “浅浅干嘛呢快出来,我要上厕所。”给洛书帆使了个眼色,白一柱敲了敲门。

    洛浅浅一愣,冲了马桶又把手洗了才出门:“你便秘三天总算有感觉了这么急。”表面上看不出任何异常。白一柱愣了愣,很快反应过来,一脸倾佩的道:“哇塞,这你都猜出来了。”

    白一柱进了卫生间以后,洛书帆也进了厨房,洛浅浅盯着白一弦看了半晌,莫名其妙的冒出来一句:“你是哪个星球来的”

    林嘉佑一愣,看着白一弦的表情,别过脸装作听不到。

    洛浅浅这才看到林嘉佑在一边,急忙补充道:“我是来自月球的仙女,你呢”

    “我是来自星云。”白一弦很正经地回答道。

    “噗。”林嘉佑憋不住,站了起来:“我这个地球人去给书帆帮帮忙。”

    洛浅浅听到根本没听过的星球就信以为真,靠近白一弦身边,手里举着刚才在卫生间顺手拿来当武器的吹风机:“你来地球有什么目的”

    白一弦傻眼了,这孩没看过凹凸曼这么有名的动画片吗

    洛浅浅一脸的防备,而卫生间开了一道门缝的白一柱,和厨房探着头的洛书帆林嘉佑都笑的不行了,这孩太好玩了。

    “真的白一弦被你吃掉了还是这个人物本来就是假的”洛浅浅完全没注意注视着她的三双眼睛。

    然而脚下被绊了一下,看向脚下东西的时候却发现,白一弦穿着五分裤,脑中灵光一现。然后很快注意到了厨房露出的头发和卫生间半掩的门,嘴角一抽,这些人真是无聊,但还是一脸正经的继续道:“我肉少不好吃,白一柱肉多,还是瘦肉,不管是红烧还是清蒸肯定都好吃,不过我最推荐的还是烧烤。”

    “他是我的弟,怎么会吃他我看你不错。”白一弦站起身,舔了舔嘴唇。

    “哥,快跑呀,白一弦是大怪兽”洛浅浅跑到门口才停下脚步,好笑的看着四人:“好玩吗要不我跑出去先”

    洛书帆尴尬的挠挠头,明显这是被发现了。站了出来,看着妹妹一脸的不好意思,作为亲哥跟别人联合吓唬自己妹妹玩这种事他可不出口。

    洛浅浅看着一脸惊讶的白一弦,指了指他的腿,白白嫩嫩:“没见过你光膀,可你的腿白白嫩嫩,而腹部却跟手臂一个颜色,这不是很奇怪吗都是不露在外面的部位,颜色却有差异”

    “我才发现,你怎么穿的短裤”白一柱出来打量了一番确实有点不对。

    白一弦叹气,伸手到后背,拉下了拉链,把那层麦色的皮肤脱掉,露出颜色稍浅一些的皮肤,伤口贴着大号的创口贴,在外面看不出来:“这不是运动裤穿着方便吗。”

    “你们无聊不还想我有什么反应”洛浅浅翻了个白眼。

    “真没意思,赶紧给我包上,这玩意太闷了。”白一弦伸手揭掉了大号创口贴一脸的嫌弃。

    \n.+? .pi.手*s打更s新s更 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