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叫祖宗都不好使
    ,

    来在洛书帆的帮助下,好歹是没用万海楼外送饭菜,四人吃的很开心,白一柱带回来了一个巧克力蛋糕,装饰都是没有一丝红色的,洛浅浅吃的很愉快。

    “你脑吃起来是不是就是这个质感”白一柱看着都吃得差不多了,把最后一口蛋糕塞进嘴里问道。

    洛浅浅脸色一白,看着手里还剩下的半块蛋糕想要打人。

    “你能不能别恶心了非让浅浅一个礼拜吃不进去东西你就开心了”洛书帆直接把手里的蛋糕怼在白一柱的脸上:“你怎么不这颜色像屎”

    “哥,你够了。”洛浅浅也吃不下去了,把手里的蛋糕放下,嫌弃的看着洛书帆:“看着这个颜色,你肠胃不太好啊。”

    “哥,那边动了。”白一柱拿出了手机看了两眼之后道。

    “哎,我身体都这样了还得出去。”白一弦叹了口气,拔掉了手臂上的输液管:“你们这些混蛋,等我恢复了的,我去吃一头牛。”

    “翻滚的牛宝宝”洛浅浅翻了个白眼插嘴道。明明就是想去报仇,偏偏着这么委屈,她一个十岁的什么呢。

    “啥玩意我能吃一头成年的牛。”白一弦看着桌上的食物恨恨的到。

    “她是滚犊。”洛书帆很是好心的帮妹妹翻译了一下。

    “还变形的牛宝宝、没长好的牛宝宝呢,一天到晚哪来那么些词”白一弦摇摇头,打开了房门,一溜烟的走到车面前坐进了副驾驶。

    “柱锁门,柱开车,柱记得带钥匙。”洛浅浅最后走出门,叮嘱道。

    “不会让你开车,赶紧上车吧。”洛书帆拽着妹妹上了车。

    白一柱开车,白一弦副驾驶,后面两侧车门是林嘉佑和洛书帆,洛浅浅夹在林嘉佑和洛书帆中间。

    突然,白一柱脸色一黑:“有人在跟着我们。”洛浅浅下意识回头,看到的都是很正常的车,哪辆也没有跟踪的意思。

    “别回头。”洛书帆拽住妹妹,固定在座位上,也是一脸的紧张。

    “没事,是我们的人。”白一弦看了看手机,笑着拍了拍白一柱的肩膀:“你也太紧张了一点吧这可一点也不像平常的你。”

    白一柱翻着大白眼:“我只有人在跟着我们,别的了吗”着扔了一支棒棒糖给洛书帆:“别吓唬浅浅,人还是个孩。”

    洛书帆熟练的把糖纸剥掉,把糖塞进妹妹的嘴里:“谁家哥哥没事干带妹妹来看这种事我在认识你们以前可是个居家好哥哥。”着翻了个大白眼,冲着白一柱冷哼。

    “啧啧。”白一柱倒是没有反驳,确实不会有这么闲的蛋疼的哥哥,不过好哥哥他是不反驳,相对于自家这个啥事也不管就给钱的哥哥而言,这是个好哥哥。

    林嘉佑在一边摸了摸鼻:“严格意义上来,我也是浅浅的哥哥。”

    “所以嘉佑哥哥还打算带我再看这样的事”洛浅浅把酸奶味的棒棒糖一口咬碎,眼光不善的看着林嘉佑。

    “没有,没有。”林嘉佑连连摆手,一脸苦笑,他只是回答洛书帆那句谁家哥哥没事带妹妹来看这种事,不过仔细的想一想都是洛浅浅的哥哥:“浅浅,你大概上辈毁灭了地球,才会有这样的哥哥们。”

    洛浅浅嘴角一抽,别过了脸,这么多么清奇的脑回路。不过在洛浅浅的眼里,她是拯救了世界才有这样的幸运重来一次。还遇见了这些朋友,还让妈妈找到了幸福,这在上辈只能是奢望的事情。

    “所以你是毁灭世界的源头。”白一柱插嘴道,回过头带着笑意:“帆帆把浅浅照顾得挺好的,你一来才发生了这种事,嗯,所以怪你。”

    “老实开车。”白一弦狠狠地拍了弟弟的头:“就你这个技术出啥事都没处理还敢分心。”

    白一柱不敢反驳了,正视前方老实开车,低声嘀咕道:“这技术也是你教的。”

    “这个方向。。。”洛浅浅一愣,这个方向有点熟啊,尤其是往后看,瞬间反应过来,这是被绑架那次在路上扔纸条的路线,看着白一弦似笑非笑:“有点熟啊。”

    “这边有个温泉村,等你们周末了带你们来玩玩。”白一弦面不改色的转移话题。在车里唯一知道一点的只有白一柱,他可不敢拆自己老哥的短。

    “听寿司跟温泉更配哦。”洛浅浅笑眯眯的补充道。

    “万海楼也有也没看你要吃。”白一弦低声道,然后看到后视镜里的洛浅浅笑眯眯的,急忙道:“没问题,还有什么刺身都来都来,管饱。”

    “这都到郊区了,这面都是树林,谁选的地方啊,万一有蛇怎么办”看着外面在风的吹拂下晃动的半人高的杂草,林嘉佑摇摇头:“个进去岂不是连人都看不到了”

    “谁呢”

    “当然是浅。。。”林嘉佑猛地反应过来,这个声音不正是洛浅浅,急忙改口:“不就是那千年等一回,等一回啊啊的蛇精。”着还挑着兰花指唱了一句。

    “我看你是蛇精病。”洛浅浅哼了一声。车正好停下了。

    “没油了”看着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山,洛浅浅可不认为会约在这样的地方,人家电视里打架都是去对方的老窝,什么酒吧啦、ktv啦、酒店啦之类的,然后一顿弹乱飞,该死的都死了,痕迹都被弹销毁,那叫一个high,哪有约在荒郊野岭的。

    “到地方了。”白一柱翻了个白眼,指着山上的建筑:“那废弃工厂就是他们的落脚点。”

    “嘿,怎么都喜欢工厂。”洛浅浅好笑的摇摇头,看着山上隐约的灯光,看起来还有不近的一段路呢,看着白一弦面不改色自觉无趣,又道:“那还有那么远,怎么过去”

    “我们不过去。”白一弦摇摇头,指着密密麻麻的树林:“我们去那儿看戏。”

    白一柱把车开到路边的杂草里,隐藏好,才出来跟上了白一弦的步伐。

    几人刚上山,洛浅浅就注意到有几辆车顺着路开向了那间工厂。

    工厂在平坦的半山腰空地上,白一弦直接带着几人去了更高的地方,所谓是站得高看得远嘛。

    白一弦坐在树杈上,悠闲地靠着树干,在星空下有几分洒脱之感,尤其是树下的几人像饿狼一样的盯着他。

    白一柱苦笑:“哥,你这是吃独食,不讲究。”愤愤的推着树,却不能晃动树的分毫。

    “谁让你不好好锻炼怪我咯”白一弦看着下面几人羡慕嫉妒恨的眼光,心里很是受用。

    “我哥在外面练过几年,所以爬个树翻个墙都不在话下。”白一柱看着洛书帆震惊的眼神,拍拍好友的肩膀:“你练几年也能做到,据就是天天跳坑,挑水,还有水里走走梅花桩什么的,不费劲。”

    洛书帆对着白一柱翻了个白眼:“那么轻松你怎么不去”

    “我没那么骨骼惊奇啊。”白一柱煞有介事的道。

    白一弦在树上嗤笑:“就是懒,别找借口。”

    “对对对,我就是懒,您老把我带上去行不大哥,老大,大爷,大哥中的大哥,大爷中的大爷。”看着附近的树最低的能撑住他的树杈都在他的身高以上,想上去也能上,就是太费劲,有个人体电梯不用白不用。

    白一弦把洛浅浅洛书帆抱上了一棵树,把林嘉佑带上了另一棵树,懒洋洋的坐回树杈:“你家祖宗都不好使,自、己、上、来,我、不、管、你。”完看着远处已经开始热闹开来的工厂,夜深了。

    ——

    何闻玉把手上的盒放在地垫下面,看着纹丝不动的大门,她已经在门口坐了三个时了,惨然一笑:“浅浅,生日快乐。”

    \n.+? .pi.手*s打更s新s更 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