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一个苹果引发的‘血案’(上篇)
    “洛浅浅你这不讲究啊?我做出这么大的贡献你就给我一个,这丫的啥也没干就在一边看戏了,你还给他两个?你手里还有两个想做什么?拿来孝敬我就不跟你计较。”顾衍之看着手里一个圆润的苹果,再看看乔希阳在一边一脸奸笑却捧着两个苹果,一时气结。

    洛浅浅有些委屈:“我问你了啊,你就要一个,剩下的你可不能打主意,是给教官的。”至于这个教官其他的身份,就不告诉你。

    看着洛浅浅眼中闪烁着得意跑走了,乔希阳一脸的好笑:“咋了?嫉妒了?我分你一半?”自家兄弟那点心思早就看出来了,只是感觉两人气场不太合,所以就没出什么主意,在旁边冷眼旁观事态的发展。

    “边去。”顾衍之看到洛浅浅已经没了身影,才把苹果紧紧攥住,往宿舍走去,想了想,回头对乔希阳道:“你你下学期是选文还是选理?”

    乔希阳一时没跟上顾衍之的节奏,怎么着着就若干年以后的节奏了?“应该选理科,不过女生一般都选文科,不准我去文科班泡个妹什么的。”

    顾衍之翘起嘴角,信你才怪:“那你赶紧去。”

    洛浅浅这边送完顾衍之和乔希阳的苹果,就在训练场上的树下等着洛言海,坐在树旁的世界上,微微抬着头看着天上的云。

    洛言海过来的时候就是这样一幅画面:稚嫩的少女面带忧伤的看着天空,手里抱着两个圆滚滚的球状物。

    当然,面带忧伤是脑补出来的,大晚上的脸都看不清,能看到抬头就不错了,圆滚滚的东西也是因为有洛浅浅身上的白色t恤做背景才看清楚。

    “浅浅。”洛言海轻笑,是不是想念你亲爱的哥哥了?嘴上勾着一丝迷人的弧度,只可惜夜色太浓,看不清楚。

    “哥。”洛浅浅呲着呀,终于来了,在夜色里看着一口牙白的发亮。

    “怎么了?这么晚叫我?认床了?还是需要我给你讲个睡前故事?”洛言然坐在洛浅浅身边,脸上带着一丝得意,一副‘只要你了我就满足你’的表情,只可惜天太黑了,看不清楚表情。

    “没有啦。”洛浅浅把手上的苹果往洛言海怀里一放,利落的起身:“就是妈妈给我带了好多苹果,给你送两个来。没啥别的事,那我先回去啦,你早点休息啊。”完就转身离开了,洛浅浅看着周围黑漆漆一片,实在是不敢多呆,谁知道会不会突然窜出来什么牛鬼蛇神毛毛虫。

    洛言然看着妹妹跑走,不觉有些好笑,这么一看还是个孩呢:“慢点,别摔倒了。”话音刚落就看见妹妹的脚步晃了晃然后移动的更快了,看着人影进了宿舍范围,才转身离去。

    洛浅浅这边听到洛言然的话,脚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然后不自觉地加快了速度。她又不是孩怎么会摔倒?

    “浅浅你回来了。”楚慈看着洛浅浅进了寝室,赶紧拉住了她低声道:“刚才你一出去,钱雨玲也出去了,你们没撞上吧?”看起来就是对浅浅不怀好意,楚慈暗自握了握拳头,那个姐姐,真是。。。

    洛浅浅摇了摇头:“那倒没有,我送完苹果就回来了,对了,他们几个呢?”下巴一扬,看着空空如也的床铺,整个寝室居然只有楚慈和付明雪两个人在,这也太不科学了。

    “班级开会,刚才叫去别的寝室了,不知道干什么。”楚慈愣了片刻,轻声道。楚慈刚才只注意关注钱雨玲的问题,哪里想过宿舍里其他人的问题?只记得有人开会。

    “是吗?”洛浅浅点点头:“那等她们回来我们就打劫玉的存货,分蛋糕。”都知道那东西不能放着了,也没必要藏着掖着,喜欢的人分一点也无妨,至于那一位,爱去哪儿就去哪儿吧。

    “好。”楚慈笑着点点头,在床上坐着看书的付明雪也是点点头,洛浅浅却瞄到了付明雪手里意林杂志掩饰下的书花里胡哨的封面上是两个可爱的男孩,一时邪恶,轻生道:“攻德无量?”

    “万受无疆?”付明雪猛地抬头看向了洛浅浅,眼里满是激动,直接从上铺跳了下来,拉住了洛浅浅的手:“组织啊。。。”

    果然是腐女,洛浅浅抿着嘴偷笑,看来付明雪真是人不可貌相呀?

    “我算是半个,那一位才是你的组织。”着指了指身边的床铺,是何闻玉的位置,勾起了嘴角,看来日后的何闻玉又有的玩了,一时试探竟找到了又一枚腐女,意外之喜啊:“以后多多交流。”不过她没什么可交流的,毕竟只是知道还喜欢看戏,具体的还是何闻玉懂。

    “你们在什么?我要不要福如东海?”楚慈愣了片刻呆呆的到,听起来都是吉祥话,这么接应该没什么错吧。

    谁知洛浅浅跟付明雪听了这话以后竟然对视两眼开怀大笑。

    “慈,你真是好孩,太有意思了。”洛浅浅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捂着肚道。

    不过下一瞬,就像精神分裂一样拉住了楚慈:“你是不是该那个楚雨的事了?明显是在针对你。”人家也没什么,就被你们针对了好几次好吗?楚雨才是有苦没处。

    付明雪也是一愣,赶紧关上了房门,坐在一边也是一脸的担心,虽然认识才几天,却已经很在乎面前的朋友了,他是把面前的人都当做朋友了,虽然不知道不知什么时候暴露本性以后还会不会这样想。

    “也没什么。”楚慈抿了抿嘴:“那是我的妹妹,同父异母的妹妹,比我一个多月。”话里的意思,洛浅浅和付明雪都是明白的,楚爸婚内出轨。

    “然后也没什么了,继母不会给我太多脸色,毕竟还是要顾及脸面,该上的课都给我报名了,毕竟不是亲生的,可以了。”楚慈完一笑:“你们不会认为我是包吧?被人欺负到头上了也忍着?我爸还是感觉对不起我的,所以该有的我都没少,就是爸爸不在的时候能稍微不好一点。”也不过就是做做家务被呼来喝去,女能屈能伸,除此并不想从朋友的眼睛里看到同情,所以从来没有过。

    洛浅浅很认真的看着好友:“你确认仅仅是这样?那为什么楚雨要针对你?”

    “不过是爸爸带回来的礼物都是我先选,大概是嫉妒了吧。”楚慈摇摇头,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她怎么会,是因为嫉妒?嫉妒她的优秀,嫉妒她的人缘,甚至于嫉妒她的房间她的衣服,只要看到她比楚雨好的,楚雨都想毁掉,哪怕是朋友,抢不走就要毁掉。

    “不过你跟你爸爸一点也不像。”付明雪道,眼里充满着欣赏:“你是个好人。”

    楚慈略显惊讶的看着两个好友,眼神里没有任何的鄙夷,也没有同情,还有着赞赏。

    “我家慈当然是个好人,谁渣男一定会有渣孩?”洛浅浅拦住了楚慈的肩膀,她看到了刚才楚慈完之后忐忑的低下头的模样,手拦上她的肩膀,轻轻拍着安抚,嘴上却着:“往往这样的孩都是悲剧的配角,偏偏我家慈长得又美人又好,生生的变成了主角,可不是遭人嫉恨咋的。”

    “浅浅。”楚慈刚要什么,何闻玉就一把把门推开了,皱着眉,拉住了洛浅浅:“你出来。”

    “怎么了?”难得看到好友这般严肃的模样,洛浅浅皱起了眉总感觉似乎发生了什么事。

    “刚才你去操场了?遇到谁了吗?”何闻玉皱着眉,直觉告诉她刚才的传言必然是跟自己寝室有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