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6章 :楚河
    秦岭将一班开完会,就勒令晚上不许乱跑,恋爱之类的一经被抓统统记过处分。

    洛浅浅回寝室,何闻玉那边还没开完会,趴在床上,背后有些发寒,看着坐在床边的楚慈轻声问道:“你爸爸是个什么样的人?”完全不需要避讳,因为钱诗雨同学已经去陪楚雨了。

    付明雪也点了点头:“总感觉你这么聪明的女孩的父亲不应该是个傻蛋啊?”

    “傻蛋。。。”楚慈一脸黑线,要不要当着她的面这么?那她不也成了傻蛋?“我爸爸啊,或许是个对事业很认真,对家庭尽到了义务的男人吧?”如果男人的义务就是给钱的话。

    “尽到了义务就不会有楚雨。”洛浅浅一脸的不赞同却也没多什么:“我有一种感觉,或许我很快就能见到你爸爸了。”

    的没错,的却是很快。

    第二天,就见到了,还指名见她,在楚雨的病房。

    洛浅浅没有让楚慈陪着她,总感觉会有一场撕心裂肺的家庭戏,洛浅浅不想让楚慈那么美好的女孩看这些。

    病房里,楚河坐在床边看着楚雨,楚雨斜倚在枕头上半闭着眼,眼泪不停的滑落,就像不要钱一样,似乎本来也不要钱。

    “你就是洛浅浅?”楚河开口问道。声音倒是符合中年欧吉桑的沧桑,只是声音里有一点不耐,让洛浅浅对他的好感顿降,长得还算不错,不过这一点看看楚慈和楚雨就知道了,都是眉清目秀的。

    “我是。”洛浅浅点点头,面无表情,眼睛定定的看着楚河,心里纳闷,楚慈的妈妈难不成嫁人只看脸?这一双桃花眼就不像会安分的人,那薄唇就像是薄情的人,虽然衣衫整齐,还是能闻到一丝香水味,还是女士香水,没有男士香水那么清新。

    “你见了我就没什么想的吗?”一副质问的语气,洛浅浅拉下脸。

    “首先,不要听信您女儿的一面之词,请您问过教官和老师在发表这样的问话。其次,您的女儿似乎还欠我一个道歉,那种拙劣的演技,能骗得了谁?然后,什么事都有老师教官来决定,轮不到您一个家长对我来指手画脚。最后,我是因为您的另一个女儿才尊重您,若是因为床上这一位,我早就摔门走人了。”洛浅浅语气没有一丝波动的完了这些话,转身就要走。

    “呵呵,我似乎只是问你没有什么想得吗,还没别的吧?你这张嘴是什么样的家长能教育出来如此对待长辈的?”楚河微怒,还没有人敢这么不给他面!

    “长辈?把自己当成长辈,才有人把你当长辈尊敬,一开始就没把自己摆在长辈的位置上,想让人尊敬?我就问你,凭什么?”洛浅浅也怒了,敬语也不用了,转过身指着床上的楚雨:“能养出这样心机慢慢,劣迹斑斑的女儿的还能是什么好东西?就怕以后也像她的妈妈一样去当三!什么样的鸟就下什么样的蛋!”

    “啪”楚河大步走到洛浅浅面前,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洛浅浅抿了抿唇,接着道:“有你这样的父亲真是可悲,不如没有!”

    “啪”又是一巴掌,洛浅浅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余光看见楚雨带着恨意的笑,也勾起了嘴唇,侧过脸:“来来来,你继续,你打我多少,我都会加倍奉还。”眼中精芒暗涌。

    楚河又扬起手,还没落下,洛浅浅就感觉一阵风从自己身边经过,然后就看到了一道深色身影站在了自己面前挡住了那一只手臂。

    “哥?。。。徐天逸!”洛浅浅看着熟悉的脸完全傻住了,这哪里是她记忆中的徐天逸啊?身高足足有一米八,虽然精瘦,全迸发出力量,也不似以前那么白皙,反而有了健康的麦色,只是那眉眼还是那熟悉的眉眼,变的是眼神。

    “你是谁?”楚河怒了,却怎么也挣不开自己的手,床上的楚雨看着徐天逸的眉眼已经呆住了,还有这样的人?怎么之前没有注意到?是教官吗?

    “我?我是她的家人!”徐天逸空出的手摸了摸洛浅浅的头顶,眼中闪过了一丝柔色。

    “你就是那个教官?你打我试试!”楚河一听就笑了,军人不能随便动手,敢动手是要被军纪处置的。

    徐天逸勾起了唇角:“满足你!”一拳打在了楚河的鼻上,瞬间楚河的鼻血如泉涌。

    “你!”受了一击之后的楚河退了两步,看到鼻血急忙仰着头,嘴上还不忘威胁:“我会告诉你的领导!”

    徐天逸一摊手,往前走了两步:“你随意!”然后又一拳打在楚河的肚上。

    洛浅浅赶紧上前拉住:“天逸哥,好了,他也是我朋友的爸爸,不能走得太开心了,虽然我看着也特别的开心。”

    徐天逸弯了弯嘴唇,轻声道:“好。”

    然后只见洛言海走了进来,看到徐天逸也是一愣,再看看洛浅浅脸上的红痕瞬间明白了,冷着脸看向楚河:“我保留控告您故意伤害的权利。”

    楚雨看着洛言海进来,直接把被蒙住了头,不敢看四人。

    洛浅浅拿下洛言海放在她脸上冰凉的大手,看着楚河,冷声道:“我只一遍,楚雨诬陷嫁祸栽赃我哥,侮辱一个军人,这就犯了法,要负刑事责任的!”眸中暗光一闪,看着徐天逸,他也打了人,作为军人大人更是罪上一等。

    楚河朝上的脸上阴晴不定,余光看向缩在被里的女儿,就知道他们所言不虚,但是事情已经这样了,想了想,捂住鼻,正过头:“想要多少赔偿?”用钱能解决的都不是问题。

    “我还真不缺钱。”洛言海轻笑,洛家最赚钱的就是他的亲爹,他哪里会缺钱花?

    “难道绿了你,给你钱你就能原谅对方?”洛浅浅知道有些话作为军人的两个人不能,只能不顾及淑女形象了,不过貌似她也从来没有过什么淑女形象。

    徐天逸看着洛浅浅一脸的莫名神色,什么时候软妹进化成霸王龙了?洛言海看着妹妹也是天雷滚滚,这样的话也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