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故事and事故
    少年苦笑着点点头:“你年纪,想法倒是挺多。”

    洛浅浅无奈,她能是拜前世的宅所赐吗?导致她看了一堆的动漫电视剧还有,但是这种话不需要跟任何人去解释。

    少年将钱包拿出来放在桌上,看着里面不算少的钞票,缓缓开口:“我不能我是一个好人,但是我绝对没有丧尽天良到那种地步。”着眼睛定定的看着洛浅浅,洛浅浅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清澈:“我时候就是一个没人要的孩,因为年龄大了也没人收养,才导致了现在走到这一步。看到那些人,把有家的孩害的都没了家,自然是不能忍的,可是没有证据,即使对上了,人家随便解释两句也能得过去。他们这次去的村,我也去过了,那些个村里面,都是老人,就连妇女也没有几个,都外出打工了。这些孩还都是没上学的,上学了的都走了。”着着少年泪如雨下:“明明就可以有很美好的未来,就被这些人渣害的只能落得骨肉分离的下场。”

    洛浅浅这时候呆愣愣的问了一句:“你上过学啊?”

    少年一愣,收起了眼泪,带着深意看着洛浅浅:“没有。”

    “你可以报警啊,你这样做不也是不学好吗?”洛浅浅低声道。

    “呵呵,你还,不懂人心。”少年摇摇头:“就那样的人,死刑一千次一万次都死不足惜。”

    洛浅浅双手撑着头,一脸的纠结之色:“我本来是想报警的。”

    “你有证据吗?没有证据,警察怎么会相信你?”少年摇摇头,想到了以前他好心报警有偷,结果还不是被人怀疑他才是偷?

    “拐卖孩不同于任何其他犯罪,宁可错杀道歉,也绝不放过。”洛浅浅仰着头,一脸的毅然决然:“我就不信他们能我才是拐卖的那一个。”

    少年摇摇头:“之前我在菜市场见过一次当街拐卖的,一个七八岁的孩,哭着不认识,那个男人就一巴掌打到了他的脸上,他不许闹人,给别人添麻烦,不买就是不买,一副孩任性的样。路人都以为是孩闹人,哪有管的?还有个女的在一边哄着,听话以后就给买,一副严父慈母的样。要不是带孩的奶奶突然发现孩不在身边到处找,孩又哭着挣脱了男人抱住了奶奶,怕是就被带走了。”

    洛浅浅听了这话突然想起来前世看的新闻,独居女生被拐卖什么的新闻,都是假装家人,然后一副闹别扭语重心长劝的模样带走女生,路人都以为是人家的家里事,没有敢阻拦的,人有女生被带走,新闻出了才恍然,提高了警惕,可是那么多事情真真假假怎么能分辨呢?

    “其实只要有个医生就好办了,抽点血送去检验,如果吃了安眠药肯定有问题。”洛浅浅异想天开的到,但是想想怎么可能嘛,这是火车,又不是120,哪有那么巧正好有医生护士在车上,还正好的带了针筒和容器?

    “其实最简单的方法,打个电话嘛,孩再怎么也能认出爸爸妈妈的声音,而且如果没有电话,怎么可能是受人之托呢?现在的电话不普及,成年人也是基本人手一个的。”少年勾起唇角。

    洛浅浅眼前一亮,连连点头:“你得对。走走走,报警去!”

    “我就不去了。”少年却是摇摇头,看着桌上的钱包,他如果去了这个东西似乎也不好解释。

    洛浅浅沉吟片刻:“你可以报警捡到的,之所以没有立刻还,是因为发现了那些人的奇怪啊。”

    少年一愣,看着洛浅浅:“可是你不都看见了吗?”

    “我看见什么了?我看见什么也没证据,没有证据都是道听途。”洛浅浅眨眨眼,一脸的狡黠。

    少年点点头:“你怕是不想露面吧?”

    洛浅浅嘴角一抽,低头默认了。她可不敢随随便便的出头,万一遇到认识的人,那可惨了。想到洛希媖交友的广泛,洛浅浅才不会冒险。

    而此时她怕得要死的洛希媖,正在叶良的对面喝着茶:“真是长了本事了,不过出去也好,毕竟她身后现在有卫家,别一个个的都出事了。”

    “你好意思?生生把柯基逼成了三好师兄,天天给人补习补得都快胖十斤了。”叶良冷哼一声:“如果不是你这两个后被主动找我们,你是不是都不打算联系我们?”

    “我只是感叹一下,我的侄女长大了,不过,她身边有人吗?”

    “跟去了,谁知道呢。”叶良点点头,然后严肃地问道:“你查到什么了吗?”

    “没有。。。”洛希媖摇摇头端起茶杯,斜着眼看着叶良:“你是不是被我占便宜了?”

    “哈?”叶良下意识两手环胸,被洛希媖一眼瞪了下去,喃喃地道:“怎么?怎么占得便宜?”

    “浅浅是我侄女,你是她哥,你不就成我侄了?”洛希媖好笑的看着叶良。

    叶良一时无语。

    “啊啾。”洛浅浅的好好的突然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喃喃道:“谁又想我了?”

    “我可以帮你去,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少年看着洛浅浅十分直接地道。

    洛浅浅一愣,但是并没有直接答应,此人来路不明,如果是要钱还好,其他的凭她现在的能力似乎做不到什么:“你先看。”

    “我感觉你人挺好,想跟着你。”少年毫不犹豫地道。

    洛浅浅一口气没喘上来,就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你啥?你知道我干什么的吗?”

    “我又不是孩,怎么不知道自己什么?”少年冷哼一声,要不是老大要求的,谁愿意跟你个屁孩一起玩啊,就算你有点脑又怎样?“你不就是你,难道还能是别人?你干什么无所谓。”他也不会傻到把自己知道的都出来。

    “你先去,有事回来。”洛浅浅指着从前面车厢走过来的乘警:“我这里也不是收容站,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的。”

    少年握着拳头点点头,表面上很是平静。

    静静地起身,拿起钱包走到乘警身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