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秦凉
    “我手机没信号啊。”洛浅浅哭丧着脸,一脸的心伤,她动手那白一弦就别想活了,直接等死吧。

    “信号?我这里有卫星电话。”白一弦拿出了包里的东西,但是表情很严肃地看着洛浅浅:“你确认你找的人可靠?不会暴露?”

    洛浅浅翻了个白眼:“现在除了相信你有什么办法?在我手里你必死无疑,没有破伤风也没办法消毒麻醉,你不疼死,也会以为伤口感染死掉。”

    白一弦不语,他手里倒是有打火机,但是其他的东西是真的没有了。

    洛浅浅掏出已经被冻得有些失灵的手机,找到了办公室的电话,用卫星电话打了过去。

    “喂,您好,168连。”

    “连长?我是一排一班乐。。。叶梦。”洛浅浅差点了实话,好在停下了话头。

    “叶梦?”秦凉诧异的看着话筒,这边常年无信号,居然能打通电话?是出了什么事吗?

    “您能帮我找一下方柔,带着手术消毒麻醉用具过来找我吗?我这边有个。。。熟人受伤了,不是连里的人。”洛浅浅斟酌着用词,一脸的纠结,天知道,他可是听着这位大魔王无数的传言,吓得哪敢多话?

    “位置。”秦凉倒是没什么,很是直接的问道。

    “这个。。。”

    “周围有什么明显的标记?”

    “树算吗?”洛浅浅哭丧着脸,这里哪有标记啊。

    “你怎么不你在月亮下面?”秦凉扶着额,额上的青筋突突的跳着。

    “那倒没有,月亮在我斜上方。”洛浅浅仔细的看了看月亮回答道:“这里能看到红旗,这里有一棵很大的树,很明显带个尖尖。。。”

    “那是松树。”白一弦嘴角一抽。

    “是松树,巨大的松树。”

    “知道了。”秦凉挂了电话,摸了摸额头上暴怒的青筋:“淡定。”

    “你这要是被拐卖了,根本找不回去。”白一弦看着洛浅浅摇了摇头:“那你是,就不念书了?”

    “念,为什么不念?不念对我妈没办法交代。”洛浅浅摇摇头:“我等看看能不能直接报考,明年参加高考就是了,省得浪费时间了。”也是怕时间太长,知识都忘光了。洛浅浅这已经连续多久没看书了,一点也没有精力去想起来还有读书这回事。等适应了之后,还得让叶良买点材料寄过来,知识也不能丢,毕竟她还身负妈妈的期望。

    “你也都累的。”白一弦苦笑:“谁能想到娇娇女的你,也能这么有担当?”

    “当初白大哥兄弟俩受洛家之托,对我们兄妹多加照顾,浅浅感激不尽,但是浅浅现在有一事之托。”洛浅浅犹豫半天还是率先开口:“我来这里是拜叶良大哥帮忙,故而,在这里我不是我,我是叶良大哥的妹妹,叶梦,希望白大哥别漏了。”

    白一弦瞪圆了眼睛,叶良?他怎么好像听过这个名字呢?

    “没事,我懂。”白一弦点点头,想当初,他进军营不也是用了别人的身份?

    洛浅浅松了一口气:“好在一会是我们寝室的姑。。。娘。。。”

    “叶梦。”秦凉适时出现在两人面前,洛浅浅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她刚才的话,心虚之下很难开口。

    “连长大人。。。您怎么亲自来了?”

    “‘女寝禁地,男性勿入’,这还是你写的告示。”秦凉好笑的看着洛浅浅,然后看向了白一弦,熟练地蹲下身查看伤口:“枪伤?”

    白一弦点点头,看着洛浅浅心虚的模样不由得好笑。

    “需要麻醉吗?”看着位置,秦凉皱着眉,其实也没什么的,伤处在大腿,但是距离裆部太紧,万一有个什么影响。。。影响男人的面。

    “需要。”白一弦白脸一红,在昏暗的月光下竟然也能看得清楚。

    洛浅浅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好笑的勾起了唇角,在一边不语,但是也脱下了大衣,给白一弦御寒。白一弦穿的还没有脱下大衣的洛浅浅多。

    “叶梦,你选择帮忙还是放风?”秦凉并没有直接动手,而是看向了一边不知道该做什么手足无措,偏偏脸上还在笑的洛浅浅。

    洛浅浅一愣:“一定需要帮忙的的话,我就帮忙,不是很需要我就放风。”看着秦凉拿着手电筒专心查看着伤口,触目惊心的红色,让她还是别开了目光。

    秦凉看到这副模样,果断的:“那你过来帮忙吧。”

    “???”洛浅浅瞪圆了眼睛,明明你一个人也可以,为什么非要我来?

    “帮忙把水拧开,我需要洗手。”秦凉眼色微暗吩咐道。

    洛浅浅赶紧拿好了水靠近秦凉的手,慢慢倒着。

    摊在一边的医用包内放着各种器具,洛浅浅不敢看两人,只能盯着包里的东西,秦凉什么,她都只是递东西,看也不看。

    “酒精。”秦凉轻声道。

    洛浅浅赶紧递上去。

    “刀。”洛浅浅把匕首递了上去。

    秦凉微怔:“手术刀。”

    赶紧拿下了匕首换上了在无菌袋内的手术刀。

    “钳。”

    “针。”

    “线呢???针线一起的这还用想?”

    洛浅浅赶紧把针线穿上递过去。

    “酒精。”

    “纱布。”

    “大姐,这是棉花球。”

    “把东西收好,明天来办公室给我处理干净。”秦凉看向根本不敢抬头的洛浅浅。

    洛浅浅低着头点点头。

    “能走吗?”秦凉扶起了白一弦:“你是打算去哪里?”

    “镇上有住的地方。”白一弦咬着牙,打完麻醉针直接动手术,知不知道药效起作用还有一段时间?不过现在已经失去知觉了。

    “现在没人送你回去,我是你在这里露营呢还是跟我们回去?”秦凉冷冷的看着洛浅浅背起了他的包,满意地点点头。

    “跟我们回去。”洛浅浅抢先道,在这里会冻死的,没了军大衣的洛浅浅本身就很冷了。

    “把你的牛肉干拿来。”因为怕白一弦冻到,在秦凉来之前,洛浅浅已经把行李拆开了,牛肉干被遗忘,孤零零的掉在地上。

    洛浅浅一愣,赶紧捡了起来,递给秦凉。

    秦凉撕开包装,扔进白一弦嘴里:“咬着。”

    白一弦和洛浅浅都是一愣。

    “收拾好,跟我走。”看着洛浅浅惨不忍睹的叠被方法,秦凉别开了视线。

    洛浅浅也没跟两人走多远,就看到了张晋,然后洛浅浅被秦凉丢下,美其名曰参加完训练。就带着白一弦离开了。

    等到第二天,去办公室还背包、清理用具的时候,白一弦已经不在这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