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6章 :发现另外的重生者?
    “嘿,啥时候我们还开始讲兵法了?”看着面前的书,洛浅浅有些蒙了:“我要能‘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还要你干吗?”

    “这是应该了解的知识。”秦凉翻了个白眼:“你叔的。”

    “他是闲的没事干,站着话不腰疼,他学这么多试试?”洛希媖不在身边,洛浅浅的不满瞬间爆发了,本来就很累了,那么多卷,又给她没事找事。

    秦凉连连点头,就是闲的没事干,没事找抽型。但还是尽职尽责的到:“你就当成休息时间的消遣,实在不行,你就当成蹲厕所时候的消遣,反正他也不知道,我也传达到了。”

    洛浅浅站起身,把书放在了凳上,一屁股坐了上去:“行了。”

    秦凉点点头,没话,但是很明显对洛浅浅这种处理方法很是满意。对洛希媖这种想把自己家孩培养成万能的,然后去拉仇恨的做法,他很是不赞同。

    “今天是这套卷了,写两张,然后缝两块抹布。”秦凉淡淡的拿出了一本卷,道。

    洛浅浅看着秦凉轮廓分明的侧脸,呆呆的问道:“老大,你们这是打算把我培养成什么啊?还得会女红?”

    “什么女红,这是缝合的训练。”秦凉一愣,一脸的黑线,这孩不是忙傻了吧?

    “老大,你不感觉我学的多忘得多吗?学习这种事不应该贪多,贪多嚼不烂啊。”洛浅浅翻着卷,一脸的疲惫,虽然运动量没有加大,但是又用脑,还要一天大部分时间用在体力消耗上,能有精神才是怪事。

    “忘了?那再来一遍,让你早上背英语和必背篇目,你背了吗?”秦凉翻了个白眼,谁不知道累?这已经体谅你辛苦,降低了负重了,不然你现在还有精神抱怨?

    不过唯一能看到的优点就是,洛浅浅十分的有毅力。明明都撑不出了撑不住了,还是咬着牙撑下来,困得不行也必须把卷写完。至于其他的,经常当做忘记了,看也不看,就比如那些急救的医学。

    “我叔知道你这么虐待我吗?”洛浅浅欲哭无泪,一脸抗议的神色,但是手上的笔没有停,看了半天卷之后:“老大,这个怎么做?”

    秦凉诧异的看着洛浅浅,一起学习三个多月,洛浅浅从来没问过他任何问题,就像天生都会一样。不过想到洛浅浅的哥哥洛书帆,那个闻名一时的高考状元,如今下落不明办理休学的那个少年,也就释然了,这或许是基因吧。

    然后扬起笑脸:“什么问题?”然后看向洛浅浅手上的卷,瞬间蒙了,温度带气候?这是地理吧?“你怎么在写地理?”

    “毕业考试又不是高考考什么就考什么,总不能一点也不写。”洛浅浅打了个哈欠,指着秦凉桌上的一堆书:“你快帮我翻翻,一点印象都没有。”

    门外偷听的洛希媖一脸的欣慰,摆摆手带着白一弦出了宿舍,总不能待着这里坐以待毙。

    “我们先去找西,其他的到时候再吧,但愿那边能有消息。”洛希媖叹气,看着白一弦随身给他背着的热水还有药,心里很不是滋味:“是我连累你了。”

    白一弦摇摇头,一脸的严肃:“我感觉浅浅瞒着我们什么。”

    洛希媖一愣,随后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孩,难免有些不想被知道的秘密,尤其是,青春期的孩。”

    洛浅浅的确是有秘密的,而且是压在心里没办法睡好的秘密,眼看着时间慢慢逼近新年,更是没办法定下心,那就是那一场惊心动魄的大地震,完全是寝食难安,她知道这件事,却没有办法让世人相信她的。

    对洛浅浅学习方面,不仅是洛希媖格外的关注,就连秦凉张晋等人也是格外的关注,什么荧光笔,彩色水性笔,便签,在学校里的人有的她都有,学校里的学生没有的她也有,没有的东西想尽办法弄来,尽管也不一定有用。

    “我感觉你最近心不在焉的,是不是有什么事啊?”秦凉看着洛浅浅咬着笔帽一脸的忧郁,关心的问道。放下了手上的地理书,继续道:“我也算是个医生,心理学也有选修过,你要不要跟我?”

    洛浅浅看着秦凉一脸的纠结,还有不到半年时间,她该怎么?

    “老大,如果,我是如果,你知道一件事,会带来很大的损失,有可能失去很多人的性命,但是你不知道这个消息的来源,唯一能印证的就是直觉,你会怎么做?”洛浅浅终究是开了口。

    “天塌下来不还有高个顶着吗?你是不是压力太大了?”秦凉皱着眉,看着洛浅浅确有其事的模样,也是有些严肃:“你是知道了什么事?怎么知道的?”

    洛浅浅沉吟片刻,组织了一下语言:“我从就做了一个梦,华夏国在明年会有一场灾难,这个梦伴随了我十几年了。”

    “你的不会是,梦到川省地震吧?”秦凉震惊的眼神看着洛浅浅。

    洛浅浅更是难以置信的看着秦凉,失声问道:“你怎么知道?”难道你也是,重生的?

    秦凉张了张嘴,不会吧,妹妹的是真的?“我妹,秦暖,从去年开始就一直做一个梦,川省会有灾难,甚至把具体的位置都了。”

    “莫非也是川市?”洛浅浅瞪圆了眼睛,秦凉的妹妹?去年?去年回来的?重生?她有点想认识这个人了。

    秦凉点点头:“是。”眼中的震惊根本无法掩盖。

    洛浅浅苦笑:“老大,我能跟您妹妹聊聊吗?打电话就行。”不自觉地用上了敬语,洛浅浅有点害怕,不止自己一个人?好在自己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也没那个能力,虽然可以预知大事的发展,不过肯定会被有心人发现的。

    “好。”秦凉毫不犹豫的拿起座机拨了号码,对着电话那头了两句之后,就把电话交给了洛浅浅。

    “老大,您回避一下可以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