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血色车厢
    “别怕。”李泽西沙哑的声音在洛浅浅耳边响起,被大力抓着脖,现在还是脖还很难受,但还是一把把洛浅浅拉到身后,洛浅浅被这力道带到了地上。

    洛浅浅看他都这样了还来安慰自己,眼圈顿时红了起来:“都是我不好。。。连累你了。。。”如果我跟着大部队走,就不会有这些事情了。

    “命中注定。”李泽西轻轻摇了摇头,摸着嗓轻轻勾起了唇角:“至少现在还有人陪着你。”

    听到李泽西这么,洛浅浅心里更不是滋味,想让他别管她了快走,这是眼下的情况,想走也走不了,心里的歉意憋着更是让她难受。

    “呵呵,真是阿哥阿妹啊,放心,一会会让你们一起上路!”看着被鲜血染透的伤处,被咬的男,紧紧咬着牙:“敢动爷,也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车的速度越来越快,车内刮进来的风也是越来越冷,洛浅浅缩在角落**着,坐在地上伸着腿把枪勾到了身边,摸着在兜里的弹,紧紧抿着嘴。

    洛浅浅见三个人没有什么动作,甚至李泽西都没有什么动作了,心里反而没那么焦急,冷静了下来。

    刚才逼着这三个人换路的一定是秦凉他们的人,至于李泽西是谁的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明显可以看出他是帮自己的人。现在高速行驶的车内,颠簸的马路,能安然无恙逃脱的概率太低,不能去冒险,活着才有希望。

    只是心中却多了几分无奈,连武器都没有,就一把可以称上是一次性的枪又能做什么?还想着能离开,真称得上是异想天开。

    壮汉又缠了几层棉布,看着伤口上渗血的速度减慢,才飞起一脚踹向了李泽西。李泽西在狭窄的车里直接撞到了车窗上,车窗瞬间出现了裂痕,咔嚓一声碎成了几块。李泽西也是落在了车内,脸色变得煞白,吐了一口血,洛浅浅则是整个人缩在了角落。

    “李泽西”洛浅浅脸色骤变,看着地上的一滩血,吐血代表的是内脏受伤?洛浅浅根本就不跟细想。可是被咬的壮汉还是不解气,又在洛浅浅身上狠狠地踹了两脚。

    洛浅浅顿时疼的眼泪掉了下来,却没有吭声,呼吸都带着剧痛,看向男的眼神更是充满了恨意。

    “呵呵,这就受不住了?爷要把你们千刀万剐才能消除心头之恨!”她的怨恨对男没有半分影响,反而对男就像是调味剂一般,让他对这样的行为更有兴趣。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洛浅浅看着李泽西受苦心里很是难受,他这是受的无妄之灾,如果她不在这辆车里,他也不会来。

    “杀你?”被咬的壮汉冷笑:“你想得美!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无门”

    洛浅浅感受着心里的悲凉看着露出了一个头的枪,一个冒险但是却可行的想法在她脑中形成了。

    不停掉着眼泪,大声的抽泣,缩在角落里,吸引男的注意以为她害怕,胆怯了。手上却把弹拿了出来,麻利的装上了弹,往前推了一把李泽西,枪不长,可是车里本就狭窄,枪指上了正在开车的男的头,在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枪爆了头,红的白的都在车里爆了出来,弹从男脑袋穿过,穿破了玻璃,射在了前面的树上。

    车速猛地加快,冲着前面的树笔直的撞了过去。

    除了倒在地上的李泽西,两个壮汉还有洛浅浅都因为剧烈的冲击冲向了前面的玻璃,洛浅浅并没有晕倒,迷迷糊糊的看着自己身上的红的血迹白的脑浆还有正在滴答的新鲜的血液。

    一脸的惊恐,冷不防的开始掉眼泪。

    后面的车还有一段距离,被咬的男因为坐在最后面,受到冲击并没有冲到最前面。温润男因为站起来想拦住洛浅浅所以整个人都撞上了前车窗,车玻璃上满是裂纹。

    “洛浅浅。。。”被洛浅浅突如其来的行动下了一跳,缓过神却在地上爬不起来,因为被咬的男压在他的胳膊上面:“你怎么样?”

    被咬的男虽然受到的冲击最,可是本就受伤,刚才又因为冲击吓得没缓过来,李泽西才有机会慢慢抽回胳膊,慢慢站起来,看向洛浅浅。

    然而此时洛浅浅的状态却让他吓的心跳都快静止,脸上却是血迹,动也不动的站在车内,还时不时的滴下两滴血。

    快步弯腰抓住洛浅浅,却发现她双眼无神,嘴巴张得大大的,鼻还不住的流血,想来是刚才的冲击撞伤了鼻。

    剧烈的摇晃,让洛浅浅的眼睛逐渐有了焦距。

    洛浅浅恍然间听到有人在叫她,这才清醒过来,看见一脸担心神色的李泽西,才慢慢道:“我没事。”然后看向车里的血迹,脸色发白,弯下腰开始呕吐,一时间血腥味,呕吐物的酸臭味充斥在车厢,只是车门因为剧烈的**已经不是原本的形状根本无法打开,好在本来就碎了的窗户足够两个体型不算大的发育期的孩出入。

    “过来。”李泽西先从窗户爬了出去,然后脸色苍白的对着洛浅浅伸出了手。

    洛浅浅下意识伸出了手,却看到手上的鲜血还有一块红白状物体,惊呼一声,不断的后退,在身上擦着手,远离了窗户。

    而被咬的壮汉此时也反应过来了,看着来到自己前面的洛浅浅一把抓住:“崽,我杀了你”

    洛浅浅惶恐的被壮汉抓在手里,看着壮汉身上的血,更是有些晕眩,整个人都迷迷糊糊起来。

    李泽西看着状态变得十分诡异的洛浅浅心里一急,从窗户上把没弹的抢拿了出来,指着壮汉道:“放了她!”

    谁知看到枪,反映最剧烈的竟然是洛浅浅,她不断的后退,一脸惊恐的眼晃着脑袋,眼泪不停的往下掉,腿一软直接坐到了地上,瑟瑟缩缩的不敢看枪。

    李泽西一愣,看到她身上的血迹更是心疼,就收起了枪,看着抢上的血迹,也知道曾经发生了什么。

    “把枪扔了,不然我就杀了她!”可是,除了洛浅浅意外,李泽西和壮汉都不知道枪只有那一发弹,壮汉大手伸向了洛浅浅的脖。

    李泽西看着洛浅浅,又看了看壮汉,没有放下枪:“你放了她,我放你走。”

    他明白此时放下枪才是断绝了生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