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0章 :昏迷
    洛希媖几人赶到的时候,洛浅浅已经从手术室出来了,幸运的是弹射穿了洛浅浅的肉,甚至都没擦到骨头,穿过了胳膊没有留下任何残骸。不幸的是,因为撞到了树上,肋骨骨折了三根,腿骨骨折,甚至内脏都有些破损,好在都不严重,静养便可。

    洛希媖在重症监护室外看着侄女脸色苍白沉沉昏迷的模样,一阵心疼,却只能紧紧握着拳头,因为屋里躺的那个人,叫叶梦。

    秦凉拍了拍好友的肩膀:“这挺幸运,两枪都没射中要害,弹已经取出来了,非要过来看看。”

    洛希媖点点头:“还没脱离危险,在等她清醒。”

    “我听了一点事。。。”秦凉看了看李泽西又看了看洛希媖还是开口道。

    “怎么?”洛希媖皱起了眉,眼睛没有离开病房里的洛浅浅,却是感觉到了看向他的视线。

    “那个人,死了的那个。。。”秦凉抿着唇:“是她动手的,这,她看到了血就一副惊吓到了的表情,所以是不是心里有阴影所以不愿意起来。。。”

    “她动手的?”洛希媖整个人都傻了,虽然洛浅浅平时总是一副城市冷静的模样,可是内里还是个需要疼爱的孩,哪里受得住这样的冲击?

    “而且,当时我抱她上车的时候。。。她身上脸上满是鲜血,除了她自己的还有被杀的那人的。”秦凉抿了抿嘴,有些不敢看洛希媖:“我当时给她的装备都是唬人的,甚至都没有给她弹,弹是张晋拿给她一颗留作护身的,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不怪你。”洛希媖点点头,看着屋内毫无生气的侄女,心里有些难受:“她胆,我知道,是我让你带上她长见识的,都怪我。”

    看着洛希媖眼睛泛红一脸悲痛的模样,秦凉也不出什么了,都知道,这件事最应该责怪的还是那个通风报信的人,神色狠厉的看向洛浅浅:“不点,你放心,你老大肯定把这个罪魁祸首抓出来!”

    洛浅浅受伤的事很快就惊动了卫家,因为常希和卫明的关系,卫光也是匆匆赶来,姐弟三人守在医院,带来了一流的专家,可是洛浅浅还是没有醒来。

    秦家秦暖,不顾二哥阻拦,硬是逃课来看这个和她有着同样遭遇的女孩。

    叶良,虽然洛浅浅只是她名义上的妹妹,但是还是十分的关心,知道了消息之后毫不犹豫的坐火车赶来。

    徐天逸,最知道洛浅浅走到这一步原因的,被洛浅浅认为仅次于妈妈哥哥玉重要的少年也匆匆赶来。

    病房里的那个人还是毫无生息,没有一丝清醒的样。

    方柔也赶来了,她跟洛浅浅感情并没有多好,只是这种状态下的洛浅浅,谁知道能活到那一天呢?秦凉更是连续几天不眠不休,逐一调查部队里面的士兵信息,一个也没有放过。

    洛希媖则是淡定的处理着走私案件,十人被抓,一人死亡,两人受伤,已经招了大半,还未出手的文物也被追回。只是处理事情之余想着还在医院的洛浅浅。

    洛浅浅不断地看着壮汉被自己爆头,鲜血溅了自己一脸一身,却怎么都擦不干净,不管叫谁都没有回应,痛苦,无助,仿佛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重演着那一幕,然后被一脸血腥的壮汉追赶,怎么也逃不掉。意志也是渐渐消沉,不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是生还是死,如果是生是不是自己死了就不会再看到这一幕了呢?如果是死,为什么爸爸不来保护她呢?难道是已经去投胎了吗?

    “今天周三了呢,再不醒没办法给洛书帆打电话了。”

    迷糊中的洛浅浅听到了哥哥的名字,泪流满面,哥哥,她还要救哥哥!可是这血色空间,究竟怎么才能逃离呢?不断地跑着,哭着,嘴里喊着哥哥,却是无济于事。

    不是探视时间不能进去探望,只能一直在玻璃窗外看着洛浅浅的李泽西一愣,急忙喊道:“医生医生!病房里的人动了!”

    坐在一边等着的白一弦徐天逸叶良秦暖都站了起来,看着屋里的洛浅浅,只看见她一脸的惊恐,手乱抓,腿还在乱蹬,似乎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只是手上连着输液管,腿上还有石膏,动的并不轻松,甚至于输液针都翻了出去,鲜血滴答滴答的滴落,和一边滴落的葡萄糖形成对应。

    医生到了以后,立马开始检查,看到身体各项数值在攀升,脸色也变了几变:“没有异常,要等她自己清醒。”犹豫了半天又把叶良叫到了一边,这是这个孩的哥哥,医生是知道的:“怕是就算醒了,也得看心理医生了。”

    叶良愣了很久,点点头:“谢谢医生。”

    洛浅浅还是没醒,不过比起之前毫无生气的样,还是现在的模样好一些,尽管是在恐惧,在害怕,也不至于让人感觉整个人摇摇欲坠死生一线。

    “醒了?”接到妹妹通知的秦凉匆匆赶来,看着似乎又添了伤痕的洛浅浅皱起了眉,

    秦暖摇着头,趴在哥哥的怀里:“哥哥,为什么她就这么倒霉,什么事都得她遇上?”她知道的事实比起秦凉甚至比起洛希媖甚至于洛浅浅的亲哥哥洛书帆都多了不少,可是这是两个人的秘密,怎么会轻易的暴露呢。

    秦凉摸着妹妹的头发:“知道自己幸福了吧?赶紧回去上课吧,你二哥很担心。”

    秦暖固执地摇头:“我不,我要看着她清醒,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没有之一。”

    看着妹妹的眼神,秦凉却有些傻眼了,不过一面之缘,究竟这个丫头给了自家妹妹吃了什么**药,让她这般的在意这个了不是一点点的孩?

    “是,哥知道,乖。”秦凉透过玻璃看着那个一头冷汗的女孩。

    “她会好的。”李泽西一脸的肯定,敢在劣势中动刀动枪的女孩,又怎么会轻易被打败?

    徐天逸一脸的担心,却也是肯定地点点头,他的女孩,不会被这样的事情击倒。

    似乎是感到了外面的声音,洛浅浅的睫毛颤了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