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4章 :胡思是什么人
    “笑得真假。”胡思看着洛浅浅道。

    洛浅浅手上的动作一滞,洛希媖看向洛浅浅的表情却带着一丝心疼,他又何尝看不出,洛浅浅在强颜欢笑,又何尝不知道这是让他少一些担忧的方法?只是,洛浅浅做了,他就假装不知道,免得让洛浅浅心里自责。

    洛言无则是带着审视,看着洛浅浅,开口道:“一会你慢慢给我解释,不然我不保证会不会梦游梦话到爷爷的房间去。”

    洛浅浅嘴角一抽,她认识这个哥哥这么久怎么就不知道他还会梦游?但是也没再笑了,脸上恢复了冷清,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卫老爷轻咳了两声,道:“吃饭吃饭。”

    洛浅浅默默地吃饭,眼神却在胡思和洛言无之间飘逸不定,洛言无作为她的堂哥自然是不会怎么样的,也就是吓吓她,关心一下。但是胡思,看起来可不像什么好人的样,一双狐狸眼吊着眼角,怎么看也不像是好糊弄的,她是不在乎催眠忘记那件事,可是她的身上不止那件秘密,还有重生,这件不能告诉任何人的秘密,万一她一个不心漏嘴,难保不会被抓去解剖研究。

    胡思看着洛浅浅便宜不定的目光,放下了筷,眉梢一挑:“怎么?怕我?”

    洛浅浅一愣,赶紧把头低下,咬着筷不话。洛希媖叹了一口气,给洛浅浅倒了一杯水:“吃不下去就别吃了。”只以为是她身体还在难受。

    卫老爷果断道:“把粥端来,应该熬得差不多了。”

    洛浅浅颇为诧异的抬起头,她是吃不了什么东西,毕竟伤的挺严重,可是没想到高高在上的卫老爷会这么关心她。

    察觉到洛浅浅的目光,卫老爷笑了笑:“我可没那么细心,是你阿姨的。”

    洛浅浅感动的看向常希的妈妈。

    胡思看了看洛浅浅,拿出了手机,输入了几个字,之后对着卫老爷点了点头,卫老爷这才如释重负,对着洛浅浅道:“你这次回来还要参加考试?”

    洛浅浅一愣,然后点了点头。

    “那正好,多休养一段时间,洛也是,别太着急。”卫老爷点点头。

    洛浅浅有些狐疑,就只为了这么一句话?

    这时粥端上来了,洛浅浅看着粥里切得细碎的肉粒还有蔬菜,洛浅浅用勺轻轻盛起一口,吹了吹送进嘴里,然后鼻一酸有种想哭的冲动。

    看着洛浅浅眼里的朦胧,洛言无有些无奈的拍了拍妹妹的肩膀。

    “阿姨专门给你熬的,不是很稠,肉也炖烂了,你尝尝。”坐在一边轻笑的常希妈妈道。

    “谢谢阿姨。”洛浅浅点着头,也不顾碗里的粥还很炙热,就往嘴里塞着。

    “浅浅。”洛希媖皱起了眉。

    “叔,我没事。”洛浅浅抬起头笑了笑,只是这种关心,是妈妈的感觉,她还是想妈妈了,尤其是这种受伤害怕的时候,只是眼泪不受控制掉进了碗里,被她一起吃掉了:“谢谢阿姨,很好吃。”

    吃完饭,洛言无就静静的看着一脸忧伤模样的女孩静静的坐在一边不言不语。

    “你带浅浅出去转转,透透气吧。”洛希媖自然也是看出了自家侄和侄女有事要,主动先开口了。

    洛言无点点头,推着轮椅出了门。

    这时屋里的几人才变了脸色:“胡先生,怎么样?”

    “我有六成的把握,但是这段时间没有办法,她还受伤,而且,有考试。”胡思拿出手机,指着上面的几个时间,淡淡的道:“毕业考试之后也得调养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就上课去吧,也没什么体力活动,高考结束,人我带走。”

    “那她这段时间。。。”白一弦心里还是有些不忍,这段时间洛浅浅怎么样他看在眼里,如果一直都是这样跟在那种贫瘠之地有什么区别?

    “我给她开药,晚上带去黑羽那边,他的研究所有仪器,能保证她jin ru深睡眠。”胡思想了想又道:“洛家那边还是瞒着吧,洛老爷身体受不了刺激的。”

    洛希媖点点头:“我知道,我们这边不会有人的。”

    “行,除了回去考试的两次两天时间,我们会带着仪器跟回去之外,她不能离京。”胡思叹了一口气,这孩真是个倒霉催的,这么的年纪就要面对这些。

    洛希媖眼睛看向窗外,洛言无半跪在洛浅浅面前。

    “你怎么什么都不告诉哥哥,你是不是不信哥哥能把五带回来?”洛言无摸着洛浅浅的腿,上面打着石膏,心里一揪,眼泪就落了下来。

    洛浅浅用手胡乱地擦着洛言无脸上的眼泪:“三哥哥,哥哥也是我的哥哥,我怎么能老老实实的等着消息,一点也不付出行动?三哥哥不相信我吗?”

    洛言无摇着头:“我都不知道你受了那么多的苦。”

    “三哥哥,都过去了,我喜欢笑着的三哥哥,看起来就帅的迷倒万千少女。”洛浅浅看着高挂在天空的太阳:“现在虽然很冷,可是还是有太阳,虽然太阳距离我们有些远,但是并不是完全看不到。希望总还是要有的。”

    “万一实现了呢?”胡思出现在门口,接了一句,然后看向洛浅浅,皱起了眉:“你这么**是怎么忽悠人给你办的身份证?”

    “你有事吗?”洛浅浅对着个人的态度并不好,因为从第一眼就感觉有些阴森。

    “有啊,带你去做检查。”胡思阴森森的笑了:“把脑挖出去就不会做噩梦了。”

    洛浅浅脸色一白,但很快明白了他是在笑,冷哼了一声,转过头,看着洛言无:“三哥哥,明天带四哥哥过来一趟呗,我有事找他。”

    洛言无皱起了眉,一脸的不高兴:“有什么事找我不行还要找那个?”

    洛浅浅闭上了眼睛,很久以后才睁开:“有的事,只有四哥哥能做到。”

    “比如,唱歌。”胡思又在一边插嘴。

    洛浅浅脸色又苍白了几分。看向胡思的眼神带着惊恐,这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对她家里的事这般了解?洛言然是歌手言宓远这件事知道的人并不多啊。

    洛浅浅惊恐的眼神取悦了胡思,他冲着洛浅浅弯起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