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5章 :筹谋
    “浅浅,吃饭了。”洛浅浅感觉有人在叫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却被面前的一切惊呆了,她这是被抓起来做实验了吗?这连接的巨大仪器是什么鬼?

    “浅浅怎么了?”白一弦轻轻的把仪器芯片移开了洛浅浅的身体,看着洛浅浅惊恐的表情不由得皱眉:“又做噩梦了?”

    “没有。”洛浅浅下意识的摇摇头,然后看着身边的东西,皱着眉:“这是什么?”

    “哦,这个啊,胡医生送来的,能让你安稳入睡的东西,看来还挺好用的,不过今天晚上你就要去别的地方睡了,这些东西会跟着你走。”白一弦点着头笑了笑:“你三哥四哥已经在等着你了。”

    洛浅浅一愣:“现在几点啊,他们就来了?”她清楚地记得昨天她睡着的时间也不过是下午。

    “都八点了,你这一觉睡得好我就放心了。”洛言无进了房间,看着洛浅浅茫然的样,好笑的摇摇头:“你都睡了将近二十个时了,懒猪。”

    洛浅浅拿出身边的手机,这才发现时间,然后看到了未接电话,刚想回过去,却被白一弦制止了,等他拔下了仪器的插头,才点点头:“这个不能收电磁干扰,昨天你手机是在你叔那里,刚才我才给你拿回来的,你的朋友九点过来,够你吃饭的。”

    洛浅浅恍然,点点头:“白、叔叔,三哥,你们吃了吗?”

    “当然吃了,只有你是病号,我们可是六点半就吃了。”白一弦笑了笑,将仪器心翼翼的收紧一边的箱里,看着洛言无:“带浅浅去洗漱吧,衣服在那边的袋里,别让她碰到了。”

    洛言无点点头,心的抱住洛浅浅带到了卫生间,又拿了个凳放在她的面前:“坐着慢慢洗,不着急,我去给你热饭。”

    洛浅浅点点头,茫然地看着镜中的自己,似乎气色好了几分,但是转念想到没做那个梦,想到了那个梦,又开始变得苍白,即便控制得住梦,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脑。

    静静的洗漱,一只手手背受伤,另一只手不能剧烈活动,洛浅浅刷了刷牙,在怎么洗脸的问题上犯了难,白一弦却进了卫生间,将毛巾浸湿,拧干,轻轻地擦着洛浅浅的脸颊:“做不到就要,别一个人撑着。”

    洛浅浅点点头,看着镜里白一弦认真仔细地擦着自己的脸颊,有些难过:“有去看柱吗?”

    白一弦摇摇头:“我不能一辈都护着他,让他自己去闯吧,后面我给他扛着。”

    “都有变化呢,不知道哥哥有没有长高。”洛浅浅眯着眼睛笑了笑,脸上那个有几分伤感,在白一弦的帮助下洗漱完毕,然后推着她到床上,把衣服也递到她的手里:“换上吧,我先出去了。”

    洛浅浅看着拿着手里的衣服,有些愣神,sq?还有这样的牌?只听过dq冰淇淋。

    但是穿着很舒服,比起身上的迷彩装。

    洛言然看着洛浅浅被推出房间,眼前一亮满是心疼,然后别过了脸,不想搭理她的模样。

    “四哥哥。”洛浅浅委屈巴拉的叫道。

    “干嘛?”洛言然很是不耐烦,他可是有脾气的,什么事都不跟他,还把他当哥哥吗?

    “我想你了。”软糯糯的声音响起,洛言然还是忍不住了,蹬蹬蹬跑到洛浅浅身前:“让你嘚瑟,怎么弄的?疼不疼啊?”

    “疼,可疼了。”洛浅浅拉住洛言然的手一脸的委屈:“你不知道,差点我就死掉了。。。”

    洛言然瞪圆了眼睛:“瞎什么呢?”然后接过手,推着洛浅浅到饭桌前,一脸柔和的盛粥:“乖乖吃饭,很快就好了。”然后用勺盛了一口粥,送到洛浅浅嘴边:“来,啊。”

    “你哄孩呢?”洛言无实在看不下去自己弟弟的弱智模样了,一巴掌拍到了他的后脑勺:“浅浅是受伤,不是傻了!”

    洛浅浅一脸尴尬的点点头,让她被喂饭什么的太羞耻了。

    “我妹妹都受伤了,怎么能不好好照顾呢?我作为哥哥照顾妹妹怎么了?”洛言然不服的狡辩。

    “老实待着。”洛希媖走进屋,对着侄一瞪眼,洛言然果断的乖乖坐着,只用眼神关心妹妹。

    “你朋友过来了,但是不方便打扰卫老爷,我就帮你安排在咖啡厅了。”洛希媖对着洛浅浅轻声道。

    洛浅浅点点头:“谢谢叔,等我吃完饭就过去。”

    “不用着急。”洛希媖有些尴尬的看着地面:“他现在去跑圈了。”

    “暖暖?”洛浅浅瞪圆了眼睛,要不要这么欺负她的朋友?

    洛希媖摇摇头:“徐家那。”

    洛浅浅瞬间尴尬了,默默吃饭,不话。

    吃完饭,在洛言无的要求下,他和洛言然推着洛浅浅去了,理由是洛希媖该回家看看了。这个法,洛希媖也没办法辩驳,只能同意。

    洛言然全副武装,墨镜口罩围脖帽一个也不少,为了不显得凸凹,洛浅浅让洛言无也跟着打扮了一下。

    跟卫老爷打了招呼,感谢了帮助之后,洛浅浅在哥哥的带领下去了咖啡厅,刚进咖啡厅就看到一个优雅地喝着牛奶的人,只是脸上还有着薄汗。

    “天逸,你已经到了呀。”洛浅浅弯着眉眼打招呼。

    看到洛浅浅,徐天逸放下了手上的杯,急忙迎了上来:“怎么来的这么早?”看看时间才八点四十,约的是九点。但是看到洛浅浅明显好看了的脸色,徐天逸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收拾好了就来了。”洛浅浅也没顾忌身后的洛家兄弟,拉上了徐天逸的手:“让你担心了。”

    洛言然的眼睛简直要冒火了,他家还没长大的白菜就被猪盯上了,能不操心吗?摘下了墨镜和口罩,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愤怒,然而有人恍然未觉。

    洛言无虽然没有洛言然那般明显,眼神也是幽暗了几分。

    只是面前这对根本没有反应,一个担心的问东问西,一个笑眯眯的回答。

    “哥,我可算知道为什么我越看这越不顺眼了。”洛言然低声对着洛言无道。

    “你得对。”洛言无抿了抿嘴,想挖走洛家白菜,还得问问洛家的猪同意不同意。

    “你们俩确认在这里站着就好?”秦暖刚进来就看着面前怪异的景象,嘴角一抽,越过洛言然,推着洛浅浅走到放了徐天逸外套的地方。

    眼神莫名在洛言然身上扫了扫,冲着洛浅浅点点头。

    徐天逸尴尬的拿起外套,让秦暖坐到里面,因为洛浅浅有轮椅不需要坐椅,他坐在外面可以照顾。

    洛言然也在洛言无的指示下进了里面。

    “麻烦一杯热牛奶,三杯蓝山。”秦暖看着这兄弟俩也知道他们应该是没什么心情喝咖啡,随便点了单。

    “找我来是有正事?”洛言然看着秦暖审视的目光这才后知后觉,但是在洛浅浅可怜巴巴的眼神里马上投降:“你吧,什么事?不过分什么都行。”

    “我们需要你办一场公益演唱会,指定的时间指定的地点不收取费用,一切费用我们自己承担。”秦暖开门见山,毫不客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