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猜疑
    “在想什么?”磁性好听的声音从洛浅浅身后传来,洛浅浅微微一愣,刚想否认,却发现自己正在看财经频道,一时间尴尬非常。

    “没想什么。”洛浅浅摇摇头,抬头看向徐天逸:“下完了?”

    “嗯,你爷爷输了恼羞成怒把我赶走了。”徐天逸轻笑,然后蹲下身平视着洛浅浅:“是在担心我吗?”

    洛浅浅下意识点头,反应过来之后面色绯红,嘴上还辩解着:“怎么会,晚上吃什么?”心里却暗叹少年的敏感,不过是想的出神就被发现了想法。

    “你能吃什么,不就是喝粥,问那么多你吃不了的做什么?对了你的药快吃完了,今晚告诉胡思。”徐天逸拉起洛浅浅的手,看左右无人,低声道:“我之所以敢在洛家登堂入室一方面是为了寻求庇佑,另一方面,是为了让打你主意的人消了心思。”

    洛浅浅微惊,因自己的原因她是知道的,毕竟两人暧昧也不是一天的事情,但是没想过徐天逸有寻求庇佑的意向。犹豫片刻后,迟疑的开口:“若我不是洛家。。。”话还没完,就被徐天逸的食指挡在唇前。

    “没有如果,我是因为你才洛家,而不是因为洛家选择你。”徐天逸笑了笑,仿佛没发现洛浅浅眼中的迟疑,拉着洛浅浅的手:“你想法多,我如果不告诉你,以后你发现了,对我们之间怕是就有裂缝了吧?我不希望我们之间有隔阂,但是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

    洛浅浅扬起了一个笑脸:“嗯,我们去吃饭吧。”心里却还是有些不舒服。他毕竟是先认识的洛家,当初和她接触之前也是洛家帮忙,才转学的,他的话,她能信吗?但是他脸上的笑,手心的温度做不了假,该当如何?

    徐天逸看到洛浅浅没有笑意的眸,却没什么,这种事情只能等当事人自己想开,外人什么也做不了。

    安静的喝粥,喝完粥跟着徐天逸回了基地,学校的作业,黑宇的教学,一项也没有落下,只是一句话没。

    徐天逸把洛浅浅的表现看在眼里,迟疑了很久,还是没什么,回去了自己的宿舍,睡觉了。倒是每天给洛浅浅吃药安装睡觉的仪器的胡思,先跟洛浅浅聊了起来。

    “发现世界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受刺激了?”手里拿着水杯,眼中却含着笑意,仿佛别人的苦恼是他的取乐。

    洛浅浅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沉默着。

    胡思却也没管她的回应,自顾自的道:“能像洛家这样兄弟姐妹间没有争斗的,只是少数。”就像知道了发生什么一样,胡思抬起眼眸,里面尽是向往:“你这样的身份,就算打你的主意,你就能知道了?孩不就喜欢花前月下甜言蜜语,爱情童话,两句好听的海誓山盟就不知道北了。”

    洛浅浅皱着眉:“他不知那样的人。”

    “是什么样的人你就知道了?”胡思挑挑眉,眼睛中的锐利吓了洛浅浅一跳:“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胡医生。。。受过伤?”洛浅浅迟疑的问道,也不指望胡思会回答,毕竟这属于个人**,只是感觉胡思对待感情上似乎很极端。

    “是吗?算是吧。”胡思却出乎洛浅浅预料的回答道:“毕竟这不是童话,不会每一个人都是你的真命,不是每一段感情都是he,要有承受be的勇气。”

    洛浅浅沉默了。

    犹豫了片刻,下了床,走到外间的电脑前:“胡医生麻烦了,今晚暂时不用帮我戴仪器了。”

    胡思听着在预料之中的答案,点点头,放下了水杯,冷淡的到:“药还是要吃的,两个时后我过来。”

    洛浅浅打开了电脑,直接侵入了资料库,查看着萦绕在脑海中的资料,眉越皱越深,半个时后,犹豫了很久还是给秦暖打了电话:“怎么了?”秦暖关心的声音透过了话筒。

    “你知道,徐家徐天逸最后怎么样了吗?”洛浅浅坚定地问道。

    秦暖听到洛浅浅的问题直接傻眼了,呆滞了片刻:“我不太关心这些事,你跟他。。。”

    “有点怀疑的事情。”洛浅浅揉了揉太阳穴:“不知道是我多想了,还是欲擒故纵。”

    秦暖抿着唇:“不过我倒是知道一件事,是通过我大哥的朋友胡思知道的,你的叔,洛希媖,死在徐家手里。”

    “什么?!”洛浅浅难以置信的瞪圆了眼睛,那可是煞神,所到之处敌人闻风丧胆的煞神,怎么会死在徐家手里?

    “而且,那个人成为了徐家的下一任家主。”秦暖补充道。

    洛浅浅红了眼睛:“消息可靠吗?”

    “我知道的时候,已经不知道死了多久了,我哥也没否认,应该是真的。”秦暖声音突然放轻:“而且,是一个一直不被重视的人,徐家在之前也都死的死伤的伤,具体的我不知道。”

    两人沉默了很久之后,秦暖还是开口了:“毕竟和之前很多都不一样了,就算是他,也是会改变的。”

    洛浅浅呵呵了两声,道:“是呀。你快睡吧,有空出来玩。”

    挂了电话之后,洛浅浅眼光深邃。如果是他,如果真的是他,那他的心机那么阴沉,她又能怎么办?如果不是他,他又为什么需要寻求庇佑?在徐家再不济也是吃穿不愁,最多也就是未来是预定的方向。

    黑宇在自己的房间看着洛浅浅电脑上的动向,挑挑眉,对着一边的胡思道:“你真是挑事精,人家青梅竹马两无猜的。”

    “是吗?”胡思眯着眼睛,喝着咖啡,声音清冷:“我只是让她看清罢了,现在就那么亲密,早晚会厌倦。”

    “我跟你赌,你绝对有私心,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黑宇勾起嘴角,手上飞快的按着键盘,切断了对面对洛浅浅追踪,并发了个病毒过去:“这孩还是太嫩,还得多练练。”

    “我不跟你赌,你信不信,她会跟那恢复正常的交往?”胡思勾起嘴唇,脸上的算计一目了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