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5章 :阴谋还是巧合?
    洛浅浅点点头,道谢:“谢谢学长。”

    唐辰便没有继续跟洛浅浅话了,转过身跟自己的同学聊天,在这个考场,认识洛浅浅的也只有他一个罢了。

    进考场以后,洛浅浅没有直接进考场,反而去卫生间洗了手,没有意外的在厕所门口看到了唐辰。

    “怎么回事?”唐辰微微皱眉,眉眼之间皆是关心。

    洛浅浅摇摇头:“我这边没什么事,我妈怎么样了?”

    唐辰随即把这近半年的事大致讲给了洛浅浅听,对夫妻两人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因为何闻玉时常跑到安兰店里抱怨她又买了什么好东西和她嘚瑟,造就了洛浅浅一个任性拜金的形象。

    洛浅浅对自己的形象没有什么想法,能让妈妈相信她和哥哥都好好的求学,就是好的。

    “麻烦玉了。”洛浅浅扯了扯嘴角。

    “你不跟我们联系是。。。”

    “我手机被监听并且有定位,跟我离得近了没什么好下场。”洛浅浅一摊手,脸上尽是沧桑:“我妈妈麻烦你们照顾了,我实在不敢去。”着洛浅浅就红了眼眶,赶紧抬起头,不让眼泪掉出来。

    “为什么监视你?”唐辰不明白。

    洛浅浅起这个瞬间就怒了:“我哪儿知道?我还不得不把身边的人都赶走,我都不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了。”

    唐辰摸着下巴,点点头,拍拍洛浅浅的肩膀:“好好考试吧,今晚我去见见她们几个,问问想跟你什么。”

    洛浅浅摇摇头:“别了,等我走了你再跟她们解释吧,我明晚走。”

    唐辰看向洛浅浅的眼睛,深棕色的眼睛里射出一抹锐利,须臾后,点点头:“我知道了。”然后率先回了考场。

    洛浅浅墨迹了一会,现在她身边的人,她根本就分不清来路,甚至是什么目的聚集到她身边,她都弄不清楚,偏偏这种怀疑,只能闷死在心里。

    用凉水洗了洗脸,洛浅浅一脸冷漠的回了考场,在黑板上找到了自己的座位,乖乖地坐下,连水都没有拿,淡然的拿着笔等着发卷,拿到卷之后,答卷交卷离开,两天十科。

    都答完之后,最后一科,洛浅浅却坐在了教室里,看着时钟上的时间一秒秒流过,脸上只有无奈,马上就要离开了,却很是不舍。

    唐辰也答完了卷,看着前排的洛浅浅呆呆的坐在位置上,叹了一口气,交了卷。

    熬到最后一秒,收卷,洛浅浅才起身,看向自己的桌,笑了笑,转身离开。

    跟着胡思没有一丝停留,直接回了酒店退房,直奔机场,离开这个城市的那一刻,洛浅浅有些想哭的感觉,她不敢去看望伙伴,更不敢去看妈妈,生怕自己撑不住了。她真的不想这样过了,可是若是因为一时软弱害了哥哥,她更会自责。

    “你就算去看了朋友,我也不会的。”胡思犹豫了片刻还是道:“你是在防备我?”

    洛浅浅扯了扯嘴角:“没有。”她敢相信吗?不敢,若是信错了人,后果她承担不起。

    “你和那个男同学是认识的。”胡思肯定的道,关了自己的手机,看向洛浅浅:“你以后还要跟我的,没必要对我这么防备。”

    洛浅浅一脸疑惑的看向胡思,眼中的防备更甚。

    胡思摸了摸鼻:“你不知道吗?你高考以后要跟我去复疗的。”

    洛浅浅紧紧皱着眉,没话,心里却是百转千回,脸上恢复了冷漠:“是吗?我老大知道吗?”

    “你老大?。。。你的是阿凉?他也快换位置了吧。”胡思看着洛浅浅的背包,叹了一口气:“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我现在是你的主治医生,一切以你为重。”

    洛浅浅沉闷的点点头,看向另一边,那里有人在哭哭啼啼的分别,有人在挥手告别。而她,只能视而不见,冷漠才是她的保护色。

    她抓起背包,听着广播里的女声,道:“走吧。”

    胡思搔搔头,他实话总是没人信。

    两人登机,错过了那几个四处寻觅的身影。

    “我怎么相信你?”坐上了飞机,洛浅浅反而放松了。她之前何尝不是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才慌张地想要躲开?现在没有了那份干扰,反而可以冷静了。

    “你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孩,要不要想那么多?”胡思摇摇头:“我不需要证明什么,而且你怎么敢保证你身边的人不是保护你?我可没看出有人想要伤害你。”

    洛浅浅抿着唇没话,看不出?那她周身的危机感是哪里来的?

    其实如果现在洛言然在的话,一定会笑洛浅浅又想多了,想到那个曾经跪在门口求放过的身影,洛言然怕是会后怕的摸摸屁股,仿佛还在肿胀的疼着。

    但事实真的是她多想了吗?莫名其妙出现的指证徐天逸的文件,她之前也不是没查过,徐家有没有这样的资料,她是清楚的。而黑宇更是直接将两人分隔开,还用了那样的借口,是不是放假也就是稍稍一查就能查到的事情,还有那个所谓的比赛,根本不存在,徐天逸根本就没有出国。

    事情变得有些扑朔迷离,她看不清,也根本无从下手,此时还能相信的人,只有她自己,洛家怕是与什么人接触都被掌握着,求助洛家的帮忙根本是不可能的,而洛希媖更是去出任务了,根本不在。

    洛言然秦暖忙着五月的那件事,各种宣传筹谋规划,对这种事怕也是没有头绪。

    洛言无和两个哥哥还有大伯都销假回去了,洛老爷跟岳婷玉,两个伯母也是才做过体检,是受不得刺激,血压过高。

    二伯更是因为公司的事忙的焦头烂额,似乎也是分身乏术。

    她能信任的人,都在忙,似乎是巧合,但是如果这并不是巧合呢?

    洛浅浅抿着唇,一脸的后怕,如果不是巧合,那这件事背后的人,手段是有多么的通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