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 :胡思说女人是麻烦的生物
    “起来,这段时间我应该是不会出来了。”洛浅浅突然开口。

    秦暖吓了一跳:“怎么了?你又不舒服了?”

    洛浅浅摇头:“不是,我得好好复习,另外还要在上煽风点火,很忙的啊。”

    “也是。”秦暖微微一愣然后点点头,拉住洛浅浅的手,两人慢悠悠的往前走着。

    另一边,贾凝看到儿回来,一脸的疑惑:“怎么了?没带钱?”

    洛言然一脸的颓然:“嫌弃我这张脸给她们惹麻烦。。。”

    贾凝看看儿的脸,再看看电视上正在热映的电视剧,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确实是个麻烦。”

    “妈,我是您亲儿吗?”洛言然蹬起眼睛,拿过贾凝身前的果盘,瘫倒在沙发上:“哎,我这一代帅哥就这么被嫌弃了。”

    “切,我是怕你给浅浅惹麻烦,她现在快考试了。”贾凝摇摇头,然后道:“你年龄也不了,有没有看好的姑娘?”

    洛言然猛地坐起身,难以置信的看着老妈:“妈,我还没法定呢,而且不我上面还有三个哥哥,就连叔也还没着急呢,您着急我是不是太早了?不我也不是最的,下面还有五和浅浅呢。。。”

    “你好意思?”贾凝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你叔和三个哥哥是因为事业的关系,五才多大?还浅浅?你是不是欠揍了?”

    “妈,这不是逼婚的理由。”洛言然赶紧爬了起来,一脸正经的把手装作电话:“啊?什么?好的,我这就回去。”然后转头看向贾凝:“妈,工作那边出了点问题,我先走了。”着抓起墨镜帽一溜烟地跑了。

    贾凝好笑的摇摇头。

    洛浅浅回到基地之后,按照之前每天的习惯,又去预告了一次地震的消息,随后又发布了劳动节星象确定具体时间的通知,便没再管上的事,乖乖的切断了路开始做题。

    胡思回来的时候,看着洛浅浅摆在电脑桌前的三个空的咖啡杯,嘴角一抽,再看看电脑屏幕上,昨天才传来的卷已经做到了第八套,微微叹气,转身离开,去洗个澡然后准备洛浅浅的营养餐。

    洛浅浅自从到了a区以后,每天的饭菜都是胡思送到房间里的,颜色没有问题,味道很淡,但是营养均衡,鱼、肉、蔬菜、水果、干果、牛奶、核桃应有尽有,甚至偶尔还会出现一管蓝色的液体,是钙铁锌硒维生素,喝起来酸酸甜甜,洛浅浅倒也不排斥。

    做完卷后,洛浅浅伸了个懒腰,打开听力练习戴上耳机,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一声轻响之后,一双温暖的手敷上了洛浅浅的头顶,拿下了耳机,洛浅浅一颤,正打算回身,却被话声打断了:“今天早点睡吧?累了一天了吧?”嘴上着,手下却是按着洛浅浅头顶的穴位。

    洛浅浅听到声音后享受的眯起了双眼:“几日不见,手法见长啊?”

    “那可不,堂堂一介鬼才,在你身边只能做个营养师,我有多委屈。”胡思笑道。

    洛浅浅抿嘴:“今天吃什么?”

    “你还真把我当营养师。。。”胡思好笑的看着电脑屏幕上面的一串串答案,微微叹气有些心疼:“今天有鸡排,炸的。”

    “嘿,总算舍得给我炸鸡排了?”洛浅浅果断舍弃了舒适的按摩服务,投向了鸡排的怀抱,但是看到鸡排的大瞬间瘪了嘴:“这叫**块吧?”心里很不满这个还没有她手掌大的鸡排。

    “行了,你今天咖啡喝多了,少吃点油炸食品,电脑关了吧,一直这么对着眼睛会不舒服,一会我给你送瓶眼药水过来。”胡思摇摇头,然后果断了进了卫生间,洗手。

    洛浅浅听到水声,大声喊道:“干净的毛巾在柜里,消毒液在洗衣机旁边,香皂是浅绿色的,洗手液是白色瓶里的。”

    胡思看着一洗手间的瓶瓶罐罐,对着洛浅浅的方向翻了个白眼,他又不是不认识字,只是这洗发液三种,护发素两种,洗手液两种,香皂四种,甚至洗面奶都有两种他就无法理解了。。。

    “你是实验哪种更好用吗?”出了洗手间,胡思皱着眉闻着手上香皂的味道:“要不要我送你两块我平时用的?效果不错。”

    洛浅浅翻了个白眼:“洗脸用的洗手用的洗脚用的,早上用的,中午用的,晚上用的,心情好的时候用的,心情不好的时候用的,见朋友用的,见家人用的,见帅哥用的,分类多着呢。”洛浅浅信口胡诌,总不能是秦暖没事干推荐她一款就送来一份让她用着的。

    胡思摇摇头,一脸的恐惧:“果然,女人是最麻烦的生物,你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就这么多的讲究,大了岂不是。。。”想了想之后,又叹气:“女人的常识,那不是科学,是玄学,就像那个面膜,明明大分不可能被皮肤吸收,偏偏买的人那么多。。。果然女人都是麻烦的生物”

    “怪不得你单身。”洛浅浅毫不犹豫地道。

    “那是我要求高。”胡思不服辩解道,但是相待以后他结婚,会有这么一个女人把他整洁的卫生间摆得满满当当,就浑身的鸡皮疙瘩。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洛浅浅从营养餐中抬起了头,看到胡思疑惑的眼神,勾起了嘴角:“你可能比较适合娶福尔马林里面的女人,绝对无菌干净。”

    “。。。”这熊孩,是在他没有活的女人缘吗?

    “饭很好吃,现在我要消消食了。”放下了已经吃干净的餐盘,洛浅浅轻笑:“这些天还真的是太麻烦你了,给我做吃的还要忍受我的嘲讽。”

    “。。。”突然这么是要做什么?为什么他感觉有种被算计的感觉?

    “所以我决定,今晚不学习了,走走走,我们去看你的白鼠去。”胡思挑眉,这也没什么吧?

    然而下一秒他就后悔了,他辛辛苦苦的试验品,被洛浅浅这么摸一下那个摸一下的搞混了,而且还不得不先给洛浅浅消毒,防止她被感染。

    洛浅浅勾起唇角,胡思的苦笑什么的,最好看了,尤其是对着一窝一模一样的白鼠的时候。

    让你女人是麻烦的生物,现在的下场,送你一句话:活该。

    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