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选择错误
    看着车窗外的风景,洛浅浅并没有感觉恐惧,而是觉得理所应当,天才堆的位置怎么会是那种热闹繁华的市内?金开的是两人坐的跑车,洛浅浅也并没有感觉多么的惊艳,毕竟在区里看的太多了。

    金将车停下,看着看风景的洛浅浅。

    洛浅浅车觉到了车停下,回头迟疑地看着金:“这是哪儿?”

    金勾起坏笑,只是因为那一双满含邪魅的桃花眸,显得诱惑非常,洛浅浅咽了咽口水:“不会还有一个测试,叫做什么抗诱惑力或者美人计之类的吧?”

    金无语的看着这个孩,这八成是个傻吧?

    “并没有,我带你来这里是想。。。”金冷笑,从放在脚边的包里拎出了一把刀,拿到刀鞘,将匕首放在嘴边用舌头舔了一下:“我的刀很久没有尝到鲜血的滋味了。”

    洛浅浅挑眉:“胆量测试?那应该在坟地周围把我踹下车才对啊,这刀明显是新的,亮闪闪的,忽悠孩呢?”

    金看着手上不知收割了多少鲜血生命的宝贝,怎么在这孩面前就成了吓人的的工具?

    金挑眉,将匕首在洛浅浅的衬衫下摆上划过,一道裂口出现在洛浅浅的面前,洛浅浅一愣。

    金恶趣味的将刀逼近洛浅浅胸前衣领:“你我在这里划一刀怎么样?”

    洛浅浅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看着金的眼神有些防备:“你认识胡思吗?”

    “狐狸啊,当然。”看到洛浅浅如释重负一般的神情,金挑眉,他可没他会因为那个人放过她。

    “作为认识的人的认识的人,我的要求也没那么高,为了你我把今天的美人都赶走了,虽然看起来跟男的没什么区别,不过也将就着吧,今晚上陪我?”

    洛浅浅眉眼间都是嫌弃:“你知道我是谁吗?胡思只让我来测试,可没过我要给变、态、色、狼富二代暖床。”

    “变、态?色、狼?”金看着欧浅浅变了几变的脸,勾着春,将刀刃贴在她的脸颊:“形容的满贴切,有眼光。”

    洛浅浅不敢动了,刚才刀的锋利她是见识过了,伸手拉了拉车门,却发现车门被锁上了,脸色一片煞白:“你不是跟我街头的人?”

    “我没过我是。”金好笑的看着洛浅浅,侧头看着后面没有任何灯光,有些诧异,枫没来?

    “那你怎么知道暗号?”洛浅浅皱眉,然后突然想起,胡思似乎过,不止接头人知道,但是她也问过了调酒哥,客人里的却是面前的人最有可能。

    “想知道就能知道,没有用钱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有,两倍。”金从不知道哪个角落里掏出了一沓钱,丢在洛浅浅身上:“陪大爷玩玩你不会吃亏的,大爷没别的,就是有钱。”

    洛浅浅嫌弃的看着山上的一沓钞票,想摔回去,却发现刀刃离自己的脖更近了,咽了咽口水:“我不缺钱,你想要钱我可以给你。”

    “这的什么话,我会缺?用你给我?开玩笑呢?”金将匕首远离了洛浅浅一点:“你亲大爷一下,大爷就放你走。”

    洛浅浅看着刀刃,又看了看近在咫尺的金的侧脸,皱着眉,然后闭上了眼睛。

    看着洛浅浅的动作,金自然而然的往前递了递脸颊。

    意外却在下一秒陡然发生,洛浅浅直接咬住了金拿刀的手,金吓了一跳,却没松开刀,看着紧紧咬着自己手腕的女孩,正想一巴掌拍一边去,却看见旁边的路上也停了一辆车,车窗慢慢摇下,露出了一双带着笑意的瞳孔,是枫。

    “哟哟哟,枫少这是怎么了?连孩都要用刀威胁了?”

    金恼羞成怒,把洛浅浅甩到了一边:“什么玩意嘛?一点也不好玩。”

    锐利的刀锋在金没有注意之下划过了洛浅浅的脖,她感觉脖一凉伸手摸去,一片湿润,拿出手,在车内明亮的灯光下,一片血红,下一秒,不省人事了。

    “我靠?什么情况???”金看着看到了自己的血就两眼一翻不省人事的孩。

    枫一皱眉:“靠!你不知道特么的注意点?那是刀赶紧给狐狸打电话,问问送哪儿去。”

    “我哪知道她会咬我。。。”手忙脚乱的拿起了电话,他还是第一次自己划了人还得找人来救。

    胡思听到这个消息,立马感觉头都要炸了,人不仅没过来,还受伤了立马打电话给黑宇让他查了洛浅浅酒店的位置,然后跟电话那头的人了酒店位置房号,让他们看看洛浅浅身上有没有房卡。

    房卡就放在裤兜里,胡思知道了之后道:“我离得近,我先去开一间她隔壁的房间,你们赶紧带人回去!”完挂了电话。

    枫拿着手机看着上面的消息,一脸苦笑:“你完蛋了,这孩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被送过来治疗的,你闯祸了。”

    “不过是晕血,有什么的多看看就好了。”金仔细看了看伤口,松了一口气,没花到动脉,只是浅浅的一层,但是可能使毛细血管破损,导致出的血有点点多。

    “我不得不提醒你,洛希媖是这孩叔,洛言海、洛言浩、洛言无三兄弟都是这孩的哥哥,嗯,顺便再一句,她的亲哥哥是去年他们省里的高考状元,哦最重要的是,她的爷爷是洛国辉。”

    “。。。我们应该杀人分尸?”金发动了车,叹气,只是想闹闹的,谁知道会这么复杂?

    打开了手机拨号枫:“我现在跟那个黑脸认错来得及吗?”

    “你猜。”幸灾乐祸的声音从电话中传来:“我预计你会去东南那边出几个月的任务。”

    “不是吧。。。”金看着没有了生息、呼吸微弱的洛浅浅,加快了车速:“你这么个二代,不对,三代,来我们这里玩什么啊?还这么年轻,咋的?来镀金啊?”

    ——

    “老头,我这心怎么一突突的。”岳婷玉坐了起来,打开了床头灯,推了推身边的人,却发现洛老爷也睁着眼睛。

    “我也是。”洛老爷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安兰从睡梦中惊醒,大汗淋漓,一旁的林旭急忙递上水:“做噩梦了?”

    “好像是浅浅遇到什么事了。”安兰捂着左胸,一脸的担忧。

    何闻玉看着突然灭了的台灯,看向天花板,突然对很久不见得洛浅浅甚为想念。

    洛书帆则是摔了杯打开了电脑,直接查起了家里人的位置。

    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