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 :测试(三)
    在酒店足不出户十多天,终于伤口只剩下一道浅浅的粉红色,胡思留下了一管药膏,解除了她的禁水,这几天洛浅浅洗脸都是用毛巾擦的,倒是胸部以下的地方洗过几次,但是头发根本没洗过,已经见不得人了。

    美美的洗了个澡,洛浅浅并没有解除忌口,而是淡定的吃着酒店刚做好的粥。

    过了一会,胡思回来,拿着一张新的纸条:“任务,别再有个什么差错了。”

    听了胡思的叮嘱,洛浅浅点点头,她也不想的啊,谁知道就那么巧撞上了刀刃。这两天他也是知道了枫和金的来历,所以并没有十分的抵触了。

    枫,酒疯,收藏了众多的酒,爱酒如命,一日不尝,就感觉少了点什么,能为了没喝过的酒,跟人玩命。

    金,本名金鑫,人如其名,就是钱多,不过因为误伤了洛浅浅,如今被派到异地做任务去了。

    枫负责给她送饭,所以两人接触的稍微多了点,洛浅浅没有怪他的意思,毕竟是她猜错了,受伤也是因为她莽撞的原因,怎么都怪不上这人。

    胡思对枫的态度甚为满意,收起了手术刀和想给他的脸动动刀去去皱纹的打算。

    洛浅浅看了两眼纸条,惊讶的发现这一次的位置竟然是居民区,挑挑眉,看来不会有这样那样的人物存在了,拿着金送来的衣服,匆匆换了他买来的衣服,不得不承认,他跟洛书帆的眼光一样,都选择了容易脏的白色长裙,不过这么热的天,这么大的太阳,白色总比其他颜色好,不吸热,而且裙比起裤凉快一些,虽然脖上一道粉红,洛浅浅倒是丝毫没有在意,胡思了,按时擦药膏,会好的。

    收拾了一番便带着手机钱包房卡出门了,枫看着她出门,默默的跟上,他今天的任务是,保证洛浅浅不会受伤,奖励是胡思收藏的一瓶市面上不常有的酒。

    不过即使是没有这个奖励,枫也会去的,就算洛浅浅没怪他,他也认为自己是有责任的。

    他没有开那辆和金的跑车一样骚包的跑车,而是换了大街上随处可见的普通轿车,跟在洛浅浅打的车后面。

    洛浅浅并没有发现,就连司机也没有发现,就算不跟着洛浅浅,他也是知道位置的。

    到了区,洛浅浅按照纸上的大爷遛鸟大妈跳舞的广场走去。

    广场很显眼,洛浅浅很快就到了广场,瞬间蒙了,什么情况???

    只见一群大爷大妈面红耳赤的跟对面争执着什么,而对面,洛浅浅看到了三个金发碧眼的国际友人。

    好奇这两拨人是怎么交流的热火朝天的,便凑到附近,只听见金发碧眼的人的人操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甚至还带了点地域特色。

    “你们知道什么叫为老不尊吗?这公园又不是你们的。”

    “猴猴吃不饱,长大了累不够,老了还非要找骂,在华夏你们这种人就叫做欠儿。”

    “我叫你练刀,你偏练剑,上剑不练练下剑,下剑招式那么多,你偏练醉剑,醉剑就醉剑吧,我教你练金剑,你偏练银剑,银剑也就算了,我教你王剑,你偏学范剑,最后你终于成为了人剑合一的-剑人,给你剑仙你不当,赐你剑神你不做,非死皮赖脸哭着喊着要做剑人!”

    我的天。。。洛浅浅长大了嘴巴,看着这三个话非常溜得外国人,脸上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

    张口结舌,然后就被一个大妈拉了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朋友,为国争光的机会来了。”

    看着两队人马目光都落在她身上,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似乎看热闹的就她一个?

    张了张嘴:“from?”

    看着对面,然后对面回了一句:“关你屁事?”

    洛浅浅真想,真的是关她屁事啊?但是看着这边的人似乎都在期待着她,心下沉思,这难道是把这三个人骂跑了,才能继续找人?还是要让两队人马和解?

    叹了一口气,对着趾高气昂的外国人,心下不喜,缓缓开口:“君甚**,汝母知否?”

    看着两队人马都有点愣神,然后大爷大妈这边突然爆笑出声。

    洛浅浅眨眨眼,继续道:“阁下何不乘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看着外国人一脸懵的样,洛浅浅很是开心,国语博大精深源远流长,岂是学习两年就能了解的?

    “普通话。”对面的外国人憋了半天别出这么一句。

    洛浅浅挑眉:“可。”

    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可是不能输了气场,为首的金发哥涨红了脸:“我们的事你别掺和,回家喝奶去。”三个人着都笑了起来。

    洛浅浅没有退缩,毕竟这还有她需要做任务的人,淡定的回道:“国家国家,国乃大家,家乃国,这一片国土之下,皆我家人,住在我家欺负我家人,你们国家就这么教你们礼义廉耻的?哦对,非我族类,哪有那么多传承,教养这种东西大概随着羊水破裂早就流失。哦当然也有可能,是把孩扔了,把胎盘养大了。”

    完之后,洛浅浅脸色有些泛红,倒不是太阳晒得,总感觉她一个未成年的孩这些有些丢人。

    听着洛浅浅的话,三人都愣住了,有很多的名词他们都听不懂,但是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洛浅浅的不是什么好话。

    “你,你妈知道你这么话吗?”

    “欲图大事,莫据节。”洛浅浅毫不在意,不她妈妈不会任由她被别人欺负,就算是看到外国人欺负一般的孩,妈妈也是会上前阻止的,妈妈的爱国心可比她浓烈多了。

    “汝母待君归。”诚心的了这么一句,洛浅浅想到了也在等着她和哥哥回家的妈妈,眼神有些暗淡。

    “什么意思?”

    “你妈等你回家吃饭呢,别在这儿装犊了。”洛浅浅翻了个白眼,不知道文言文都是初高中生必学的内容啊?这么大的人普通话得这么溜,却连这么浅显的话都听不懂。

    “你给我等着”

    “吾愿待君归,却不知经年几何?”洛浅浅浅笑:“我很善良的帮你们翻译,不用谢我了,我等着你,但是不知道得等几年啊?”

    几年的话她可不在这边了,就不干她的事了,找也找不到她了。

    这边大爷大妈都笑了,那边的三个人落下狠话之后灰溜溜的离开,总不能动手,这边不是老人,就是那个孩,对这样的人动手,有违他们的原则。

    看着人走了,洛浅浅松了一口气,面朝着众位老人笑嘻嘻的问道:“老爷爷老奶奶,请问你们哪一位是季先生?季迅季先生?”

    “你的那个不就是刚才走的那个金毛?”为首的一个老人懒洋洋的道。

    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