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2章 :天才待的地方总是出人意料的
    ,!

    因为洛浅浅的壮举,季迅毫不犹豫的带着人去了他们的总部。

    到了地方,洛浅浅整个人都蒙了,山清水秀,鸟语花香的山村田园?而且还有人在给大院前面的地里除草?

    看到季迅和枫,除草的人站了起来:“这就是狐狸的那个孩?”

    “可不是,纯粹的熊孩。”季迅一脸的不满,拉着来人抱怨道:“老头那么雅致的地方被这个混蛋折腾的我都有心理阴影了。。。”

    “有这么严重吗?”来人看着洛浅浅有些拘束,拍了拍季迅的手,然后上前伸出了手:“我是这里的管理者,你可以叫我壮叔。”

    “壮叔好。”洛浅浅立马乖巧的握上了壮叔的手,然后一脸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叫洛浅浅。”

    “带人进去吧,狐狸刚过来,我收拾完这一片就过去。”壮叔指着地里的杂草道。

    枫点点头。

    季迅一脸不开心的跟在率先走的两人身后,明明他才是受害者。

    洛浅浅没有轻视这个地方的意思,但是进了大门才发现这里真的是原汁原味的农家院,还有猪,有羊,有牛,还有鸡和狗。

    进了院中第二道门之后分为左右和前方三片房屋,左右都各是三间房间,有五间落了锁,正前方的就多了了,足足有五间房。不过这才十一间?不是这是营级的嘛?号称天才营不是吗?

    “来了。”胡思看着进来的洛浅浅,没有任何意外的表情,毕竟那天若不是金刻意捣蛋,这孩早就来了。

    看着胡斯身边的她的行李,左右看了两圈,也没找到想找的东西,洛浅浅微微挑眉:“仪器呢?”

    “你来了这里还需要那种东西做什么?”胡思淡定的喝茶,看着洛浅浅难以置信的表情之后,淡然地道:“锁在我哪儿了,未来直至你康复它不会再出现。”

    洛浅浅瞬间垮了脸,她不想梦见那些恐怖的画面啊。

    没一会,在外面锄地的壮叔回来了,淡定的倒了一杯茶,坐下,看着洛浅浅道:“这里不是游戏的地方,不会因为你是孩就对你仁慈。”

    洛浅浅理所应当的点点头,毕竟她过来这里并不是旅游的,她知道能不能克服那该死的梦境都要靠胡思,所以对这个明显是胡思上司的人没有反驳的心。

    壮叔很满意他这个态度,接着道:“你也不能做什么赚钱,那就做饭代替你在这里的住宿伙食费吧。”着还一脸的得意,枫那做的饭他已经吃够了。

    然后看着季迅瞬间锅底一般黑还有枫似笑非笑甚至胡思都别开了头,一脸的不解。

    洛浅浅心翼翼的翻出了手机,把刚才来之前在集训家里拍的照片给壮叔看,壮叔一脸的疑惑:“你做的这是什么?乌鸡?”

    季迅这时候实在是委屈的不行,一屁股坐在壮叔旁边,愤怨的开口:“这是红烧肉和肉酱,我都分不出来哪个是哪个,我家的厨房啊,硬生生的变成了灾难现场不忍直视。”着指着另一个盘里囫囵的黄和水萝卜:“切都不知道切,而且你看看这看不出肉模样的肉大还不一样,让她做饭,我宁愿啃压缩饼干。”

    洛浅浅一脸的尴尬,就算是事实,被这么出来,她也是不好意思的。

    胡思在一边看了看洛浅浅的模样,好笑的摇摇头,居然还知道害羞?缓缓开口:“她家里厨房上都写着她和狗不准入内,你让她做饭,后果都是自找的,这就叫做坏老头的报应。”

    洛浅浅更是尴尬的手脚都不知道往哪儿放了,如果这里有个地缝恨不得钻进去。这种事稍微动一下脑也知道是洛言然那个坏家伙当笑话出去的。

    “老头我上哪儿知道去?”季迅气得不行他要是知道这件事才不会霍霍那些新鲜的食材:“你最好别洛我手里。”

    至于胡思,他是明知道每遇到一个人,这老头一定会带回家给他做顿饭,才故意没,等着看笑话,季迅明显也是看透了这一点。

    “那个,如果是伙食费的话,我手里还是有钱的。。。”洛浅浅有点不好意思的道,感觉自己真的是一无是处,容易受刺激,还帮不上别人的忙。

    季迅翻了个白眼,没话。

    洛浅浅并不了解这里的情况,只看着胡思怪怪的表情就不话了,他没办法做饭可是买个外卖什么的钱还是够的啊。

    壮叔叹气:“哪用你一个孩出钱,就是吃那的饭吃够了。”

    枫在一边笑盈盈,眼底闪烁着莫名的幽光,让洛浅浅心底一寒。

    总感觉枫在算计什么,看起来儒雅无害,但是洛浅浅心底有一种感觉,这个人绝对不是表面那样的柔和,下意识就后退离枫远了一步。

    枫看向洛浅浅的眼神充满着莫名的意味,看的洛浅浅心地越发的没有底了。枫移开了视线,洛浅浅才偷偷地松了一口气。胡思看着这一幕,好笑的摇摇头,笑洛浅浅这孩表现的太明显会被枫记上的。

    洛浅浅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一时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耸拉着脑袋,恨不得找个洞钻起来。

    巧的是,洛浅浅手机响了,看着上面的备注,微微皱眉,唐辰怎么会给她打电话?不过还是感谢这个电话救她于水火。

    在胡思点头之下走到门边接起了电话:“怎么了?”

    唐辰震惊的声音传来:“你查成绩了吗?”

    “成绩?出来了吗?不知道啊。”洛浅浅翻了个白眼,出来了也与她无关,她现在只想找个洞钻起来。

    “现在有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那个?”

    “坏消息。。。”

    “你妈给你爷爷家打电话了。。。电话号码找玉要的,玉被逼的给了。”

    洛浅浅都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了,妈妈给爷爷家打电话了?爷爷奶奶会怎么?会不会出自己的位置?不过想来奶奶知道她隐瞒了妈妈出来的,应该会理解的,帮忙瞒着妈妈,只是不知道,妈妈会不会问哥哥。。。

    “那、好消息呢?”这样的坏消息之下,什么好消息也听不进去啊。。。

    “你拿了市理科状元,刚才校长来送奖学金。。。”唐辰有些不知怎么去形容这家的兄妹,好像自己这些年的学都白上了一样:“也是因为这个,你妈妈才会去要电话的。”

    她想过这件事会暴露,不过那也是下个月收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啊,怎么现在就知道了,这不科学。

    。。。洛浅浅不知道自己该什么好,因为她太出风头了妈妈打电话要批评她还是因为妈妈不知道自己的决定很生气所以打电话教训她?不过她的电话明明就在身边,妈妈不给她打电话,反而给洛家打电话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所以,我妈现在什么反应?”

    “什么反应?”唐辰微怔,正常不应该赶紧挂了电话给家里打电话才对吗?

    “就是打完电话干嘛了?”洛浅浅看了看日历,周六,怪不得唐辰有时间,但是,妈妈怎么会在家?

    “我没注意,好像是上班去了?”

    这么晚去上班???开什么国际玩笑?

    洛浅浅看了两眼时间,才缓缓道:“麻烦你了,我先给爷爷家打电话,妈妈那边麻烦帮我盯着。”

    唐辰看着手机上的消息,犹豫了半天要不要告诉洛浅浅,其实他是收到消息才知道,盯着的另有其人。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先查出盯着那边的是什么人怎么会有他的联系方式才是正事,查完了一起告诉就是了。

    挂了电话,洛浅浅立马致电洛家。

    听着那边严肃的老爷声音,洛浅浅委屈了:“爷爷。。。”

    “哼,就知道你得打电话来。”洛老爷声音中带着一丝洋洋得意。

    听到洛老爷声音,岳婷玉也凑到电话前:“是浅浅?”洛老爷点点头,然后看着电话被抢走,欲哭无泪,要不要这么霸道,他就了一句话啊。。。

    “浅浅,你放心,电话是我接的,没跟你妈妈你和你哥的事情,就你们出去玩了。”岳婷玉温柔的声音响起:“不过你还是有空给你妈妈打个电话吧,她听起来挺担心,声音也是哽咽的,听着像是哭了。”

    洛浅浅应了,又跟爷爷奶奶问候了两句,了她现在的位置,受伤的事一个字也没,然后就挂了电话。

    看着通讯录里那个倒背如流的电话,洛浅浅终于下定决心,打通了。

    话筒里不过响了一声,电话就接通了,话筒那边的声音果然就像***那样哽咽:“浅浅?”

    洛浅浅没有丝毫犹豫的应道:“妈妈,干嘛呢?”

    安兰听着女儿的声音,就忍不住掉眼泪,洛浅浅听着话筒里面抽泣的声音,急忙道:“妈妈,您别哭啊,你这样我也哭了啊,怀孕的时候哭鼻对我的弟弟妹妹不好。”

    着眼泪就掉下来了,她也是将近一年没跟妈妈见面没跟妈妈打电话,她以为接了电话会被妈妈大骂一顿,她不孝,可是,没有。

    安兰惊讶的都忘记哭泣:“你怎么知道的?”

    洛浅浅眨眨眼:“妈妈的事我都知道,不跟妈妈联系是不想想家然后跑回去。”这并不是借口,洛浅浅很清楚。

    x***** . .手打更 新d更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