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3章 :不会梦到那个场景的原因
    ,!

    虽然是下午几人才到的,不过胡思并不打算今天就放过了洛浅浅,直接让枫带着洛浅浅走人。

    枫挑眉看向胡思,洛浅浅是个见了血都怕的孩,确认?

    胡思点头,确认。

    枫便一脸的无所谓,主治是胡思,他们这里也不会因为一个孩改变什么。

    “去换套便于行动的衣服,一会跟枫出去,你今天的任务是,不会晕倒。”胡思淡定的开口,然后指了指旁边的房间将行李箱推给她:“你的房间在这里,暂住的,别乱碰里面的东西。”

    洛浅浅听到不会晕倒的时候已经预感到不好了,但是也没什么,这是必须经历的的话,她不会逃避。

    点点头,便进了旁边的屋,打开行李箱淡定的换上了衣服,便收拾了箱放在不会绊倒人的角落,出门。

    胡思看着她身上的短袖短裤,嘴角一抽,确实是便于行动,但是这不会受伤吗?

    洛浅浅看着枫换上了黑色的运动服,长衣长裤,才愣愣的开口:“我没带长裤。”

    这个天气,又是南方,洛浅浅自认没有傻到那种穿着长衣长裤的程度,所以带的都是要么透气要么是纯棉的t恤和短裤,就连裙也只是想着睡觉的时候穿带了两条,算上刚才换下的白色连衣裙也不过三条而已。

    胡思显然也是想到了洛浅浅的想法,叹气:“一会去之前带她去买一套,她有钱。”

    枫点点头,应下了,然后便带着洛浅浅离开了,洛浅浅头也不回,周身散发着视死如归的气场。

    季迅挑眉:“你这算让她自己瞎想?”

    “我又没什么。”胡思摸了摸鼻,丝毫不见心虚。周末是枫的固定狩猎时间,狩猎野物,拿回来改善伙食,只不过,在胡思的暗示下,猎物已经变成了特定的对象。

    买了一套黑色的运动装,枫倒是没有让她付账,洛浅浅只好把钱塞进枫的车里。

    看着很是大众的车里放着的东西,洛浅浅感觉心塞塞,什么任务需要背篓麻袋?总感觉是要跟着枫去做什么不好的事情一样。

    枫没有解释,甚至一路上的话都极少,和在酒吧时的模样完全是天差地别。

    “下车。”停下车,枫将东西都放在背篓里,背起背篓,从车里翻出了一把匕首塞给了洛浅浅:“防身,跟上。”

    天已经黑了,就算他不洛浅浅也会乖乖的跟上,毕竟,人命关天。

    但是看着这寂静的山,怎么看也不像有任务的样啊?难道是挖坑然后活埋???

    洛浅浅那边开着脑洞,这边的枫已经从背篓里拿出了东西,是生肉。

    洛浅浅借着淡淡的月光看着枫的动作,犹豫了半晌,开口问道:“请问,是要抓野人吗?”

    枫正在走路的脚步踉跄了一下,很快恢复了正常,暗戳戳得想,孩的脑洞真是大。

    走到草多的地方,将肉扔在草里,没一会,就听见嘻嘻索索的声音,洛浅浅瞪圆了眼睛,有种不妙的预感。

    果然,有着条状的生物从草里爬了出来,洛浅浅清晰的看到那生物时隐时现的舌头,欲哭无泪,你妹啊,大晚上跑出来抓蛇???

    枫则是心的分辨着,发现这条蛇,椭圆的脑袋,且是常见的绿色,便没有阻止它向洛浅浅靠近,毕竟胡思交给他的任务就是,吓唬洛浅浅。

    洛浅浅看着枫对她视而不见,眼泪都快掉了出来,紧紧抓住了她胸前的衣服攥在手里,这才发现手里原来还有刀,便拔掉了刀鞘,对着蛇:“你你你,别过来啊,再过、过来,我就不客气了”声音**着,明显的带了哭腔。

    枫在一边好笑的看着。

    洛浅浅将刀鞘丢了出去,然后蛇一惊,居然吓跑了,洛浅浅这才松了一口气,瘫坐在地上,瞪着枫:“你是见死不救吗?”

    却发现枫看着她的眼神带着严肃:“你别动,别喘气。”然后慢慢向她靠近,她刚想问怎么了,却听见了身后有什么和地面摩擦的声音,想到刚才跑了的蛇,心里捉摸着,不会是吓跑了的,大的来找场?然后打了大的,老的又来教训?

    枫将匕首飞快的掷出,然后对着洛浅浅道:“过来,快点。”

    洛浅浅没有片刻迟疑,立马跑了过去,头也没回,也幸亏她没回头,刀钉在蛇的七寸上,蛇距离她刚才放手的地方还没有十厘米。

    看着那三角的头,鲜艳的红色,洛浅浅真的想哭,一身的鸡皮疙瘩怎么都停不下来的发抖。

    确认了蛇死了以后,枫淡定的将蛇塞进麻袋,然后封口放进了背篓里。

    而洛浅浅知道了他的目的以后,简直是跟着他寸步不离,哪怕是看起来很危险的草丛,只要枫进去了,她也是毫不迟疑的跟上。

    还在枫的逼迫下胡乱的砍死了两条无毒的蛇,比起枫的一击致命,看着快变成肉酱的蛇尸,很容易明白这就是差距。

    洛浅浅是真的想晕倒了,但是枫会阴测测的在她耳边他不会背她回去,只会在这里等着她醒来,想想地上那些鼠虫蛇蚁,洛浅浅死撑着,不肯倒下,最后,感觉抓得差不多了,枫才心满意足的带着洛浅浅下了山,进了车,洛浅浅毫不犹豫的上了副驾驶,她可不想跟一群蛇尸为伍。

    回到了住的地方,看到她满脸幽怨的回来,胡思满意地点点头。

    然后他便回了房间,带着洗漱的东西进了唯一的淋浴房,用香皂死命的洗着自己的手,然后才冲了澡。

    回到房间,又心有不甘的将运动服洗了,才躺在床上,昏昏欲睡。

    她不得不承认,她的确没有梦到自己杀人溅一身的血了。

    但是,她改成梦到被各色的蛇追赶了一晚上,中间不知惊醒多少回,早上起来,睡衣都被冷汗打湿了。

    醒的很早,其他人看起来还没起床,她便在淋浴房门上贴了个牌,然后进去冲澡,顺便将已经湿了的睡衣洗洗干净。

    然后便回了房间,没一会就被饭菜的香味吸引到了正屋,看着桌上摆着的白粥还有不知什么的汤,清脆的笋的菜,咽了咽口水。

    枫笑道:“来尝尝我的手艺。”

    x***** . .手打更 新d更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