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明日复明日(四)
    晚饭是枫带回来的外卖,然而洛浅浅的份和其他人都不一样,看不到一点油,肉都是水煮的,虽然很大。

    “少盐少油低糖低热,现在最适合你的。”胡思毫不客气的打断了洛浅浅想的换饭。

    欲哭无泪,但是仔细尝尝,也没那么难吃,毕竟肉就有两种,看着另外几人面前只有油腻的蔬菜,突然平衡了。

    洛浅浅将饭吃的一干二净,才感觉身心的满足,身体疲惫,吃饱了就想睡觉。

    一夜因为劳累过度,躺下了就开始睡,压根也没留意有没有做梦,然而第二天,洛浅浅终于知道自己低估了自己这很久没运动的身体了,浑身酸痛,动一下都脸色苍白,想着今天的课程,洛浅浅真想晕死在床上算了。

    然而没等她纠结完,胡思就敲门了:“赶紧起来,一会还要去上课。”

    洛浅浅不知道该做个什么表情,挪移着下了地,四肢僵硬,控制不了自己的动作,一脸的苦涩,这要是被胡思那个变态看到了,还不得扎她两针?

    然而肌肉酸痛的厉害,努力了很久也恢复不了正常,甚至于蹲下都费劲,洛浅浅心知瞒不下了,只能费力的换好衣服然后出了门,看着胡思在一边看好戏的靠着墙,手里还拿着相机,咔嚓一声,洛浅浅一脸的僵硬。

    “嗯,不错,动作足够的怪异。”胡思拿着相机回到厅里,饭已经摆上了桌。

    枫看着洛浅浅直着腿走过来也不觉有些好笑,这是一个孩吗?仅仅是这样就肌肉酸痛了?

    枫不知道的是,洛浅浅之前因为受伤和高考双重原因之下足不出户,这件事虽然不是秘密,但也不是随便就能知道的。

    洛浅浅因为坐下这个动作龇牙咧嘴,很好的娱乐了桌上的众人。

    胡思看着洛浅浅,恶作剧一般靠近她问道:“要不给你扎两针?”

    洛浅浅迅速的往旁边一闪,却忘记了自己的身体如今的样,直接摔倒在地上,疼的呲牙咧嘴。

    “不用了,习惯就好了。。。”洛浅浅也没管自己摔了,赶紧先拒绝了胡思的好意。

    季迅翻了个白眼,别人不知道,他们还能不知道?胡思手里的银针,最大的作用,就是伤人。救人,还真是少见。

    洛浅浅四肢僵硬,缓缓的站起来,看着胡思的眼神带着哀怨,她本来就难受,如今这么一摔,感觉全身都碎了。

    胡思摸了摸鼻,默默的吃饭了。

    今天倒是没看到什么不明的肉类,白粥就很好吃。

    吃完饭,胡思就带着她出发了,尽管全身酸痛,但是如果只是走路不做其他比如蹲起上举胳膊之类的动作,还是没什么问题的,最起码不会控制不住面部表情。

    到了地方,杨振已经笑嘻嘻的等着了,看着洛浅浅那个僵硬的样,哈哈大笑:“我都好久没教过人了,昨天那么一动手,今天感觉浑身舒坦。。。”

    您是摔人摔爽了吧?洛浅浅默默的想到。

    然而像是知道她的状态一般,今天比起昨天的那些课程不知少了多少,但是让她纠结的是,不仅有蹲起,还有扎马步,昨天来绝对没问题,今天。。。

    于是蹲起变成了蹲蹲蹲起不来,马步变成了花样自摔,胡思的相机时不时咔嚓一声,恨得洛浅浅咬牙切齿,就不能关上声音,给她点心理安慰?

    除了今天被摔了两次之后,洛浅浅竟没有再做过270度以一只手为圆心身长为半径的旋转运动。

    今天倒是没有出去吃,而是直接把东西叫到了这边,洛浅浅看着自己这份和昨天雷同的饭菜,真是欲哭无泪,他也想吃炸鸡腿。

    吃完饭,在杨振那边冲了个澡,两人熟练的打车去了俱乐部。

    今天还非常贴心的拿了哑铃挂在她的手臂上,手臂向下偏移一点,那就是一尺,火辣辣的疼。

    妈妈我要回家,这里有体罚

    晚上依旧是圆珠笔画点点的课程,只不过每次背完了,都要去洗上半个时,尽管那样还感觉有的圆珠笔印记没洗掉。

    日复一日,洛浅浅身体慢慢适应了,时间也快到了,这是他们的第七日,也就是,明天,就是要去做任务的时刻了。

    今天的杨振很是阴险的跟他明了人体最脆弱的地方和人体最强硬的地方,的她惊讶连连。什么踹命根,踹的到吗?人家防备着呢。

    最脆弱的是眼睛,插眼,其次是鼻,这两处被攻击对方肯定会收起攻击改为防御,而如果你有武器,你又恰好在敌人的身后,那别犹豫,**是你最好的选择。

    人体最坚硬的是牙齿,打不过就咬,咬不过就挠,要不到没关系,胳膊肘比起拳头更硬,给他一胳膊拐,指甲盖也是个好武器云云。。。

    刷新了洛浅浅的下限,还可以这么玩的?

    杨振完全是倾囊相授,还给了她一瓶秘制武器。

    中午吃的依旧是那些东西,不过胡思很大方的把自己的炸鸡给了她。

    下午更是,直接让她开始射箭,甚至送了一副巧的弓箭给她,配套的剪无一例外的带着倒刺,想要拔出来,显然是要受一番苦头的。

    晚上,胡思直接让洛浅浅分别以壮叔、枫、季迅为目标出她能扎到的穴位和作用,还要用笔画出来。

    三人也非常配合的穿上了白色的衣服,任由两人胡闹。

    洛浅浅在三人面前走来走去,突然道:“这站着不动也不像是实战啊?要不我们去外面?摸着黑来?然后看看我画的位置对不对?”

    胡思点点头,他也有这个意思,但是怕洛浅浅有心理压力才没。

    在胡思的要求下,三人把短袖都扎进裤腰里,防止位置的偏移。

    第一个对上的是季迅,因为洛浅浅感觉老头儿没有战斗力,早点结束在一边喝茶就好了。

    却没有想到,季迅十分的灵活,洛浅浅连衣角都碰不到。

    洛浅浅拆开笔,飞快的出手,下一秒笑嘻嘻的站在一边:“你现在应该动不了了。”

    胡思拿着手电筒照了照季迅身上的黑点,点点头,确实,但是你这样就退到一边了?

    “不是,是因为我抓不住他,所以需要他停住,等你确认他动不了了,方法多得是。”着洛浅浅手上的笔在季迅身上点着点。

    看着点的位置,胡思点点头,对着季迅道:“你死了。”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