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 :他是坏人却是个好丈夫
    这也是个村,胡思她的任务就在这里,将洛浅浅和枫送到位置之后,胡思便没有一丝犹豫的开车离开。

    这是个宁静的村落,只有这三三两两的人家,并没有那种邻里之间的熟络感,但是每家都是村烟袅袅。胡思这个村主要的居民都在离这里一公里左右的位置,这几户人家都是后来的。

    “是这家吧。”洛浅浅看着胡思给他的照片,倒是没有房的照片,但是停在院里,从门口清晰能看到的那辆车,洛浅浅是认识的。

    洛浅浅有些不懂,明明就有位置,为什么不早点抓起来呢?

    拿出照片跟院里的车对比了一番,点点头。

    洛浅浅非常淡定的跟着胡思继续往前走,两人去了更前面的位置待着,现在天还亮着,万一有村民听了声音出来开热闹反被伤,就是他们的错了,当然最好能引到别处,没有人烟的地方,先下手为强。

    夜色渐渐神了,除了偶尔能听到两声狗叫之外,就只有夏日夜晚的虫鸣凄切之声了。

    两人回到了院外面,却惊讶的发现,大门仍然是开着的,里面的车还在,甚至灯光也还是亮着的。

    两人微惊,莫非人已经跑了?

    便扒着墙头,往屋里面看去。

    只见那个照片里的人,手里正拿着一块花布料,对着床上的猫咪比量着,和他凶狠的面容完全不搭调的温柔。

    量完了之后,那人开始剪裁,不大一会一条猫咪的裙就做好了,那人抱着猫咪穿上了衣服,猫咪挣扎无效,然后他就在门口放了猫咪:“走吧,别回来了。”

    然后看向了门外:“进来吧。”

    枫大大方方下了墙,拉着洛浅浅进了院。

    洛浅浅咂舌,这画风不对啊,不是穷凶极恶的人吗?怎么会是这样的。

    那人倒了一杯酒,在桌上:“坐吧,有兴趣听听我的故事吗?”

    “好。”枫一摊手,一副悉听尊便的模样。

    那人笑了笑:“谢谢你,这么多年你们是第一个愿意听我讲这个故事的人。”完这话,一杯酒进肚。

    “十年前,我有一个漂亮的妻还有一双漂亮的双胞胎女儿。”着看了看洛浅浅露出了一个笑容,只是那笑容多了几分的勉强:“若是还活着,差不多跟这个姑娘一般大,机灵可爱。我的妻,是天底下最美的女人,美丽聪明善良,声名远扬,最后嫁给我像我这样的人,大家都她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只有她我不是牛粪是她的护花使者。

    本来一切都很幸福,可是不知怎么的,她的名字就传到了那些混蛋嘴里。成天的找理由找借口在我家门前晃悠。

    我本来是做生意的,平时的费用该交的一点也没少过,偏偏他们就我有问题,把我打了一顿之后把摊位砸了又去找我的妻要钱,我家哪有什么钱?平时都是在进货卖货着牟利,偏偏货也被他们砸了,那里还有钱?

    他们就逼着我妻还债,我把房都抵给他们,他们还是不够,硬是把我的妻拉去赔偿。

    被他们拉走会有什么好下场?我拼命反抗,被那个为首的一凳砸晕了。

    等我醒的时候,我的一双女儿已经在我身边哭的昏厥,发起了高烧,我身上也没有钱,只能抱着两个孩先去医院,可是不给钱就没办法打针,我只能又回来挨家挨户的借。

    等我借到钱,却听到邻居那几个混蛋强迫了我的妻,他们正在那边做那档事情。

    我便急火攻心,抱着一双女儿,回家拿了斧头冲去哪个地方。

    十几个男啊。。。”到这里,那人老泪纵横,一口血喷了出去,桌面上尽是血迹。洛浅浅脸色一白,手上翻出了银针,在就被残存的两滴酒里试探,变黑了,酒里有毒。

    “我就把他们都砍了,抱着我的妻坐到了早上,我的一双女儿也因为这样,治疗不及时死了。”那人握着手里的照片:“我恨他们,我也恨我自己,身上背了十几条人命,来找我的何止你们?只是他们不愿听我的苦衷,我便把他们都杀了,杀一次换一个地方。”

    “如今我不想躲了,我就算不自我了断,也活不了多久了,我日日焚香日日念经,想着我的妻女儿下辈都能投个好人家了。”

    那人这看了看胡思:“若你没带你的女儿,我或许还想跟你过上两招。可是我不想想我女儿一般大的孩手里背上命案。

    上个月体检,医生我活不过三个月,你们也是巧了,这算是功劳吧。”

    那人摸了摸照片上的孩,然后看向了洛浅浅:“听爸爸妈妈的话,只有至亲才不会害你。”

    洛浅浅掉了眼泪,点点头。

    一只猫咪跳上了桌,身上还穿着那条花裙,那人笑了笑:“不是让你别回来了吗?去寻个新主人吧。”

    猫咪眼中都是哀伤,下一秒在目瞪口呆的三人眼中,将杯中那两滴酒喝了个干净。

    那人搂着猫:“哈哈,最后还有你陪我上这黄泉路,我也算不孤单。”

    然后看向了枫:“那些人有罪,他们该死,我杀了他们,我有罪,我也该死。但是我的妻和女儿都是无辜的,人啊,真的不能做亏心事,真的是一辈的。”

    枫没想到洛浅浅第一次出任务竟会遇上这样的事,看着泣不成声的洛浅浅微微一叹,道:“我会把你的事情报上去的。”

    “多谢。”那人笑了笑:“妹、妹、叔叔、谢谢、你、为、我、哭,叔叔、保佑、你、幸、福、美、满,平、平安、一生。”最后一句有些急促,但是下一刻,那人趴在了桌上,再无声息。

    洛浅浅一愣,哭得更加难受。

    猫咪从那人怀里跳出来站在桌上,靠着那人的头便闭上了眼睛。

    “愿您走好。”

    这人称不上是个好人,甚至恶贯满盈,受伤命案无数。

    这人也算不上好父亲,一双女儿因为误了治疗时间送命。

    但是他是个好丈夫,红颜一怒,流血千里。

    洛浅浅不知那女是如何美貌,但是大抵烽火戏诸侯博美人一笑就是这般了吧?

    枫把那张全家福在酒杯中烧成了灰,倒在那人的衣兜里,了句:“一路走好。”

    两人打了电话,胡思听他们结束了,也是惊讶万分,不用一针一线解决的问题?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