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 :被算计?
    到了公寓,洛浅浅眯起眼睛,敲开了门,抬手,枪对准了那人,那人还没来得及反应,枪响人倒。洛浅浅一脸的血。

    胡思已经震惊了,然后看着洛浅浅淡定的用手抹了抹脸,转身下楼:“还不走等着招苍蝇呢?”

    下楼上车回家,实际任务时间没到五分钟,洛浅浅对一身的血迹视而不见,回到了住的地方第一件事就是去了淋浴室,然后枫就看见好好的运动服进了垃圾桶。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杨振就发现洛浅浅状态不对,明明是疲惫的面色,偏偏那一双晶亮的眼里显示的是亢奋,昨天让她痛苦的课程今天更是提前完成,还自己加了强度,随后她走了以后,杨振立刻致电胡思,却发现胡思手机关机了。

    射击课也是不论是枪还是弓箭,加重后也是淡定的瞄准射击,沉稳冷静的模样,让她的教练很是纳闷。

    回到房间,又是看书,暗暗的记忆着胡思布置的课程内容。

    没一会,枫来叫她给她送了新的运动服运动鞋,她笑了笑换上去就跟着胡思离开了。

    又是五分钟解决的任务,胡思却感觉洛浅浅状态越来越不对,却怎么也联系不上胡思了,他有些不明白现在的状况,可是洛浅浅明显是透支一般的在做任务啊。

    洛浅浅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没有害怕了,反而精神越来越兴奋了,她知道这不对,甚至知道自己应该休息可是她睡不着。只能任由自己做些应该做的训练,却怎么也感觉不到劳累也感觉不到饥饿。

    她甚至感觉自己是不是回光返照了?所以才这般精力旺盛?

    亦或是尚在梦中所以没有任何感觉?

    可是一切都是那么真实,除了那些五分钟完成的任务。

    洛浅浅感觉自己不好了,很不好,可是没有办法,她感觉到自己,可是她并不想笑。

    胡思在门口看着洗完澡回来就窝在房间里看书的洛浅浅,微微皱眉,他眼底下,她已经两晚上没吃了,从那天把枪给他她就不对劲了,可是那分明是狐狸的啊。

    洛浅浅一夜未熄灯,枫在门口站了一夜。

    洛浅浅看了看天亮了,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去上课了。

    这次不管是杨振还是她的教练都发现她很不对劲了。

    胡思来接她的时候二话没直接一手刀把她劈晕了,胡思分明从她晕倒之前的眼睛里看出了如释重负四个字。

    这一睡,便是两天,醒来的时候,洛浅浅还有些眩晕,浑身酸痛,长时间没进食,又超负荷的锻炼,让她的身体在恢复了知觉以后十分痛苦。

    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墙还有滴答滴答的点滴架,洛浅浅确信自己在医院。

    她看着枫坐在她的床边一脸的担心模样,扯了扯嘴角,却不出话来。

    枫看见她睁开眼才松了一口气,道:“你等等我去叫医生。”洛浅浅点点头。

    医生进来以后仔细的检查了洛浅浅的瞳孔以及心跳,开了其他项目的检查单,才拉着枫到门外:“你们这些家长也注意点,那种东西别让孩沾染,这也就是皮肤接触了,如果吃下去怕是华佗在世也回天乏术。”

    胡思点点头,脸上尽是愤怒的表情。

    回到了病房,用棉签沾了点水润了洛浅浅的嘴唇才缓缓道:“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洛浅浅摇摇头,这几天虽然他脑时常不在线的感觉,但是她还是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的,奇怪的是,她回想起来竟然没有任何恐惧,让她感觉有些惊讶。

    枫叹了一口气:“现在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你放心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枫紧紧捏着拳头:“我去给你买点粥,你先躺一会吧。”

    洛浅浅点点头。

    枫出了病房,脸色才变黑,究竟是谁在墙上下神经兴奋剂?而且这东西是胡思让他那给洛浅浅的,可是胡思也不可能啊?他想的话有无数的机会,没必要这样,而院里的无非只有他、壮叔、季迅、浅浅还有那个不知来路的路思邈。

    这东西放在仓库,有空闲时间去的人,貌似都有。

    但是给一个孩下这种东西,得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怨?

    而且偏偏这个时候胡思失联,要是平常,这也正常,偏偏是这样的时候,他真的是气的牙根痒痒、

    洛浅浅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她倒是没想过会被人下毒这样的事,但是她知道肯定是有人对她做了什么,她的行为才会那么的反常,若不是枫动手打晕了她,她怕是熬到现在熬死了,不吃不喝不睡觉,谁能受得了?

    但是仔细想想,她不对劲以前和她接触的只有四个人,杨振、教练、路思邈还有枫。

    杨振距离那段时间有点久远,排除,教练除了给了她两戒尺之外,没有别的接触,也可以排除。

    枫,最后敲晕她救下了她没理由会是枫,可是剩下的那个,是路思邈,路思邈和她无冤无仇,甚至叫她姐姐也没有道理啊。

    不仅洛浅浅想不明白,枫也想不明白。

    而此时罪魁祸首正坐在京城的大饭店中品着美酒吃着佳肴:“但愿不会怪我太残忍了吧。”

    枫甚至查了指纹,可是,除了洛浅浅自己的指纹之外,没有任何其他人的指纹,甚至于,药品的购买记录里面也没有他所熟悉的名字,那种药物,在购买渠道上是很有限的,也都是需要留下购买者信息的,防止犯罪。

    偏偏每一个人都跟他们这一群人毫无葛。

    洛浅浅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中了邪,但是不是玉是辟邪的吗?可是若不是中邪,她怎么会完全不听大脑的指挥呢?

    “姐姐。”路思邈怯怯的打开病房的门,走进病房,一脸的担心。

    “。。。”洛浅浅嗓不出话来,只能招招手,让路思邈过来坐。

    路思邈走带病床前的椅上坐下,开始掉眼泪:“姐姐,你前几天都不理我,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洛浅浅一愣,想起来似乎是真的没有搭理任何人,甚至于似乎都没怎么话?莫非是什么邪术?提线木偶之类的?洛浅浅的脑洞大开,摸了摸路思邈的头,摇了摇头。

    路思邈看着洛浅浅的模样也知道姐姐状态不好也就没继续掉眼泪了,反而是乖乖的洗了毛巾,给洛浅浅擦脸。心温柔的动作让洛浅浅感动到不行。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