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了无
    一大早,洛浅浅就出了门,洛言然跟贾凝回了家,秦暖也回了秦家,她便自己打车先去了酒店,到了楼下,却看到那个少年已经在楼下了,手里还拿着早餐,正在温柔地看着她来的方向笑,一时间她竟不知道什么好,明明还只是少年,却给她的感觉是成熟的。

    “等很久了吗?”洛浅浅笑嘻嘻的站在徐天逸身边。

    “没有,早餐还是热的。”少年笑:“吃了吗?”

    洛浅浅点点头:“不吃饭奶奶不让出门的。”着拍了拍自己的背包,看这徐天逸除了早餐身上竟然什么也没带惊讶万分:“你什么都没带?”

    徐天逸好笑的看着她,将车钥匙拿在手里。

    洛浅浅恍然大悟,道:“还是你机智。”

    然后两人往路思邈的房间走去,敲了敲门,路思邈揉着眼睛打开了大门,看着已经收拾好的两个人,惊讶得瞪圆了眼睛:“姐?姐夫?”

    “听着怎么那么别扭呢?”洛浅浅摸了摸自己的脖低声嘀咕着。

    徐天逸好笑的看着人儿,把早餐递给路思邈:“今天出去玩,快起来吧。”

    谁知路思邈接过早餐之后竟然有几分纠结,看着洛浅浅支支吾吾的开口:“姐,我能不能不去啊。”

    洛浅浅诧异的看着路思邈,人生地不熟的,路思邈是想干嘛?

    “我想在这里打游戏,昨天玩得太晚,我刚睡不久。。。”路思邈自己开了口,一方面他不想当电灯泡,另一方面,游戏真的很好玩。

    洛浅浅往房间里面看了两眼,皱着眉:“可是我们不是去一天两天啊,要去三天才回来。”

    路思邈点点头道:“我就在房间那儿也不去,可以跟餐厅点饭的很方便。”

    徐天逸挑眉:“玩的什么游戏?”

    洛浅浅无语这是重点吗?然后就看着两人已经聊到一起去了,无语的下楼续了房费。

    回来的时候看着路思邈已经兴致勃勃的开始玩游戏了,虎着脸:“玩了一晚上了,赶紧去睡觉。”然后从钱包里拿出来几张钞票,放在电脑桌上:“钱不够给我打电话。”

    路思邈点点头,依依不舍的关了电脑,爬上了床:“姐夫,照顾好我姐。”

    徐天逸严肃的应下了。

    洛浅浅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帮路思邈关上了房门,出了门才问道:“你还玩游戏?”

    “看别人玩过,不过。。。”徐天逸笑着将洛浅浅按在电梯门上:“三天是什么意思?”

    洛浅浅红着脸推开了徐天逸:“秘密。”然后移开了视线:“给暖暖打个电话,怎么还不来啊。”着打电话去了。

    徐天逸叹气,好不容易路思邈不跟着了,又跟着两个更闪亮的灯泡了,一个比一个爱凑在洛浅浅身边。

    “我哥跟暖暖在超市买吃的,我们去超市门口等着吧。”洛浅浅举着手机轻笑,正好电梯来了,两人下了电梯,洛浅浅后知后觉地道:“路思邈就这么睡了早饭岂不是凉了?”

    徐天逸对洛浅浅的脑回路不知该抱有什么看法,叹了一口气。

    洛浅浅又突然想起了什么,瞪圆了眼睛正要话,徐天逸先开了口:“你放心该带的我都带了,没有的现买,你别在这里操心了,想那么多心老得快。”

    洛浅浅哀怨的看了他一眼,她才多大,就老得快了?于是没话了,乖乖的上了车,车停在超市门口,没一会就看着两个人抱着巨大的袋出了门,恩一个穿着长裙仙气飘飘,一个穿着长衣长裤带着帽墨镜,还不忘戴上口罩,怎么看都像坏蛋,但是洛浅浅确认了他是洛言然没错。

    看到熟悉的车,洛言然立马奔着车就过来了,进了车里摘装备扇风一气呵成。

    秦暖坐在了他的旁边,笑呵呵的看着洛浅浅:“走吧,出来的挺早嘛。”

    洛浅浅无视了好友嘴里的揶揄,看向洛言然:“你这是要去抢银行?”

    秦暖脸上止不住笑意,看向了一边。

    洛言然狠狠地瞪了一眼妹妹,对着徐天逸道:“空调开到最大。”

    徐天逸看了看洛浅浅,道:“你们开车吧,开那么大对身体不好,你们到前面吹吧。”

    洛浅浅这时候也是如梦初醒一般,点了点头:“徐天逸还未成年没有驾照呢,哥你开车吧。”

    洛言然无语,坐了这么久才想起来?但还是点点头,穿着那些装备实在是太热了。

    洛浅浅愉快的下车坐上了去了后座,然而秦暖同学并没有动弹,安静地坐在那里:“我也是女生不能太吹风。”一句话就把徐天逸幽怨的打发到副驾驶上,两个人人在前面互看生厌,洛浅浅和秦暖在后面吃着零食聊着天好不开心。

    洛浅浅时不时投喂一下前面的两个人,秦暖当做没看到,毕竟她可不是未成年的屁孩还是要矜持的。

    徐天逸透过后视镜两人吃的开心,也就笑笑没话了。

    车很快就到了传中极为灵验的寺庙山下,因为京城里往来的国际游客增多,安检强度加强,导致往外走的路很顺畅,而进京城的路已经堵成了麻花。

    下车的时候,洛言然继续武装,手上还不忘拿着一个秦暖随手买给洛浅浅的大花猫扇,不停的扇着风。

    从山下到山上,从精力充沛到汗流浃背,从蹦着走到爬着走,洛浅浅暗自庆幸这将近一个月的历练,看看在后面已经快瘫倒的秦暖还有已经不顾及形象摘了帽口罩墨镜的洛言然,洛浅浅扯了扯嘴角,瘫坐在台阶上。

    徐天逸脸色比三人都好得多,但是也是喘着粗气,眼看着要到地方了,他也算松了一口气。

    生怕洛浅浅半路不支倒下,所以洛浅浅要拿的零食甚至是包都在他身上,他也一直看着罗前期那防止她腿软往后摔。

    好在终于快到了,想到这里,徐天逸眼里闪过一丝温柔。

    洛言然瘫在地上:“不行了不行了,走不动了。”着,拿出了袋里的水喝了两口浇在了头上,矿泉水和汗水混杂在一起划过脸颊滴落在世界上,水痕很快就干涸,盛夏三伏天的太阳果然不是开玩笑的毒辣。

    秦暖看着下面走上来的行人,急忙把洛言然的装备给他戴上,洛言然刚想话,却看到了下面的来人,口中的话咽下了,没有出口,他只想问,秦暖和他出去需要这么遮遮掩掩的吗?和他在一起很丢人吗?

    徐天逸和洛浅浅先到,只见一名和尚站在门口对着洛浅浅行了一礼:“大师恭候多时,请随我来。”

    “我?”

    “正是女施主。”

    洛浅浅愣了许久,点点头,跟上了,发现徐天逸没有跟上,才偏头看向他:“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他们。”徐天逸温柔的笑笑,眼神里尽是鼓励。

    洛浅浅跟着和尚去了偏殿,这里并没有什么人,只见一名白胡老和尚坐在凉亭里面对着棋盘,手中还端着一杯茶,倒是颇有几分味道。

    “来了?”他问。

    “来了。”和尚答。

    然后和尚离去,洛浅浅在老和尚的招呼下进了凉亭,洛浅浅并不知道什么是佛门礼仪,只能凭着印象双手合十躬身行礼:“大师您好。”

    “施主,我算着你们也该来了。”老和尚:“贫僧法号了无。”

    “了无大师。”洛浅浅恭敬的叫到。

    “不过是个称号罢了,施主回来已经八年,可有疑惑?”了无大师笑了笑,捻起了白落在棋盘上。

    “八年。。。”洛浅浅嘴上重复了一遍,然后瞪圆了眼睛,果然是重生之事:“我不明白大师是怎么知晓的?”

    “世间的一切都有因果,生而为人就要承担这份因果。”了无大师捻起黑,落下:“尽可放心,除我这半步轮回的老头之外没有第四人知晓。”

    “没有第四人?那就是有。。。”洛浅浅突然恍悟,秦暖。“那她。。。”

    “她有她的使命,你有你的任务,你们都是为了板正原本的生活轨迹才会重来不是吗?这是造化,也是负担,知道的越多,肩上的责任越大。”了无大师笑了笑:“一招棋错,满盘皆输,做事之前,考虑清楚。”

    又跟洛浅浅了几句高深难懂的话之后,了无大师再没话,她便出了凉亭,出了侧殿,却看到秦暖也是一脸迷茫的从一个院里走了出来,两人对视了两眼,皆是迷茫之色。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