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爱情消逝的原因有很多可能是距离
    “他是。。。”黄月然刚要开口,安兰已经出现在门口,肚已经非常大了,一脸的惊喜,林旭在厨房赶紧出来扶着,看到洛浅浅都是又惊讶又惊喜。

    “浅浅怎么突然回来了?也不打个电话,好去接你。”看着妻在哽咽,林旭先开了口。

    “林叔这话,妈身边能离了您吗?我们年轻力壮的还是自己回来吧。”洛浅浅直接踩掉了鞋,扶住妈妈,摸了摸安兰的肚:“真像个大气球。”

    徐天逸沉气:“阿姨好,叔叔、阿姨好。我是徐天逸。”

    何闻玉在一边补充道:“浅浅未来的男朋友。”

    看到妈妈有些变化的脸色,洛浅浅笑嘻嘻的扶着妈妈坐下,然后找出了拖鞋给徐天逸,陪着徐天逸和何闻玉把东西拿进家里:“妈妈,玉的是真的,您别生气,我未成年的时候不恋爱,只是觉得应该带回来给妈妈看看。”着把徐天逸拉在三位长辈面前:“这是我给未来的自己选的男朋友,我喜欢的人。”

    林旭按住了妻的手,带了几分审视的看着徐天逸:“天逸是在哪儿上学?”

    “哦对了很荣幸的介绍,这位是京城本年高考理科状元,还有,他即将去国外读书,五年不会回来。”洛浅浅把背景交代清楚之后,屁颠屁颠的翻出了袋,拿着两件衣服在妈妈肚上比量,笑的一脸灿烂。

    听了洛浅浅的话,三个大人都是一个表情,震惊。

    然后还是林旭开了口:“天逸你家里知道你来这里吗?”

    徐天逸愣了片刻,笑道:“我出去是为了我和她的未来变成我们的未来,家里的意见不在我考虑范围之内,当然,家里并没有反对。”

    林旭皱眉:“你们还年轻。”

    “可是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错过了有可能就是一辈。”徐天逸看着洛浅浅眼底尽是温柔:“叔叔请您和阿姨相信我,我们还有五年的时间成长,所以请别忙着拒绝,从现在到成年有五年,到法定有七年,足够证明我们的决心,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洛浅浅低下的头眼中满是疑惑,这人是从哪儿学的这么多情话?

    “阿姨不反对。”安兰突然开口,拉着女儿的手,安兰笑的一脸温柔:“只要你们能坚持到那个时候,我就支持你们。”

    洛浅浅看着这个场景,低声嘀咕:“怎么真变成见家长了?我就是带回来给妈妈看看啊。。。”

    黄月然好笑的拍了拍干女儿的头:“这又不愿意了?”

    感觉到徐天逸变得危险的视线,洛浅浅摇摇头:“我喜欢他没必要遮遮掩掩,如果有一天我不喜欢了我也不会遮遮掩掩。”

    然后果然看到了徐天逸黑了脸。

    洛浅浅傻呵呵的笑了笑,别开了眼睛,她就是故意的。

    安兰拍了女儿的手一巴掌,一脸的又好气又好笑。

    洛浅浅讨好的看着妈妈:“看在他眼光不错的份上,我会继续喜欢他。”着看向那一地的礼物,暗示着什么一般。

    果然,安兰皱着眉:“这么多东西,你家里。。。”

    徐天逸果断道:“初次上门,哪有不买礼物的道理,也不知道买什么,就随便买了点,看着都不错就都带上了。”洛浅浅既然给他搭了台他就得往下唱戏。

    林旭皱眉,看来这孩家境不错?那岂不是浅浅以后会吃亏被瞧不起?

    “干妈,拿回去吃,吃完了过来拿,我妈吃太多了,脸都圆了。”洛浅浅这话把一袋补品递给黄月然。

    黄月然刚想拒绝就听见安兰道:“家里还有几盒让你干妈带回去,浅浅别欺负人家孩不好意思开口。”

    徐天逸摇摇头,笑着道:“买的本来就很多,浅浅的干妈和亲妈都是一样的重要,浅浅做决定就好。”

    一句话两个女人都满意了,这孩既会为洛浅浅考虑,又会为她圆场,也算是难得了。

    “要是你哥在就好了。”安兰突然道,洛浅浅变了脸色,虽然很快恢复了正常,徐天逸还是发觉了。

    林旭在一边急忙转移话题拿出了一个大红的快件:“浅浅你的通知书上个礼拜就到了,快拆开看看。”

    洛浅浅点头,在众人期待的眼神里拆开了通知书,徐天逸看到一行字却皱起了眉:“计算机系?”却看见洛浅浅理所应当的点点头。

    看到都是疑惑的模样,她轻笑:“我学过一点对这个还算有兴趣。”这个完全是忽悠家里的,徐天逸知道她学起这些东西都是被逼的,如果有那个必要完全不愿意碰电脑的样。

    看完通知书,林旭没什么,倒是安兰又道:“书帆在国外没办法,嘉佑也不回来,浅浅你在那边没跟你嘉佑哥联系吗?”

    洛浅浅摇摇头,是林嘉佑没联系她,她那边又很忙。

    林旭看看妻再看看一屋的人笑了笑,脸上没有一丝的勉强:“他都多大的人了还用你操心?放心吧,有事他就打电话了,你看每个月要生活费的时候从来就没晚过。”

    安兰嗔怪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招呼着徐天逸把东西放下坐下休息。

    洛浅浅则是跟何闻玉去一边窃窃私语,然后就看着洛浅浅的脸越来越黑,然后起身,对着安兰道:“妈,我跟玉还有天逸出去一趟。”

    安兰皱眉本想阻拦,但是又不是孤男寡女,还有玉也在,便没有阻拦了。

    徐天逸发现洛浅浅表情不对,出了门拉住她问道:“怎么了?脸色那么难看?”

    “捉奸。”洛浅浅愤愤的踢着鞋:“走走走,我们去看看,真要是那样,我就拍下来发给嘉佑哥。”

    何闻玉点点头,她的也不是瞎话,确实是亲眼看见的,但是能不能抓到奸,她可不敢保证。

    “怎么回事?”徐天逸看着何闻玉,知道从洛浅浅嘴里问不出来什么了。

    “就是林嘉佑,浅浅妈妈的再婚老公带来的那个儿,他的女朋友今天被我们在机场看见和一个男生搂搂抱抱的出来了。”何闻玉摊手:“就是接你们之前看到的,她可能不记得我了,没注意到我们。”

    “你应该先给你哥打个电话问问。”徐天逸沉默了片刻:“她明目张胆的带回来不定他们已经分手了。”

    洛浅浅恍然,停下了脚步,已经到了楼下,就算什么了,也不怕楼上的大人听见,于是急忙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个号码。

    嘟嘟嘟响了很久那边才接通:“喂?谁啊?”对面闹哄哄的,听起来接电话的人心情十分的不好。

    洛浅浅道:“嘉佑哥,我是洛浅浅。”

    对面顿了两秒,然后就听见嘈杂的声音远离的声音:“怎么了?突然给我打电话有人欺负你?”

    “不是。”洛浅浅急忙否认:“家有个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家啊。”林嘉佑道。

    “那你回来吧,我在楼下,我们见面。”洛浅浅直接道,然后看了看身边的人,犹豫了一下又道:“我正好有个人想介绍给嘉佑哥认识一下。”

    林嘉佑愣了半晌,才呆呆的问道:“你回来了?那你等我,二十分钟内,啊不十分钟,十分钟内我肯定到。”完挂了电话。

    洛浅浅一摊手,不管不顾的坐在一边的花坛边上,随后何闻玉和徐天逸一左一右的坐在了她的两边。

    何闻玉皱着眉,刚才的电话她也听到了:“嘉佑哥回来的事情,叔叔阿姨应该都不知道。”

    洛浅浅点头,看来是这样。

    徐天逸没话只是手不时的挥舞,将那些蚊虫赶离。

    不到十分钟就看见一辆摩托车风风火火的冲了过来,一个男带着酒气下车停车摘头盔,头盔在空中打了个转稳稳的落在车把手上,男站在洛浅浅面前,动作一气呵成。

    洛浅浅看着男一副沧桑的样,挑眉:“看来我想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

    “什么事?”林嘉佑这才察觉自己一身酒气,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看向另外两个人:“玉也在啊,这位是。。。”

    “徐天逸。”徐天逸带着疏离的笑站在洛浅浅身前,挡住了林嘉佑的酒气。

    “哦哦哦,浅浅的那个大神,我知道。”林嘉佑点点头,偏头看向徐天逸身后的洛浅浅:“什么事啊?让你这么严肃。”

    “哥,你知道。。。嗯,你单身吗?”洛浅浅斟酌着措辞,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林嘉佑一愣,叹气,点头:“你怎么知道的?”

    洛浅浅松了一口气,把何闻玉在机场看到的事情了出来。

    谁知林嘉佑皱着眉:“带回来?哪个?他们学校的哪个还是上班的那个还是那个结婚了的?”

    洛浅浅瞪圆了眼睛,何闻玉惊讶的长大了嘴巴,徐天逸表情平淡。

    林嘉佑拿出了烟,点燃,然后对着徐天逸道:“来一根?”

    徐天逸摇摇头,然后察觉到了一道目光,回头看见了洛浅浅那威胁恐吓还没来得及收回的眼神,好笑地揉了揉她的脑袋。

    林嘉佑叹气:“我们学校放假早,我想着去看看她,就没跟她,过去了,买了花想去学校门口等着,但是出了花店却看见她跟一个男人进了一旁的宾馆,我们异地要是仅仅是移情别恋我也无话可,我就找了个地方睡了,打算第二天找他问个清楚,毕竟我们在一起四年了。第二天,我去他们学校,却看见她和另一个男同学搂搂抱抱去图书馆的身影,我问了才知道,她已经跟那个男生在一起一年半了。我打算回去了,然而当天晚上却看见她又挽着一个中年男人去逛街,而这期间给我发的消息一直没有间断。我不知道我应该怎么继续,也不知道怎么跟家里,就回来了,怕我爸担心就没回家。”

    洛浅浅瞪圆了眼睛:“脚踏四条船???这是想要劈腿劈成蜈蚣精吗?”

    谁知林嘉佑强调:“这是我看见了的。”

    然后拿出手机,打开了某个企鹅,这几天没登录上面已经是无数的消息了,洛浅浅看着最上面的那个对话框,打开,里面全是情啊爱啊思念啊。

    洛浅浅坏心眼顿起:“约出来?”

    何闻玉在一边跃跃欲试:“是呀是呀约出来,打他丫的生活不能自理。”

    “算了吧。”林嘉佑摇了摇头:“我不要了。”手指飞快地在手机上按了几下,然后熟练的关机了。

    洛浅浅扬眉:“回家吗?”

    林嘉佑摇摇头:“改天吧,别让阿姨担心了。”

    想到妈妈的孕肚,洛浅浅也默认了他的这个决定。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