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送别
    两人笑笑也改变不了时间的流逝,洛浅浅看着时间脸色越来越不好,像是马上就哭了一般。

    徐天逸拉着她的手,轻声劝道:“你又不是见不到我了,才五年而已。”

    洛浅浅感受到手掌上的温热,眼泪直接啪嗒掉了下来:“人生一共才几个五年,我不管,你早点回来。”

    徐天逸点头应下:“我一定会努力早点回来。”

    “你的哦,不许反悔。”洛浅浅委屈的抓着徐天逸的衣角,却怎么也没有当初扑上去抱着的勇气了,简单来,她、怂、了。

    洛浅浅的内心也在抓狂,她想抱着哥哥嘤嘤嘤的委屈的哭一场而不是这么可怜兮兮的掉眼泪,还抓着个衣角,她上辈是晒衣服用的夹变的吗?

    徐天逸也很伤感,可是他不离开,就一辈没有站在这个姑娘身边的身份,只能站在洛家的对面,他不肯,所以必须走。

    至于徐家,他不在乎,一个把它当成累赘的亲生爸爸,一群把他当成眼中钉的所谓亲人,他已经受够了。

    “走吧。”洛浅浅也是知道这一点的,很快调整好了心态,把自己对少年的非分之想埋进心底,笑着:“只有我送你,但愿你不嫌弃。”

    “不会。”徐天逸笑着拉起姑娘的手,他都要走了,这点便宜还是可以享受一下的,看着姑娘泛红的脸什么的心情真是特别的好。

    洛浅浅到了机场,才感觉伤感万分,她的少年即将要踏上征程。

    两个人站在检录口外,洛浅浅低下了头。

    少年微微叹息,将女孩拥进怀里:“你这样像被我欺负了一样,别难过,等我回来就嫁给你好不好?”

    女孩破涕为笑:“那我就娶你。”但是缩在少年的怀里不肯出来,直到不得不进去。

    洛浅浅拽着少年的领口,垫着脚飞快的在少年的下巴上印下一吻,吻完挥挥手,跑开了,声音远远的传来:“少年,我等你回来。”

    摸着自己的下巴,徐天逸突然感觉是不是自己长得太高了?

    洛浅浅出了机场飞快的打车跑了,脸上都憋红了,回头看向机场,轻声:“真不想这么久见不到你啊。”

    徐天逸愣了片刻才拎起行李箱往里面走,就在这时被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拦住了:“先生,我家少爷有请。”

    徐天逸皱眉,直接将两人带入为徐家的人,脸上一片灰败:“徐家就不能放过我吗?我真的什么都不想要。”

    徐天逸看着两个比他强壮的多的青年,放弃了抵抗:“我跟你们走。”

    谁知,其中一个青年,直接向徐天逸伸出了手:“请您把证件先给我。”徐天逸咬了半天的牙,才从随身的背包里抬出了证件,看着青年转身离开,心里想着还好洛浅浅先离开了。

    没一会,两个青年带着徐天逸检票上了飞机,惊讶的发现竟然还是头等舱,舱里除了他之外只有一个人,那个人仰躺在凳上,帽扣在他的脸上,看起来和他的身段也差不了多少的年纪,只见其中一个青年对着那个人道:“少爷,人带来了。”

    那人嗯了一声摘下了帽,徐天逸瞪圆了眼睛:“你”

    “嘘。”那人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坐下,你们先下去吧。”

    西装青年应声下去,他们自然不会跟主一样在头等舱。

    “我帮你改了目的地,跟我一起了。”那人看这徐天逸惊讶的眼睛笑了笑:“怎么?你抢了我亲爱的妹妹,我还不能把你带在身边敲打敲打了?”

    话的人正是洛书帆,只是比起一年前显得精练了许多。

    “你怎么会在这里?怎么没去见见她?”徐天逸自然是最知道洛浅浅想法的人。

    洛书帆翻开面前的书:“我曾经,也包括现在根本护不住她的平安,所以我需要成长,她也需要成长,但是她太懒了,需要动力。”着将书中的一张照片递给徐天逸:“我不在她的身边不代表我对这些事情都不知道,想拐走我妹妹,你还得得到我的认可。”

    徐天逸坦然点头:“你倒是变了不少。”然后面色有些难看的问道:“那你打算让她继续走洛家的老路?”

    谁知洛书帆脸色微变,看着徐天逸的脸摇了摇头:“我做不了主,她的大学肯定要上的,至于是什么方法就不是我能决定的了。”

    “你后面当真有人?”徐天逸面色一寒,正要站起身就被洛书帆拉住了。

    “有人又如何?我是他的亲哥还会害她不成?”着把手上的书递给徐天逸:“你以为我就很轻松吗?”为了妹妹轻松,他要学的何止大学的课程。

    徐天逸翻了翻:“你这是。。。”

    “我在上学,你也要去,你们做的是我大概都知道,所以不会对你客气的。”洛书帆笑了笑:“之所以更改了你的行程,是因为,你的行程,已经被泄露,如果你是单纯的直接过去了,怕是第二天徐家就会收到你的死讯。”

    “怎么可能,知道这件事的不超过五个人,都是可以相信的。”

    “我没是他们泄露的,你要知道航空公司的资料不是完全的安全。”洛书帆拍了拍自己的腿,笑道:“不过就是麻烦点,还需要转车就是了。”

    徐天逸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你如果一直注意着浅浅,那你知道我和他今天去看望洛叔叔,有个人送了一束花还是一束康乃馨在墓碑前吗?”

    洛书帆眼神闪了闪,低下了头:“我又不是神,怎么会什么都知道。”

    徐天逸不知道怎么的,就因为洛书帆的这句话,肯定了他必然知道去的人是谁。

    不过既然来人是洛书帆而不是徐家,他也就松了一口气,不管那么多,淡定的跟洛书帆聊了几句才沉沉睡着。

    洛书帆看着睡着的徐天逸,冷哼一声:“想带走我妹,得看看我同不同意。”眼神死死的盯着那条穿着玉佩的红绳。

    他是很欣赏徐天逸的,那只是作为朋友而言,但是作为妹夫,他自然是没那么好打发的,怎么也得将徐天逸打磨的对妹妹一心一意还要像妹妹希望的那样闪着光才好。

    徐天逸:我现在难道不是吗?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