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 :秦暖(十)
    “回家回家。”秦暖见等着也没有什么消息,果断决定打道回府,然鹅,洛浅浅一句话打断了她的行为:“我似乎还要去学校?”

    “你没带行李,还是得回去拿。”秦暖这才想起来,洛浅浅这刚报道完,过几天开学了,大一就要进行惨无人道的军训了。

    “对啊。”洛浅浅瘫在座位上,动都不想动,偏着头看向洛言无:“三哥,你我怎么样能躲过军训?”

    “如果你不想受罪,还是乖乖的去军训吧,你能逃过军训的理由就那么几个,腿骨折,动手术,你看哪个你能接受?”洛言无开着车也不忘调侃洛浅浅,要知道之前坐轮椅的时候她都恨不得拆了轮椅的。

    “人体末端细胞去除手术行吗?”洛浅浅眨眨眼。

    洛言然却皱着眉,思考着最近洛浅浅哪里不舒服。

    秦暖在一边幽幽接话:“你是打算剪指甲还是剪头发?”

    话音刚落,洛言然就没好气的对着洛浅浅翻了个白眼,他算是反映过来了,这孩就是个懒的。

    洛浅浅嘿嘿的笑着:“别老拆穿我,不过真的,我要把头发留长了。”摸了摸自己刚能扎成兔尾巴的辫,洛浅浅有些怀念曾经那及腰的长发。

    “哦。”秦暖翻了个白眼:“那个谁喜欢长头发?”那个谁指的必然是徐天逸,洛浅浅不让她拆穿她就不拆穿好了。

    谁知洛言无又是挑眉:“我妹长发短发都好看。”然后余光看着后视镜里一副大爷模样的半躺的洛浅浅,平淡的问道:“徐天逸这么的?”

    “三哥,好好开车,别八卦。”洛浅浅翻了个白眼,这还不如直接名字呢,这么含糊的就好像确有其事一样。

    然后摸着自己的手指头:“我感觉拍照长发比较飘逸有感觉。”

    “那倒是,你看古装美女哪个是短发?不过好像男的也都是长发……”秦暖刚想赞同,却自己发现了漏洞。

    “古人崇尚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就好奇了他们难道不会头发分叉?难道他们就不会嫌弃自己头发枯黄像稻草?”洛浅浅摸着自己的头发眼中闪烁着光芒:“如果我回到古代一定开一家美容美发护理店,肯定非常赚钱。”

    “你脑坏掉了吧?还美容美发,你会吗?就先不你会不会这个问题,古代有护发素洗发液吗?”秦暖毫不犹豫的打击到。

    “我就是一。”洛浅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蔫了,她本来就是一时兴起。

    “重点是,还没有自来水,你还得自己烧水。”洛言无听了半天才听明白妹妹表达的是什么,跟着了一句。

    洛浅浅就彻底打消了这个想法。

    三个人回到家之后,还没开始准备带去学校的铺盖卷,胡思的消息就发来了:怀孕,七周。

    “暖暖,哇塞哇塞,她有了。”洛浅浅很激动。

    “她有了你激动什么?又不是你的孩。”秦暖把激动的难以自控的洛浅浅推离自己身边,开始伸出手指头:“现在是八月末,两个月左右?也就是七月初发生的事情?那还在上学啊,真不准是谁的种……”

    “那还不简单?看她先找谁不就知道了?”洛浅浅眨着眼睛,一本正经:“作为妈妈不会不知道自己孩的爸爸是谁吧?”

    “什么孩?”洛言然刚下楼就听见妹妹在孩爸爸妈妈什么的,急忙问道。

    这一句话直接把在屋里的二老炸了出来:“什么孩?暖暖有了?”

    “什么?暖暖?”洛言然整个人都是震惊的。

    秦暖无语扶额,怎么就突然变成了这样?看向洛言然:“我们的是昨天那件事的主人公,别瞎给我扣帽,我哥知道还不打死你?”

    洛言然这才如释重负,呵呵傻笑。

    秦暖翻了个白眼:“洛浅浅你赶紧去学校,再不走我就帮你上路。”

    “对哦。”洛浅浅赶紧麻利的回房间,翻出做好的被,仔细地装好了倒腾下楼,洛言无直接接手,兄妹默契的打算出门。

    秦暖却跟上脚步:“我也去。”刚完什么孩的事情,现在她怎么也不想待在家里看着二老的眼光,尤其是还有个时常犯二的洛言然,她更待不下去。直接拿着洛浅浅手上的背包跟上了车,一个眼神都不给洛言然。

    洛言然伸了伸手,终究还是在妹妹等他话的眼神里败下阵来,叹气:“你们早点回来。”

    洛浅浅点点头,也上了车。

    洛言无好笑的看着明明很想把秦暖拉下去的洛言然,一脚油门,离开了。

    洛浅浅看着秦暖:“你去学校真的好吗?万一那人跟去学校呢?”

    “那就去呗,学校人那么多,他还想绑架我不成?我不去万一寝室回来人把你赶出去。”秦暖手机响了,她便拿出了手机,看着屏幕露出了笑意,开始回复消息。

    看到秦暖的表情,洛浅浅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洛言然发的消息。

    “浅浅,我刚才想到一件事。”

    “什么?”洛浅浅看向开车的洛言无,眼中一片好奇。

    “你高中军训是我哥跑去的吧?”

    洛言无口中的我哥自然是他的亲哥,洛言海。

    “昂,没错,不过还给我开后门了,好好地休息了。”不过再之后就没有一天消停日了。

    “那怎么看我也该任性一次,怎么爷爷就是不让呢?”洛言无愤愤的砸着方向盘,平时在家里对妹妹重话都不能,难得有机会命令,爷爷却不给机会。

    “莫非,三哥想指挥我?那不用军训随时都可以。”洛言无此时的想法写在了脸上,洛浅浅不由得打趣地道。

    “哪有。”洛言无立马否认,但是耳朵因为洛浅浅点出了他心里所想而变得染上了一丝红色。

    洛浅浅也不争辩,笑眯眯的坐在那里看着车窗外闪过的街景。

    洛言无也没有话,现在妹妹还,却经历了这么多,不知道以后还有什么样的难题拦在她的面前。

    秦暖跟洛言然聊得火热,没一会就把刚才的孩风波忘了个干净。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