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9章 :寝室的斗争(十二)
    像是知道了一个了不得的秘密一样,洛浅浅一晚上都在激动中度过,不知什么时候才睡去,早上又起得很早,从上铺探头,却发现下铺的秦暖也睁开了眼睛。

    两个人对视了两眼,默契的下床洗漱换衣服,出门往食堂走。

    “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洛浅浅有些难以接受的问道,看向秦暖的眼睛里充满着自责。

    秦暖一愣,摸了摸她的头:“这是她自己的选择跟你没有关系。”这句话就像是确定了曹莹莹做了的事一样,让洛浅浅张大了嘴巴无法发声,一脸的无助。

    过了不知多久,才开口,声音阴沉,陌生的都不像是平时的她:“如果我没有……”

    秦暖马上打断她:“你没有什么?没有说那些话?做了的就是做了的,不会因为歉意而改变,造成的伤害我们不在意,但是落在别人身上会怎么样?”

    洛浅浅愣住了,她没想过这个问题。

    但是如果落在一个稍微脆弱一点的人身上根本就没办法预料后果。

    “你应该庆幸,是我,毕竟我强大的我自己都害怕。”秦暖说完自己都笑了,她确实心理强大,如果不是这样,又怎么会经历了那么多还能开怀的笑?

    应该庆幸有些事情改变了,不然她面对的终究是比起现在更悲剧的结局。

    洛浅浅也无奈的笑了,是的,这是曹莹莹自己的选择,当初发帖子就应该想到可能有的后果,老人常说‘祸从口出’并非没有道理。

    “突然很庆幸,我现在是这样的家庭。”洛浅浅眨了眨眼睛,眼中闪过的光,秦暖也是了解的。

    如果,她不是洛国辉的孙女,她只是洛浅浅,要承受的未必就比那些人少多少。不仅可能会出现当初曹莹莹造谣秦暖从容的那些话,更过分的都有可能出现,或是嫉妒或许是在某个方面碍眼了挡了别人的路。

    她庆幸有洛家做后盾,却也不知道再来一次她会不会再选择同样的路。

    洛书帆的事情,埋在她的心底,就算现在不说也不是没有发生。

    偏偏洛家没查到任何有用的消息,她经常和洛书帆联系也是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没问到。

    秦暖看了她一眼:“你知道吗?遇见你之前,我想过要怎么去报复他们的,我想过好多种方法,让他们非死即伤还能保住我自己。可是因为你出现,我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等待这事情的发生随机应变,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洛浅浅看着秦暖一脸的不解。

    秦暖笑了笑:“因为有个人跟我有同样的经历,她能知道我的想法,我没那么孤单了,也能抱怨上辈子的种种了。”

    洛浅浅弯了唇角:“我又何尝不是呢?”她上一世没有什么特殊的,浑浑噩噩,混日子。

    所以重来一次,只要做的事情以后不会后悔便是好的,她不会去考虑付出和回报的比例了。

    刚到食堂,洛浅浅却变了脸色,拉着秦暖下一秒就出了食堂。

    “怎么了?”秦暖看着人并不多,有些疑惑。

    洛浅浅眯起眼睛:“elvis。”

    “……这应该是偶然吧?没道理你几点起床、回去哪儿吃早饭都能知道啊,我们也是突然来这边的啊。”秦暖暗笑洛浅浅多心,眼角余光却看到食堂里的某个金发少年,拎着打包好的食物出来了。

    他们刚想离开,却听见elvis叫到:“洛浅浅?好巧啊。”

    巧你个大头鬼!

    洛浅浅克制住想翻白眼的冲动,露出客套的微笑:“是呀,好巧。”

    “正好早饭买多了,分你们一份吧。”说着拿了两个袋子分给洛浅浅和秦暖:“我先走啦,一会见。”说完人就走了,没有任何留下客套的意思。

    秦暖看着袋子里的东西,微微皱眉:“鸡蛋灌饼加玉米沙拉?”这是她平时的口味,洛浅浅也很清楚。

    洛浅浅听了她的话,一愣,急忙打开自己的袋子:“看来你是想多了,我的也是鸡蛋灌饼。”

    秦暖这才松了一口气,一边咬着鸡蛋灌饼一边说:“一会我去买瓶水你上课带给他,我不喜欢占人便宜。”

    “我喜欢占人便宜。”洛浅浅嘿嘿的笑着,伸手在秦暖胸前抓了一把。

    秦暖瞬间脸上爆红,左右看看没什么人才松了一口气:“给你厉害的,赶紧走啦,还得给她们带早饭。”

    说这两个人往超市走去,面包火腿种类多,毕竟两个人已经有了早餐,也不想再进食堂了。

    洛浅浅也开始吃手上还热着的早餐,第一口脸色就变了。这一份里面没有玉米沙拉,而是她平时要求加的鸡柳。

    脸色一黑什么都没有说,毕竟这种是不知道是巧合还是算计。

    “再给我拿一瓶那个水,对就是十块钱哪个。”秦暖已经在校内超市结账了,洛浅浅还在发呆。

    “走啦。”秦暖出来的时候,鸡蛋灌饼已经吃光了,看着洛浅浅拿着鸡蛋灌饼发呆,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怎么?有毒啊?”

    “没有没有。”洛浅浅急忙摆摆手,脸上却是匪夷所思的凝重。

    “难道吃到鸡蛋壳了?”秦暖一愣,马上开始合理的怀疑。

    洛浅浅白眼一翻:“你怎么不说我的是双黄蛋?”说着,三口两口吃完了手上的鸡蛋灌饼。却没有说出她的怀疑,怕引起秦暖过度紧张。

    到了教室以后刚坐下,就看到elvis进了教室,依旧坐在她的身边。

    洛浅浅也没有任何润色,直白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的口味的?又怎么知道我们会两个人一起来?”

    elvis神秘的一笑:“因为我是绅士。”

    洛浅浅无语,眼神越过他,却看到了当时在张芸相册里的另一个人,长得很帅,看起来就是传说中的那个校草了。

    比起不知道什么来历的校草,自然是对同班的elvis更有好感。

    伸出手,指了指门口的人:“找你的吧?”

    elvis转过身,看到那个人,紧紧的皱眉,看到他的目光之后,更是脸色一黑。

    直接双手一撑,从桌子上跳到前面的地上,神色冷冽走向门外的人,然后一把抓住了他,搂着脖子带走了。

    “嘿,这是新旧校草的比拼吗?”看到这一幕,席萌幸灾乐祸的说到,声音之大,从教室后面都传到了在第一排的洛浅浅耳朵里。

    洛浅浅像没有听见一样,席萌、elvis、亦或是那个校草,都跟她没什么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