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6章 :又一次
    “也就是说,你们两个人的失窃时间是吻合的。”洛浅浅挑眉。

    曹莹莹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贼喊捉贼,所以才会知道准确的时间,那么她的时间一定是准确的;另一种则是她真的丢钱了,所以才会知道。

    “曹莹莹你的钱放在那儿?”洛浅浅紧紧咬着下唇,片刻之后才问出口。

    曹莹莹楞了一下,然后指向自己的柜子:“在柜子里,应该在我新买的东西的袋子下面。”

    洛浅浅走到柜子前面,一把拉开了柜子,看着里面的东西微微皱眉,明显这里面都是这两天曹莹莹带回来的各种衣服包包,哪一样的价值也不会比二百块的价值低。

    随意地翻了翻,洛浅浅脸上多了一份凝重。

    “你们确认没记错?”

    “哈?”秦暖一脸的难以置信:“怎么可能?我手机里还有取款提醒呢。”

    洛浅浅皱着眉,点点头。

    那么说明这个人是只求现金,对有价值的东西不感兴趣。也未必是不感兴趣,有兴趣有些东西也能查到失主的,就像秦暖的手表,上面是有客户编号的。

    如果是外人也就罢了,如果是寝室里的人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从容也像是想到了什么,抿了抿唇:“要不,这个钱我给你补上?”

    秦暖刚要说什么,直接被洛浅浅拉住了,她笑了笑:“没事,大不了以后不坑暖暖给我买好吃的了。”

    偏着头对着秦暖使了个眼色,眼神飘向另外几个人。

    秦暖明白了她的意思。

    如果是寝室里的人急用又是不能说的理由,所以才拿走的,现在这样下不来台也不好。等解了燃眉之急,想必就会还回来了。

    而如果不是寝室里的人,没道理没听到其他寝室传来丢东西的传闻。

    这么一想,秦暖就没再说什么了,之前洛浅浅回来之前说的报警也是绝口不提。

    她们心里都明白秦暖不是无中生有的人,而寝室里不在乎一千块随时能拿出来的只有三个人,洛浅浅、秦暖和从容。

    怀疑一直相处的很好的室友朋友,也并非她所愿。

    她更怀疑一直跟她们对着来的曹莹莹,但是偏偏曹莹莹说她也丢了钱。

    几人都没说话,知道铃声响起,才后知后觉的都拎着书夺门而出,啊啊啊的不顾及形象狂奔到各自的教室。

    谁也没注意到一双眼睛带着愧疚。

    “怎么晚了?”洛浅浅到教室的时候,老师笑着让她回座位了,是岳西罗的课。

    “……起晚了。”洛浅浅睁着眼睛说瞎话,但是也没人知道。

    教室可以说是座无虚席,偏偏elvis旁边的位置还是空着的。

    洛浅浅坐下后一脸的感激:“谢谢你给我占座,不然恐怕要站着上课了。”

    elvis笑了笑,没说话。

    岳西罗的课幽默而且好懂,重点是不提问,所以慕名而来的学生变得多了点。

    洛浅浅记着笔记,一脸的认真模样,却听见elvis突然开了口:“我要去做体检你有推荐的地方吗?”

    “呃?我一般都是随便去的,没有什么特别的选择。”洛浅浅一脸的认真。

    elvis脸上没有任何的诧异,只是笑着点点头:“我也是,据说半年最好体检一次。”

    体检?上次她不是已经去体检过了吗?elvis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有什么提醒她的还是?

    “可是我之前去过了呀?”洛浅浅淡淡的一笑,眼睛直勾勾的看向elvis:“所以你是想我去查查什么呢?”

    谁知elvis没有一点的张皇失措,只是浅笑:“查查为什么么你还不长高。”

    洛浅浅一头的黑线,这是在说她太矮的这个问题吗?

    听了elvis的解释,她也没当回事,只是不理他老老实实的听课了。

    下了课,洛浅浅就老老实实的回寝室了,也没顾王紫孙彬跟她说的什么班里周末一起聚餐的事,秦暖给她发了消息,让她下课后尽快回去。

    秦暖果然已经在寝室了,甚至其他人都回来了。

    “怎么了?”洛浅浅有点惊讶。

    秦暖直接看向曹莹莹。

    曹莹莹沉默了片刻,拿出了自己还没穿过的鞋子,把里面展示给洛浅浅看。这双鞋之前放在鞋盒里,鞋盒放在柜子中,鞋子里面整整齐齐的摆着一摞钱,都是一百的面值。

    洛浅浅眨眨眼:“不是结婚的人才踩着钱吗?这可真时髦啊。”

    “什么呀。”秦暖瞥了她一眼,解释道:“她回来收拾东西,不知道怎么的就翻到了,然后也没拿出来呢。”

    洛浅浅翻了个白眼,直接把钱拿了出来,数了数,十二张,淡然的问曹莹莹:“是你的吗?”

    曹莹莹摇摇头。

    洛浅浅淡定的把一千块递给秦暖,二百块递给曹莹莹:“这不就行了吗?有什么纠结的?”

    却发现她自己怎么没来由的由衷兴奋的感觉?这熟悉的感觉……

    秦暖跟曹莹莹接过钱,数了数看了看,都是崭新的钱,但是手上马上就起了小疙瘩,还有点痒:“怎么回事啊?”秦暖下意识把钱扔回了桌子上。

    看向洛浅浅,却发现她的眼睛明亮的吓人,还有些微微的泛红,愣了片刻,把钱用毛巾包好,拉起了洛浅浅:“我要去医务室看看手,你们先去吃饭吧!”

    熟悉的状况,上次的洛浅浅似乎更严重一点,眼睛已经猩红,现在只是微微泛红已经好了许多。

    看着洛浅浅额上的汗珠,秦暖也是加快了步伐。

    很快把洛浅浅带到了医务室,唯一的问题就是,方柔不在医务室。

    秦暖急得上蹿下跳:“浅浅你撑着点,我去找找!”说着把洛浅浅扶在一边的床上躺下,急匆匆的出了医务室,抱着毛巾和里面的钱。

    在她离开后不久,方柔就从另一个方向回来了,看到床上眼神明亮的猩红眼睛,一脸的了然。

    没用洛浅浅说话就把针给她打了。

    洛浅浅闭上了眼睛。

    秦暖回来的时候,看着方柔已经在了,而洛浅浅已经闭上了眼睛才松了一口气。

    拿出了一张一百块钱。

    方柔一脸的疑惑:“干吗?”

    秦暖把自己的手展示给她看:“我这是过敏了吗?”

    方柔拿着钱,下一秒就把钱扔到了地上:“你从哪儿拿到的?”

    秦暖脸一黑:“我朋友还的钱。”

    具体的事情没理由跟方柔说,秦暖便有些敷衍。

    方柔一脸的担心看向洛浅浅:“她碰过吗?”

    秦暖一愣,点头。

    方柔脸上多了一丝颓然:“这些钱给我吧,我给你换没问题的,你那儿有多少?”说着直接把毛巾都接了过来,戴上了塑胶手套才把钱捡起来:“我去给你拿现金,你把手洗干净,擦点这个。”拿着毛巾跟钱就出了门。

    秦暖根本来不及反应,东西已经被拿走了。只能看着她的背影,去洗手擦药膏。想起洛浅浅也碰过微微皱眉拿着药膏想要给洛浅浅也擦一点,却发现她的手上没有红色的小包,但是皮肤整体的泛红。

    她本来是想让哥哥去化验一下的,这下子……

    现在连洛浅浅是怎么回事都弄不清楚了。

    没一会,方柔就回来了,还拿着一个输液瓶,看着秦暖拿着药膏对着洛浅浅手足无措中。

    “你先让开吧,她跟你情况不一样。”身体里有药物残留,外界又激发了一部分,偏偏又遇上了和激发物药性相左的物质,才会这样全身发热。不过也因为体内的药性,所以并没有让这份药性留在皮肤表面,而是中和掉了。

    唯一的问题就是为了中和这份物质,体内药性自动激发的过大,导致不得不借用其他药物压下去。

    “你能给我解释吗?”秦暖冷着脸看着方柔给洛浅浅扎上吊瓶,才开口。

    方柔叹了一口气:“钱上的东西,普通人接触会起小包,不处理也就是红两天肿两天的事情,但是她不一样,你应该考虑的是,有人是对你出手还是对她。如果是你,倒还无所谓,如果是她……”

    “会怎么样?”

    “那么这次怕是只是试探,下一次出手就不会是这样的昏迷了。”方柔看了她一眼:“我能说的就到这里,多的我不会说了。那个物质就算是你想去查,也是查不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