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秦暖的调查
    “所以,这就是我在这么硬的床上躺了一晚上的理由???”洛浅浅一觉醒来腰酸背痛,医务室的床还不如她自己的床,单薄的褥子,睡的是真的不舒服。

    “你关心重点是不是不对?”秦暖无语,她也在一边的床上眯了一会,谁知竟然睡着了,是真的很硬,所以她很早就起来了。

    一早起来的时候,方柔已经回去了,洛浅浅的输液早就拔下了。

    “知道啊,不就是钱上有毒吗?有毒也是钱。”洛浅浅一脸的不在乎,脸上没有一点后怕模样。

    不对,她这次犯病不会是因为钱,她摸钱的时候已经有点兴奋了,只是以为是看到钱激动的。

    但是在回寝室之前,她接触的,有书本笔,elvis还有放学时拦住她的王紫孙彬。孙彬身上并没有那种刺激的香气了,她不解,究竟是接触了什么才能让药性被激发?

    但是也不得不承认如果不是因为这几张钱她也不会发烧。

    谁知方柔气急败坏的突然拉开了医务室的大门:“你体内怎么残留药物的浓度升高了?”手上拿着一张纸,看起来像是某种检验报告。

    洛浅浅一愣,看向自己的手臂,手肘处的静脉果然青紫了一小块。

    她这个人很奇怪,抽血之后抽血的那一片就会变得青紫,像是被撞伤一样。

    洛浅浅抿了抿嘴:“胡思让你来的?”这件事知道完整的事实经过的只有胡思还有枫那一拨人。

    方柔一愣摇摇头,之后又点点头。

    “所以你当初跟着我去北边是怕我出事?”洛浅浅皱着眉,当初她跟常希就跟这个人还有李泽西相遇的太早,后面她还以为是巧合,如今看来,是预谋。

    但是那时候,她并不认识胡思,认识胡思是在她受伤以后的事情了。

    在那之前认识的跟胡思有关系的,洛浅浅眼眸一沉:“是黑宇。”语气肯定。

    方柔颇为诧异洛浅浅能想的那么多,但是还是没有回答:“以后你除了回家吃饭,吃的东西喝的东西都去食堂,别暴露特别的喜好。”

    洛浅浅平静的点点头:“那我能走了吗?”

    方柔点头。

    洛浅浅淡定的在医务室洗了脸洗了手,跟着秦暖离开。

    出了门之后,洛浅浅脸都黑了:“那么早之前我身边就有监视的了?到底是谁派来的?”

    秦暖回头看了看,没看见有人跟着,才皱着眉:“我哥那边那么艰难,她都跟着你,他后面的人应该是担心你才对。”

    “担心?”洛浅浅一愣。

    对呀,如果是想害她,当初在那种环境下就能下手了,何必让她回来呢?她当时的状态根本什么都经不住的。

    洛浅浅脑中灵光一闪:“会不会是我哥?”如果是他,这一切倒是都说得通。足够关心她,并且身后还有个能把他藏得查不到的神秘人。那神秘人明显对他没有什么恶意。

    “哪个哥……”秦暖下意识的问道,但是看到洛浅浅晶亮的眼睛,有些恍然:“你是说,洛书帆?”

    洛浅浅点点头:“叶良他们是跟我小叔认识的,但是他们跟胡思并不熟。秦凉跟胡思是师兄弟,但是他是你哥。黑宇有秘密,可从某个角度上来说,老师的角色还是做得很好的,而且他跟胡思认识。所以能排掉洛家还有你这两条线了,关心我的人,我能想到的有这个能力的只有行踪不明的洛书帆了。”她的妈妈安子兰会担心,但是没有这个找人看着她的能力。

    卫家有能力但是没有立场做这些,常希也没有说过,所以也不太可能。

    除非是,这件事后面还有更大的阴谋,需要先取得洛浅浅的信任才能继续。

    “你在拍什么阴谋论电视剧吗?”秦暖一头的黑线。

    “人生如戏。”洛浅浅呵呵的笑了笑,眼中却是无比的认真。

    这些目前都是推测,但是谁知道后面会怎么样呢?

    到了食堂,看着曹莹莹手上包着纱布坐在那儿吃饭,两人走过去一脸的惊讶,秦暖开口:“你这是怎么了?”

    曹莹莹看到两个人,下意识看向两个人的手,发现秦暖只是有点红有点小包而已,根本没他这么夸张,洛浅浅更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你们都没什么事?真是命好。”曹莹莹冷哼一声:“我昨天去医院,这种东西接触到皮肤上不疼不痒但是就是会红肿,过几天就好了,看起来你们倒是没什么事。”

    语气很坏,看来也是为了受了无妄之灾的事情迁怒。

    昨天这两个人都没有回寝室,她被张芸各种冷嘲热讽指鹿为马却无能为力。

    洛浅浅沉默了片刻:“你可以拿着钱报警,除了我和你的指纹,剩下的就是凶手。”

    曹莹莹听到洛浅浅这么说,瞪圆了眼睛,气急败坏:“你不早说!我昨天都花了!”

    秦暖翻了个白眼,自己不长脑子怪谁?

    不过没有目的性要讨好洛浅浅之后,曹莹莹对待谁的态度都是不止恶劣上一点。但是你只要不搭理她,她也不会故意挑衅。

    “你有没有想过,是有人要嫁祸你?毕竟东西出现在你的鞋子里。”洛浅浅声音平静:“不如想想你最近得罪了谁比较好。”

    “除了你们我跟别人也没接触啊。”曹莹莹马上反驳,然后想到了跟洛浅浅的坦白,脸上一黑:“总不会是那个死胖子吧?”

    她口中的死胖子,自然是夺了她清白,还在包间里对这洛浅浅几人耀武扬威的那个油腻的中年大叔。

    “他进不去寝室。”宿管大妈不是吃干饭的,就算你是学生家长也不准进,毕竟宿舍里不止一个学生。

    “那我得罪的最厉害的就是秦暖跟从容了。”曹莹莹颇为洒脱。

    洛浅浅点点头,那倒是,又是造谣,又是发帖子的。

    但是她心里也很明白,秦暖不可能。

    现在她对秦暖以外的人都产生了怀疑,包括从容,也包括面前的曹莹莹。

    尽管曹莹莹是受害者,但是犯罪者伪装成受害者的例子也不少啊。

    “暖暖……”洛浅浅突然一愣,眼中有着一丝挣扎:“昨天为什么你们都没把钱拿出来?”

    秦暖和曹莹莹都是一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