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0章 :调查(上)
    a ,!

    “你怎么这么快?不是上课去了吗?”洛浅浅接过吃的,跟秦暖并肩走在小路上,避开了来往的同学。

    “我没去,我发现了几件事情。”秦暖皱着眉:“但是不敢保证是不是真的。”

    “你怎么得到的消息?”洛浅浅挑了挑眉,一口咬在秦暖带来的包子上,包子的汤汁顺着洛浅浅的嘴角和手上滴下。

    秦暖手忙脚乱的给她擦了擦,才犹豫地说道:“从方柔那里。”

    “方柔?”洛浅浅吃东西的动作一停,沉默了片刻:“你先说说看。”

    秦暖点点头:“从容家里破产了,听说没什么钱了,现在挺困难的样子。”

    “什么时候的事情?”洛浅浅一脸的诧异,完全没看出来啊。

    “这两天的事,据说她应该还不知道。”秦暖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曹莹莹好像有个弟弟,得了费钱的病。”

    “什么病不费钱……”洛浅浅忍不住吐槽,看到秦暖瞪她的眼神急忙用手比划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安静地啃包子。

    洛家,洛包子打了一个喷嚏。

    “张芸最近办了一张美容卡。”

    “修然交了一个男朋友。”

    “不是,人家家里破产,家里有病号,办美容卡,交男朋友,这都有什么事啊?还没点自由了?朋友也不能让人一点**都没有吧?方柔这消息是哪儿来的?挺劲爆啊?问问她有没有言宓远的八卦。”洛浅浅翻了个白眼,一脸不满的吃着包子。

    “因为这些都费钱?”秦暖翻了个白眼:“我的意思是你感觉可信吗?”

    “那谁知道?一个都没办法判断的好吗?”洛浅浅皱着眉,将吃的全都塞进了嘴里,吸了一口还热乎着的豆浆:“她的消息是怎么来的?又怎么告诉你的?”

    “刚才我去拿药膏,她说的。”秦暖没有一丝的隐瞒,这种事情除了洛浅浅也没人可说。

    “听着吧,我们再查一查,也别全信。”洛浅浅沉默了一会才继续开口:“对这个人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判断。”

    “我也是这么想的,头疼。”秦暖叹气,问道:“你怎么出来了?”

    “没课了。”洛浅浅翻了个白眼:“您老关心下我的课表行吗?”

    秦暖摸了摸鼻尖,直接说道:“那我们去二哥那儿?学校网吧都不安全。”

    洛浅浅赞同的点点头,她的钱包钥匙都是随身携带的,所以没必要回寝室了,两个人直接一合计买了一堆吃的直奔秦温借给洛浅浅的房子而去。

    到了房子,却发现了一个问题,房间里乱的有点让人傻眼,钱倒是还在桌子上,就是少了不少,屋里的垃圾大多数都是泡面还有超市的购物袋,甚至还有零食饮料的袋子,虽然都装进了购物袋中装好了,也是凌乱的堆了好几堆。

    “这是什么情况?小崽子开派对了?”秦暖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洛浅浅微微皱眉:“吃零食也就罢了,怎么还吃泡面了?这样能长高吗?”

    谁知道下一秒房间里走出来一个胖乎乎的男生,看着屋子里出现的洛浅浅秦暖两个人,一脸的惊恐,抓着门边的购物袋里的三十厘米长的火腿肠,对着两个人大叫:“你们是谁?别、别过来啊,我要报警了啊”

    “我还没说话呢?你吵吵啥?”洛浅浅这个小暴脾气,直接夺下了明显比她高的小胖子手里的火腿肠,拆开,咬了一口:“你在我家干嘛?偷东西?”

    “你家???这里不是路思邈……啊?啊!您是思邈的姐姐吧,我是他的同学。”像是想到了什么,小胖子立马换了个态度,转变的让洛浅浅惊讶万分。

    “哦,你住在这里?”洛浅浅翻了个白眼:“路思邈晚上回来?”

    “啊,是,回来,您吃了吗?我给你煮个泡面?”小胖子一脸的认真。

    洛浅浅无语:“我们这里有吃的,你也吃点吧,书房里你们没动吧?”

    “没有,没有,路思邈不让我去,我就没去。”小胖子立马举起双手,态度无比的认真。

    洛浅浅点点头,走进了书房。

    秦暖虽然一句话没说,不过正因为她的海拔优势,小胖子一开始才没敢动手,毕竟洛浅浅看起来就像个小鸡仔一样。

    当然,真的动手了,‘小鸡仔’不会留手的。

    秦暖庆幸刚才因为洛浅浅的贪吃,买了挺多种类的吃的,随手放在桌子上,说道:“洗完手再吃,给我们留点就行。”

    小胖子乖巧的点点头。

    秦暖拎着已经被两个人喝了的奶茶进了书房看着洛浅浅已经打开了电脑。

    “一会拿我手机给路思邈发个消息,让他晚上别买吃菜了,晚上带他们吃去吃,嗯,等放学时间再发。”洛浅浅开始之前先把手机塞给秦暖了。

    秦暖点点头,随手拿过一本书,坐到一边安静的看着。

    “我的妈……”

    “怎么了?”听了洛浅浅没一会就这么叫,秦暖赶紧放下书,凑过去,然后看到,从家的事,根本已经上了新闻。从容知道也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这可怎么办?”洛浅浅有些不知所措。

    “把你的心放回肚子里吧,从容不是会被这些打倒的人。”秦暖笑了笑:“你以为她一直都那么淡定吗?那不是显得太老成了?刚上大学那个学期,她就受到了打击,明明就是必然得到的名额,差点一蹶不振,整个人都在崩溃边缘。那个演讲比赛她还挺看重的,后来她也没去辩解,直接通过个人报名,没从学校报名,走的个人报名流程,在复赛上遇到了拿走了学校名额的那个人,直接就以绝对的优势让那个人被out了。最后走向了决赛。她很明白这种时候伤心难过没有任何的用,最好的办法是自己强大,而不是任由别人抢走她的东西还要沉默。从此,从容就变得有点老成了,这可不是贬义,你看现在她冷静不也挺好的?”

    “怕就怕这样的人崩溃的好吗?从容哭了怎么去安慰啊?而且,这种事情……”洛浅浅皱着眉:“她根本帮不上忙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