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3章 :寝室的矛盾分化
    “不关你的事,你少掺和。”谁也没想到是曹莹莹先开的口,虽然语气不怎么好,但还是有劝阻的意思。

    “没你们的事,我买了香蕉在桌子上。”从容也是缓和了一点,起身拉过了秦暖和洛浅浅,左右看了看才说道“你们没什么事吧?”

    “我们能有什么事?”秦暖一脸的不解。

    从容拿出了自己的帆布鞋,一脸的冷笑,给秦暖看。

    秦暖刚拿到手里就发现了问题,鞋底有两颗大头钉已经完全钉了进去,如果不是从容看到了,应该走路的时候会被尖锐的大头针扎到脚底。

    帆布鞋的底才多厚啊?

    洛浅浅皱着眉,却没说什么,明显这是每个人都发生了什么才会都是板着脸。

    “那算什么啊?”曹莹莹怒了,从上铺把什么东西扔了下来,正好落在洛浅浅脚边,洛浅浅给捡了起来,是一只背包,包上却被剪了几道无法修复的大口子。明显还是新的包,是曹莹莹打算去卖的那一类的东西。

    修然也站了起来,把自己的笔记摊在了桌上,明显只有这几天的内容的比较被划得看不清写了什么。

    张芸瞪着曹莹莹把自己刚买的还没怎么用的化妆品摆了出来。口红已经掰折,面膜也都被撕开了,不管里面加没加东西她也不敢用了,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秦暖一愣,看了看自己的东西,没什么异常。但是她还是不放心,又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在平时挺喜欢的裙子上发现了不易察觉的几道口子,不明显,但是她刚才稍微拉扯了一下就都散开了,如果这是穿在身上就是衣不蔽体了。

    瞬间脸就黑了,洛浅浅看着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也是一愣,翻出了自己的东西,左翻右翻,却没看出来什么异常,甚至都没有人动过的样子,衣服还是之前的样子。

    秦暖不放心也翻了翻,仔细的找了两遍确认没有什么问题,又把床上每一个角落都确定了一遍,甚至枕头都拆开检查了一遍,确认了没有任何的异常才松了一口气。

    可是随后,在洛浅浅的柜子里却看到了神奇的东西。

    一包大头钉,一把剪刀,还有一把壁纸刀和一直马克笔,整整齐齐的放在一起。

    洛浅浅噗嗤的就笑了“我大概是个傻子?这些东西还放在一起?”说完用塑料袋把东西装了起来,没让自己的手碰上去“去查查指纹不就知道了。”

    问心无愧的模样,何况秦暖很清楚,洛浅浅没有动手的时间。

    “可以立案了吧?暖暖,我记得你的这件衣服有四千多。”洛浅浅很淡定,又看了看张芸的化妆品“这些应该也不便宜吧?还有曹莹莹的包。”洛浅浅很淡定。

    “对啊,为什么你们不报警?”秦暖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

    “在等人承认。”从容愣了片刻说道。

    “证据都在我这里,说明不可能是一个人报复另一个复仇的事情,是一个人做的,不然工具怎么会都在我的柜子里?”洛浅浅勾着唇笑了笑。

    i

    i

    从容点点头,现在看来确实是这样。

    可是她们寝室唯一不合群的只有曹莹莹。

    说着眼神朝着曹莹莹看去,有同感的还有张芸和修然。曹莹莹根本无力辩解,她不合群是事实。

    秦暖和洛浅浅却没有这么想,毕竟之前的事情摆在眼前,还有下午查到的事情。

    每一个人都有嫌疑,而且这明显是针对洛浅浅而来的,只不过洛浅浅去哪儿都有人作证,所以几个人都没有怀疑。

    洛浅浅也不禁有点后怕,如果她逃课在寝室睡觉,就彻底翻不了身了。

    看着放在寝室里一堆水瓶保温瓶,洛浅浅哆嗦了一下,谁知道这里面有没有什么东西呢?

    “可是我最近有点事,不能在学校啊,下午我才请的假,明早我就得回家一趟。”从容抿了抿唇,一脸的为难。

    秦暖和洛浅浅脸上都是了然,待不下去想去看看情况也是正常的。

    秦暖沉默了片刻,说道“有事跟我们说,能帮上我们会尽力而为。”

    “嗯,别一个人扛着。”洛浅浅附和了一句,也移开了视线,不想让从容知道她们知情,然后拒绝她们。

    谁知道从容,声音轻快“知道了,谢谢你们。”抬头看去,眼神清澈,除了感动没有一丝其他意思。

    “我也有事啊……”曹莹莹皱着眉“我家也有点事,我也是下午请的假……”

    洛浅浅颇为诧异,没想到两个人都请假了?

    秦暖也是一愣,然后问道“你们都是明天走?明早走?什么时候回来?”

    “我大概周三周四回来。”从容楞了一下“也可能周日晚上就回来了。”嘴上带着一抹苦笑,但是转瞬就消失了。

    若不是洛浅浅一直看着她,怕就错过了。

    “我大概需要一周。”曹莹莹脸上满是苦涩。

    洛浅浅自然也是知道原因的,这两位都有难言之隐,但是张芸修然都皱着眉,一脸的不赞同“这种时候你们走了不就是心虚了吗?”

    洛浅浅叹了一口气“等她们回来再说吧,东西都保存好就是了。”

    张芸终究还是看出了从容脸上的疲惫,点了点头,修然脸上还是不赞同,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了。

    曹莹莹只是淡然一笑,她现在对什么都没关系,别人什么态度都无所谓,只要有钱她就开心了。

    因为大多数人做出了决定,这件事便没有再继续,几人便收拾收拾躺下睡了,只是关了灯躺到床上都能听到每张床上都在噼里啪啦的按键盘,还有嗡嗡的信息提醒。

    洛浅浅跟秦暖发这消息,也没停下观察,每张床都亮着光,明显都是睡不着的。

    也是毕竟发生了这种事情,谁也不会安心啊。

    这都不仅仅能用妒忌来解释了,明显已经存了害人之心,从容鞋子里的大头钉,明显都存在伤人的意思了。

    秦暖也是听着按键盘的声音,叹了一口气,怎么会发生这些事情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