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谁是幕后的人?(一)
    第二天起来,从容和曹莹莹已经离开了,张芸修然也已经去上课了,寝室里没有一丝声音。

    秦暖叹了一口气,躺在床上用脚踹了踹洛浅浅的床:“赶紧起来吧。”

    洛浅浅也已经起来了,听到秦暖的声音也是叹了一口气:“感觉这么安静好不习惯啊。”

    平时她们寝室总是嘁嘁喳喳的,只要到了时间有一个起床了,其他人就不用睡了,有课没课都要爬起来。大家一起笑笑闹闹的一起去上课。

    平时也没感觉这样有多么的闹腾,但是如今安静下来,却发现安静也挺可怕的。

    “起来吧?”秦暖终究是叹了气,事情发生的太过于匪夷所思,如果现在她们还是一如往常,她怕是才应该害怕。

    洛浅浅嗯了一声,看向天花板的眼神带着一丝落寞,从容走的时候她就醒了,她清楚的知道,从容离开之前在屋子里站了一会,不知道是告别还是等人说再见。

    曹莹莹离开的时候,倒是没有停顿,但是出了门之后轻声说了一句再见。

    张芸修然离开的时候她都知道,但是却只能装作不知道,她还知道张芸在离开房间之前给她发了消息让她别迟到。

    “你怀疑谁?”秦暖苦笑着看着空荡荡的寝室,一脸的不习惯,苦涩的笑意中带着满满的无奈。

    洛浅浅一愣,犹豫了片刻之后才说道:“她们都有嫌疑……”

    “我知道。”秦暖苦笑,从床下拿出了之前买的盒装豆浆递给洛浅浅:“这样折腾下去要不了几天就得崩溃,要不我们申请走读?”

    “我是新生。”洛浅浅叹气。秦暖申请走读没问题,但是大一新生,没可能的。

    “那你认为谁嫌疑最轻?”秦暖看着洛浅浅手上的豆浆,瞳孔放大:“你别喝!”

    正要往嘴里塞吸管的洛浅浅下意识停下了动作。

    秦暖一把夺过了洛浅浅手上的豆浆,指甲在盒子上摸了摸,扣掉了黏吸管的热熔胶,看到豆浆慢慢从热熔胶的位置渗了出来,脸色一白。

    洛浅浅也傻住了,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切。

    秦暖愣了片刻,拿了一个塑料袋装上了豆浆:“你去上课,我找二哥去。”

    洛浅浅一愣,刚想说点什么,却听见秦暖说道:“我们都不在会引起怀疑。”

    洛浅浅一想,还真是这个道理,没查出来是什么之前,她们还是装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比较好。毕竟昨天根本没有想过检查吃的喝的,如今从容曹莹莹都离开了,还是不要多话了。

    洛浅浅自己也有疑惑,到底是什么样的目的才能让后面的人做这些?

    乖乖的去上课,老老实实的记笔记,临近下课,elvis才开口:“最近有什么麻烦吗?”

    洛浅浅下意识就警惕起来,这话是什么意思?他知道什么?

    随后摇了摇头:“什么麻烦?”脸上尽是淡然,elvis看不出任何的不妥,才暗暗松了一口气:“没事就是感觉你没精打采的。”

    洛浅浅笑了笑摇了摇头:“没睡好,昨晚感觉有蚊子。”

    elvis点点头没再说话。

    下了课,洛浅浅直接拎着包出了教学楼,在秦暖的要求下,她的重要物品都是随身携带,钱包证件还有两部手机和她的针包。

    别人往食堂赶去,她则是看着手机屏幕上秦暖发来的的位置,大太阳下跑到校门口打了车跑了。

    就跟后面有狗追一样。

    秦暖在秦温的办公室,看着洛浅浅风风火火的赶到,把刚送来的鸡腿饭推到她的面前:“你跑的这么着急干嘛?我哥还没回来呢。”

    ……信息里又没有说。洛浅浅看着饭,挑眉:“呦呵居然是鸡腿,我还以为按照你的个性恨不得给我来两个猪蹄子呢。”

    等等,猪蹄子……

    “你今天是不是还约了猪蹄子……”秦暖也是后知后觉的想起来。

    洛浅浅点点头,一脸的郁结:“而且貌似三哥也会回来啊???”

    “呵呵……”秦暖无语,从容已经走了,还不知道洛言无知不知道呢。

    “我怎么感觉最近有点不顺啊?是不是水逆?”洛浅浅一脸的正经,手上没有半点迟缓,飞快地打开木制的快餐盒,叉起鸡腿,一口咬下去。

    “你怎么不说是犯小人?”秦暖翻了个白眼:“我现在怀疑是不是有个什么幕后**oss在暗中指挥。”

    “名侦探柯南啊?黑衣人组织?f?别吓人了,虽然我们跟他的吃药变小也有点像哈……”一脸正经的考虑着是不是真的有个黑衣人组织。

    这时,办公室的大门被推开,秦温一脸怪异的看着两个正在吃饭的妹妹,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塞着食物,一脸的嫌弃:“你们能不能屈尊去楼下吃啊?”皱着眉打开了窗户,一阵热浪袭来。虽然有点发晕的闷,但是房间里喷香的鸡腿味倒是消散了几分。

    秦暖把空调又调低了两度,才放下筷子:“怎么样?”一脸的紧张,生怕豆浆里面是什么沾之即死的东西。

    那她如果万一不小心没看到,现在面对的就是洛浅浅的尸体了。

    “我都怀疑你在逗我。”秦温也是皱着眉:“不就是一点蜂蜜吗?至于一大早就跟有人要谋杀你一样的吗?”

    “蜂蜜?”秦暖难以置信的重复着。

    洛浅浅挑了挑眉,嘴上没有停下,安静地吃着鸡腿饭,听着下文。

    “还是很名贵的蜂蜜,花粉很稀有的样子。”秦温点了点头,看着放在一边的冰沙,随手拿起来喝了一口,才补充道:“对人体没有坏处。”

    秦暖一脸的难以置信,还没有坏处?那何必大费周章?而且还是用针管打进去的?

    如果不是她失神,目光正好落在豆浆上那个点,也根本不会发现,说起来都是偶然:“不会吧?那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

    秦温听了她说的话,一时哭笑不得,走到她的面前拍了拍她的头:“你是不是最近热傻了,中暑了?”说的都是什么话啊。

    洛浅浅愣了片刻,才开口:“那,会和什么特别的东西物质发生反应吗?那个蜂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