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4章 :谁是幕后的人?(十一)
    第二天一早,秦暖就坐着秦温上班的顺风车来到洛家了,秦温周末是休息的,但是临时有个委托需要出去,嘱咐了秦暖不许带着洛浅浅乱跑之后,看也不看张牙舞爪的秦暖就开车走了。

    洛言无跑圈归来看着被秦温警告的秦暖,也是一阵好笑,天底下的兄妹相处就是一个模式。

    “早啊。”洛言无温和地打招呼:“听浅浅说过几天你过生日,想要什么礼物?哥送你。”语气中明显的带着一丝调侃。

    “三哥这么大方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我看那个啥的新品……七夕节应该会卖的很好。”秦暖前半句还一副既然你说了那我就接受了的样子,后半句就变成了提醒洛言无七夕节。

    明显是怕洛言然忘记,洛言无也不记得给从容礼物,简直是操碎了心。

    “谢谢提醒。”洛言无笑了笑,昨晚,洛浅浅已经提醒过他了,但是这份提醒他也记在心里了。

    “我的礼物就算了吧,浅浅记得就好,嘿嘿。”毕竟在洛家,只有洛浅浅和她最为熟悉。

    “行。”洛言无也没多说什么,毕竟这是弟弟的女朋友,到时候说一句生日快乐意思到了就行。在部队过生日,哪次不是就是多了一碗面条的事情?

    不过貌似每次他们兄弟生日附近总会收到洛浅浅寄去的甜品,还都是变了形的那种。

    秦暖跟洛言无说了两句话之后就进了屋,岳婷玉跟洛老爷子去买菜了,孙女在家的时候总是会精挑细选做什么吃的,每一个步骤都上心。

    秦暖轻车熟路的给包子倒上狗粮然后上了二楼,没敲门就进了洛浅浅的房间,却看着洛浅浅抱着枕头坐在床上,眼中一片疲惫的样子。

    吓了一跳,急忙上前板正她的脸,看着她的眼睛,还真有点泛红,正要叫人,就听见洛浅浅说话了:“你想多了,我是想事情没睡熬夜熬得。”

    “想什么也不能不睡觉啊。”秦暖紧紧的皱着眉,脸上满是不赞同:“你是不是遇到感情上的问题了?徐天逸那边出事了?劈腿了?还是联系不上了?”

    临近七夕,秦暖能想到的问题就是跟情感有关的问题。

    谁知洛浅浅白眼一翻:“你看我像是会关心这种问题的人吗?”

    “那你想什么呢?”秦暖一听不是情感受挫伤心欲绝也就放下了心,坐到床边,把枕头靠在床头让洛浅浅靠着。

    “我们寝室现在是分裂状态对吧,都是不信任对吧,这就是发生这些是的目的对吧?”洛浅浅说道:“可是我们都互相猜疑究竟有什么用呢?能给别人带来什么好处?或者说我们发生了什么能转移别人对其他人的注意力?只怀疑寝室的人?”

    “你是说,有人想对你动手,为了降低外面的人的嫌疑才让我们互相猜疑失去信任?”秦暖有些傻眼,虽然有人对洛浅浅出手的问题一直都存在,但是每次都是有惊无险的度过。并且如果是正面打架的话,洛浅浅未必会输掉。

    “而且,发生这些事情,明显我们寝室的人有人在帮忙,所以他们还是有嫌疑的啊。”秦暖接着说道。

    “问题不是这个,问题是,我究竟有什么值得去动手的?我身后有洛家,也没得到什么远古的地图宝物之类的,有什么可算计的?而我能想到的能这么大费周章算计我的,并且有这个能力和财力的,目前为止,似乎只有……徐潇潇。”

    洛浅浅抿了抿唇,昨天洛言无的话,给了她很多提示:“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要大费周章的去算计从容家?我三哥说从容家出问题是因为这边有人出手了。”

    “什么?”秦暖也是有点傻眼,信息量太大,她有点接受无能:“你是说,从容其实回去也是被人算计的?”

    “怕是不止如此。”洛浅浅叹了一口气:“突然感觉心好累,昨晚我给我哥发邮件,也没回我,不知道是不是也被什么事缠住了。总感觉跟我扯上关系的都没好事。”

    “浅浅,我们从头缕缕哈。”秦暖皱着眉:“最开始,我和曹莹莹丢钱了,一共一千二,后来这个钱又被找到了在曹莹莹的新鞋里,然后钱上被抹了药,直接导致了你在医务室待了一天……”说到这里,秦暖伸出手,她手上的红肿已经尽数消退:“然后接着就出现了钉子衣服包包笔记豆浆那些事情,随后从方柔那里我们知道了她们都有秘密,除了张芸和修然的秘密比较无关紧要,从容曹莹莹都是让她们不得不赶回家的大事。然后我们四个分成了三组,却都阴差阳错的在距离学校不算近的地方遇到了。我们回家之后你又听说从容那边是京城的人动的手,引她回去的?……等等,不对,你三哥从哪儿知道的?他那里不应该消息闭塞吗?”

    “首先,我三哥去了我二伯那边,知道的。其次,你不知道基本上有意向往那方面发展的二代三代都在我三哥他们的圈子里吗?”洛浅浅撇撇嘴:“他的消息说不上精通,也绝对算不上闭塞,未来的班底就是他们那群人好吗?”

    “嘿,你还知道的不少。”秦暖有些好笑,然后严肃了起来:“所以你怀疑,徐潇潇买通了曹莹莹?”

    “为什么是曹莹莹?”洛浅浅挑眉。

    “就她跟我们都不和啊,而且从容那边是真的出事了,那她呢?她弟弟的病也不是两三天了吧?急急忙忙请假不就是逃避吗?”秦暖一脸正经,但是片刻后又有些颓然:“我是很想这么说啦,但是她的嫌疑还没有张芸和修然的大呢。”

    “呵呵,你知道我怕什么吗?”洛浅浅摇摇头,一脸的苦意。

    “从容利用你三哥是吗?”秦暖自然是明白洛浅浅的意思,也是一声感叹:“她嫌疑轻却也不是完全的没有嫌疑,跟曹莹莹一样,有可能是故意的离开。毕竟那种大事,她回去了也没什么用。”脸上神色说不出的难受,那都是她相处了一年的室友。

    曹莹莹之前除了不太好相处抠门还总忙着打工之外也没什么不好的,也很好学,相处得也算融洽。

    从容更是她进了这个寝室以后相处的最好的人。

    张芸的直爽洒脱,修然的沉静腼腆,无一不是她所喜欢的室友。

    偏偏却发生了这种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