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3章 :谁是幕后的人?(三十)
    a ,!

    三个人并没有因为一块小蛋糕就回寝室,而是齐齐的走向早餐店买了三份早餐,边走边吃,果然,热热的早餐跟有些凉的蛋糕相比还真的不是一个级别的。

    “浅浅,一会要不要找她谈谈啊?”秦暖吃着早餐犹豫了片刻还是说道。

    “她如果有意做出那些事让我们察觉,就说明她没办法跟我们明说。”洛浅浅还没说话,从容就开了口。

    洛浅浅撇了撇嘴:“上了贼船?还是有人威胁?我执着的认为就是徐潇潇那个坏家伙。”

    秦暖不置可否,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洛浅浅,叹了一口气:“浅浅,你早上吃了多少啊?现在还没吃光。”看着洛浅浅手上还剩大半个的鸡蛋灌饼,微微蹙眉:“真是的不知道早上不能吃那么凉的东西吗?真是不负责任的哥哥。”

    “总感觉你是在炫耀。”从容撇了撇嘴,从早上起床开始,秦暖的嘴边就带着一丝笑意,眉眼弯弯,比起平时不知道柔和了多少。

    “炫耀什么啊。”秦暖无语至极:“说起来我能见到某某人的次数可是远不及你能见到某某人的次数啊。”

    “某某人是什么鬼……”洛浅浅啃着灌饼无语至极:“洛某某和洛某某?那我不也是洛某某了?”

    说的很有道理,她们没办法反驳。

    秦暖扯了扯嘴角,看着手上包装精美的小蛋糕:“我猜,家里肯定还有你早上没吃完的。”

    洛浅浅自然的点点头:“别太嫉妒我,毕竟我是他最可爱最迷人最乖巧最懂事的小妹妹。”

    从容噗嗤的笑出声:“你的修饰词未免也太多了点吧?”

    洛浅浅撇撇嘴:“都是自家人还不让我自恋一下?”

    听了这话,秦暖倒是没感觉有什么的,毕竟两个人就算没有洛言然这层关系也会像亲姐妹一样的相处。

    从容是直接的红了脸,脚步有片刻的慌乱,随后才恢复了正常:“没有你这么自恋的,恨不得把最好的修饰词都用到自己身上。”

    “这可是诬陷,赤果果的诬陷,像什么温柔,漂亮,大方,优雅之类的我可从来没自己用啊。”洛浅浅嘟着嘴挽着秦暖的手臂撒娇:“是吧是吧?”

    秦暖不想看她,直接别开了脸:“谁知道呢?毕竟这还是人前,人后说不定就对着镜子:‘魔镜魔镜,我是不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女人’了呢。”

    洛浅浅一脸的无语,什么叫做损友?这就是。

    年度最佳损友,秦暖荣誉而归。

    “嗯,对那就是我。”洛浅浅懒得争辩,眼睛看向前方:“那个是谁?”

    听了洛浅浅的话,秦暖看向前方,然后瞪圆了眼睛:“我靠?”

    因为刚才学校里出现明星拍戏,所以大多数的人都在路上,还都在谈论,这么明显的人存在自然是惊呆了众人。

    之间宿舍楼前出现了一大束,说是束或许用堆更合适,最起码一个人是抱不起来的红玫瑰,出现在宿舍楼前,一个戴着帽子的小哥站在楼前拿着电话不知道在说什么,最后看着他愤愤的挂了电话,对着宿舍楼上大叫:“洛浅浅,有你的快递”

    ???洛浅浅一脸的懵逼,快递???还是她的?别告诉她是这一堆数不清多少的花。

    “什么情况啊?”秦暖皱着眉,洛浅浅才多大就这么大的阵势了?是要做什么?

    洛浅浅还没反应过来呢,就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我猜,你现在应该出现收下。”

    回头一看,是席铭,洛浅浅微微皱眉,刚要说什么,就听到他继续说道。

    “那么大阵势,不管你出不出现都会因此被扬名,而且还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席铭笑了笑:“收下之后怎么处理也是你随便不是吗?”

    洛浅浅愣了片刻,想想也是,看着席铭:“你怎么在这里?”

    席铭摸了摸鼻子:“言宓远他们过来的时间还有通行证都是我安排的。”

    洛浅浅嘴角抽搐,合着传出洛言然在这里拍戏的人就是面前的席铭。

    深深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然后转向秦暖:“一会我要怎么做啊?”

    “别碰花,谁知道有没有下药。”秦暖毫不犹豫地说道。

    洛浅浅点点头,跟秦暖从容分别对视了两眼之后,才叹了一口气,走上前,制止了还在对着楼上大喊大叫的男人:“别叫了,谁让你送的?”

    男人正面对着洛浅浅看了她两眼,一脸的难以置信:“你是洛浅浅???”

    男人身上的衣服印着花店的名字,洛浅浅微微蹙眉,不认识她的人?还是花店的?

    “我想应该没有跟我重名的。”洛浅浅点了点头:“谁让你送的?”

    男人拿出手机:“你的电话没人接?”

    洛浅浅一愣,摸了摸兜,似乎学校用的手机还在楼上,于是点点头:“手机在寝室。”

    “你的号码是多少?”小哥还是一脸的不信。

    洛浅浅无语直接报出了号码,但是眼神很是深邃,知道她的学校用号码不知道她的私人号码,而且知道她的寝室位置,知道的人很有限。

    小哥松了一口气,从怀里拿出了一封信:“这个还有花都是给你的,客人说请您七夕节赏脸共度。”说话间脸色十分的诡异,看着洛浅浅的神色带着几分鄙夷。

    说完就走了,洛浅浅拿着信,看了看花,理也不理,转身就上楼了。

    秦暖从容赶紧跟席铭道别跟了上去,看到进了宿舍楼的洛浅浅已经拆开了信,脸上的表情有些呆滞。

    秦暖赶紧上前,抓住洛浅浅,却为时已晚,洛浅浅已经失去意识,两眼一闭晕倒在了秦暖的怀里。

    因为送花小哥的喊叫,而急匆匆下楼的张芸修然都是一脸惊恐的看着洛浅浅软软的倒了下去。

    “浅浅”秦暖紧紧的抱住了洛浅浅。

    席铭听到叫声也顾不得什么‘女生宿舍男生禁入’,直接冲到了楼梯口,看到这一幕,也是有点傻眼,下一秒就抱起洛浅浅:“我送她去医院,秦暖你把那个收起来,从容,赶紧找人堵住那个送花的。”

    心里暗自着急,却也无能为力,秦暖只得随手拿着纸巾小心翼翼的把信封包了起来,跟上了席铭的步伐:“先送去医务室看看吧。”

    从容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冲着刚才送花小哥离开的方向跑去,没跑出多远就看到被elvis拦住的送花小哥,匆忙喊道:“拦住他,浅浅晕倒了!”

    elvis一愣,虽然跟从容不熟,但是听到了浅浅两个字还是下意识抓住了送花小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