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扑朔迷离(一)
    a ,!

    “哎,客人,话是你送的跟我没关系啊。”送花小哥整个人都急了,从容此时也是匆匆的赶到了。

    听了送花小哥的话,也是一脸的懵逼:“花是你送的?”

    elvis点点头:“这不马上情人节了吗?西方情人节送巧克力东方情人节送玫瑰不是吗?还有圣诞节送苹果。”说着轻笑:“我还专门选了白色的玫瑰,跟她很般配啊。”

    “白色?”从容一愣,她刚才看到的分明就是红色的。

    眼神一凛:“你选了多少朵?”

    话刚出口,就看到送花小哥脸色很是怪异,心下更是肯定了想法。

    “二十五朵,代表祝你幸福。”elvis一脸的自然。

    从容眯着眼睛:“看来,需要报警了。”

    “别别别,是另一位客人送的,这一位客人的我们还没有准备好。”送花小哥马上就慌了。

    elvis眼神有些冷冽:“所以说,如果刚才她没有多问,你就打算把事情推到我身上?这么看的话,你似乎知道本来就会有事情发生?所以才急匆匆的离开?”

    送花小哥苦笑,谁会想到这一位能记着他一个小小的员工?还问送花的事情呢?

    明明就是个外国人不是吗?

    “我只知道有人送钱让我帮忙送花送信,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送花小哥说完之后就保持了沉默的状态。

    从容愣了片刻:“报警吧。”

    elvis点点头,拿出手机报警,别看他瘦弱,抓着送花小哥的力道却是丝毫不放松的。

    打完报警电话之后,elvis一脸正色:“浅浅是跟花接触之后昏迷的?”

    从容摇摇头:“她因为怀疑根本就没接触过花,是那封信。”

    elvis皱着眉:“不应该啊,花他一直抱着的送过来的吧,也是正常的衣服没有什么防护的样子,信应该也是随身带来的不应该没有什么接触,为什么他没有什么事情的样子呢?”

    送花小哥一脸的无奈,但是也没打算逃跑,这件事他本来就是淘不清干系的:“我是正经的员工,不会因为一点利益就把自家店的名声丢了,而且花都是老板今早运来的,现插的,信是昨天那位订花的客人放下的。”

    从容一脸的不放心,但是现在看着洛浅浅这件事比较重要,谁知道下一刻秦暖打了电话,语气中满是无奈:“没事了,好像是太累了所以晕倒了。”

    太累了?从容不信,可是再三确认之后,秦暖还是十分肯定,也就无奈的跟elvis说了一声,便离开去看望洛浅浅了。

    elvis虽然放开了送花小哥,但是随后赶来的警察也要把它们带回去做笔录的。

    说来也巧来得正是洛浅浅的熟人,邱宇。

    堆在寝室楼前面的玫瑰花也被当做证据被移走了,一时间人心惶惶。

    随后信件也被当做证据拿走了,席铭跟着一起去警局接受调查,方柔看着洛浅浅熟睡的侧脸微微蹙眉。

    从容跟秦暖在医务室外窃窃私语着。

    “这明显不是正常的睡着了好吗?”从容看着坐在洛浅浅床边的方柔,紧紧的皱着眉。

    秦暖苦笑:“放心,不是什么大事,只是睡一觉。”

    秦暖知道一点情况,不过据方柔的意思,这应该只是警告之类的,并没有什么恶意。

    用的也不过是一般的易挥发性的液体昏睡药物。

    在洛浅浅拆开信封的时候,置于信封封口处的液体的薄塑料包装就被撕扯开来,导致距离最近的洛浅浅吸入了大量的易挥发性气体,才致使昏睡。

    秦暖不明白,洛浅浅做了什么会被警告,而且据说这还是没有什么恶意的做法。

    如果有恶意,她真的是不敢想象。

    “暖暖,你知道什么对不对?”从容不笨,自然明白了秦暖对她是有所隐瞒的。

    秦暖没有隐瞒的点点头,但是没有说话。

    秦暖不想说,从容也就没有问,只是皱着眉:“要不要通知浅浅的家里?”

    秦暖摇摇头:“算了吧,别让他们担心了,浅浅不想让家里知道。”

    可是就算他们都不说,洛家就真的不知道了吗?显然是不。

    洛希娢此时看着手机上的信息,紧紧皱着眉,儿子去取外景他知道的,去的是浅浅的学校,他也知道,但是怎么儿子走了浅浅就出事了?还是昏迷?而且还惊动了警察?

    最近大哥忙着军演的事情,四弟又一直忙着查什么事情根本就都没空估计家里,他作为家里的顶梁柱自然要关心到家里的每一个人。

    尤其是家里最小的洛浅浅,平时家里都不舍得说不忍心累到的,在外面竟然也是能独当一面。

    他也察觉到了洛浅浅周围有人在盯梢,甚至说有人在保护,百思不得其解,洛浅浅的身世经历他们都是一清二楚的,因为之前出了洛书帆的事情和洛浅浅偷偷改名换姓的一系列事情,家里怎么可能对洛浅浅没有一点的防护?又怎么可能任由她被欺负呢?

    只是洛浅浅也理应成长起来,自己独立的思考独立的判断,去判断周围的人那些是有歪心那些是真心实意。

    想到这里,洛希娢给妻子打了个电话,让妻子去父亲那边看看小儿子,然后才挂了电话。

    洛浅浅的事情,他不能说。

    家里对洛浅浅那简直是恨不得给贡起来,不说那几个孩子对这个唯一的妹妹,就说他的妻子大嫂。以前出去逛街总是看看衣服包包鞋子有什么新品一买买一堆,现在根本就是可能自己什么都不买也会给洛浅浅买点新衣服或者什么好看的小玩意。

    要是知道洛浅浅身边的这些事,还不得去学校大闹?

    更别提二老了,曾经为了给洛浅浅开家长会都能争的面红耳赤,这要是知道了洛浅浅现在面对的破事还不得闹去学校给她单独安排一个寝室才肯罢休?

    虽然他也很想这么做,但是他更明白,这是成长所必须要经历的。

    “浅浅也是辛苦了。”微微一声感叹,随后就被敲门的秘书转移开了注意力:“进来吧……”

    洛浅浅此时真是哭笑不得,这是在逗她吗?合着她就要以各种方式各种姿势昏睡?她又不是睡美人好吗?

    睡美人也没有这么反反复复的好吗?

    她打开信封,信封上有一行字,她在陷入黑暗之前也只看到了那行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