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扑朔迷离(三)
    a ,!

    “怎么?”席铭马上也察觉到不对劲了,微微皱眉。

    “我好像看到有字的啊?”洛浅浅苦笑:“总不会因为我昏迷出现幻觉了吧?”

    席铭有些犹豫:“可是,纸上完全没有任何的笔迹痕迹,问送花的店员,他也没看到信封上有字。”

    洛浅浅整个人都傻眼了,怎么会这样?难道都是她的幻觉吗?

    不对,不应该是这样,如果是幻觉,她怎么会记得那么清楚?又怎么会一直想着留下这个的是谁呢?

    没道理都是她的臆想。

    秦暖皱着眉:“是不是跟让浅浅昏迷的那个东西有关?”

    洛浅浅眼前一亮,秦暖说的非常有道理,如果是发生什么化学反应出现字迹,然后反应物质消失就恢复也不是没有可能。

    席铭微微皱眉,握住手机的手微微泛白:“我先走一步,有事联系我。”说完急匆匆的跑掉了。

    洛浅浅有点傻眼:“他这是想起来家里煤气没关吗?”

    从容脸色未变,一脸淡定:“应该是被暖暖提醒到了。”

    秦暖也是一脸的欣喜:“总感觉总算做了点好事情呢。”

    洛浅浅扯着嘴角:“难道你以前做的都不是好事?”

    于是洛浅浅得到了秦暖的一个脑瓜崩,揉着额头眼泪汪汪的看着她,然后三个人恢复了安静,静静地走在路上,快到宿舍楼,秦暖停下了脚步:“浅浅,下次做事别那么莽撞了。”

    洛浅浅一愣随后点点头,并没有说什么,这是秦暖的关心。

    其实她又何尝没有小心?只是信是送花小哥亲手交给她的,直接接触过皮肤的,哪里会想到还有其他问题?

    花因为放在地上,她才没有搭理,生怕接触之后出现什么问题。

    还没上楼,洛浅浅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一愣,看向屏幕,闪烁的是林嘉佑的名字。

    “嘉佑哥?”洛浅浅一脸疑惑的接起了电话:“怎么啦?”

    “听说你晕倒了,想着现在应该差不多醒了,就给你打个电话。”林嘉佑的声音很温柔,透着关心:“没事吧?今天我上课没带手机,晚上才知道的,明天我去看你。”

    “消息还真灵通。”洛浅浅撇撇嘴:“过来可以啊,记得给我带小蛋糕,我们寝室现在有五个人。”

    “好。”听着洛浅浅有朝气的声音,林嘉佑提着的心着实放回了胸腔,但还是叮嘱道:“阿姨现在不能受刺激,还是别告诉阿姨了吧。”

    这个阿姨说的当然是他的后妈,洛浅浅的妈妈安子兰。

    洛浅浅赶紧点头,应道:“那是那是,可别告诉我妈,把她急到了可就不好了。”

    林嘉佑又是关心了几句之后才挂了电话,洛浅浅一脸的委屈:“怎么感觉我就是被监视的?你们没有告诉洛某某们吧?”

    告诉林嘉佑她晕倒的消息的人毫无疑问应该是张芸了,在这个寝室里除了她跟林嘉佑有联系之外,就只有张芸跟他有联系了。秦暖虽然有电话,但是不到紧急的情况是不会联系的,存着电话也是以防万一,以备不时之需。

    秦暖脸上一片坦然:“当然没有。”她很清楚,洛言然怕是跟洛浅浅一样在睡觉,虽然没有近距离接触,但是那脸上的疲惫是骗不了她的,当然尽管因为她在场,洛言然很有精神的完成了拍摄,还隐蔽的对着她眨眨眼睛挥挥手。

    想到这里,秦暖勾起了一个微笑:“不过,你感觉你瞒得住?”

    从容则是一脸的尴尬:“你醒了之后,我有跟他说。”

    他是谁,毋庸置疑,毫无以为是洛某某,洛言无。

    “三哥还好,肯定不会嘴快,告诉爷爷奶奶。”洛浅浅松了一口气,看向秦暖:“千万别告诉洛某某,他真的知道点事都能让全世界都知道。”

    “可是我猜,我二哥已经知道了。”秦暖看向洛浅浅,脸上有些无奈:“来办案的人是邱宇。”

    洛浅浅一脸的心塞,怎么到处都是熟人?

    如果是什么游乐场水族馆的人是熟人还能拿到个优惠价买票,这种熟人只会让她无比的纠结,纠结怎么让人闭嘴。

    “二哥不会乱说的,毕竟他还没打电话问我呢。”秦暖马上说道:“他还是很有职业操守的。”

    话音刚落,秦暖的手机响了起来,洛浅浅凑过去看了看,笑出声:“嗯,职业操守。”

    秦暖手机上显示的备注可不就是‘温温’?

    “二哥……”秦暖脸颊有些抽搐,一点也不想听秦温问关于洛浅浅的事情。

    “嗯,我在门口,你们出来吧。”秦温声音平静,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啊?谁们?我跟谁啊?我还要写作业呢……”秦暖执着的装傻,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你和浅浅。”秦温并没有给秦暖装傻的机会。

    秦暖实在不想承认,洛浅浅脸上的笑意简直是嘲讽。

    “我先上去了,你们快去吧。”从容看着秦暖的脸色,微微一笑,伸了伸腰:“正好我也要回寝室学习了。”

    洛浅浅不想去面对严肃的秦温立马说道:“我也是我也是,我也要学习去了,好好学习天天……”然而被秦暖一把拉住,挂了电话的秦暖看向从容,歉意的一笑:“那我们先去了,一会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从容没有拒绝,只是淡淡的点点头,转身上了楼。

    洛浅浅苦着脸:“暖暖啊,您老见哥哥拉着我这个外人干什么啊?你看我姓洛不姓秦啊。”

    秦暖白眼一翻:“你别想一个人轻松,秦温严肃的时候那是相当可怕,我可不想一个人去看,你就当陪着我了。”

    亲吻从来没有对着秦暖严肃过,但是秦暖看过秦温对着他的客户严肃,脸冷的跟冰柜一样,比起那个冷脸面瘫秦凉也差不到哪里去。平时笑眯眯的人,冷酷起来更可怕。

    “……没有这么坑好朋友的啊。”洛浅浅表示她很想哭。

    “没被坑过怎么知道不能呢?”秦暖笑眯眯的拉着,不,准确的说用拖着来形容更加贴切。拖着洛浅浅往学校侧门的方向走去。

    洛浅浅表示,她现在十分想见洛言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